一个初中生的成长实验

 2014/12/17 17:35  刘敏 《读者·校园版》  (695)    

初中生CTO

伍兴云的这个夏天很忙,每天的日程从清晨起就安排得满满当当,参加科技创新比赛、见投资人、推动产品研发进度,最近他又刚刚收到谷歌的邀请,马上要去美国参观谷歌眼镜的开发。伍兴云给自己设计了全英文的名片:“伍兴云,全端工程师。”领域是“智能家居,插座&路由器”。

到8月末,他的时间尤为紧张,见面要提前几天敲定时间。采访的头一晚,在核实资料时,他要求晚一点再回复:“我在写暑假作业,马上要开学快写不完了。”

只有这时才让人意识到,他真的只是个14岁的初中生。

在今年4月,伍兴云由北京四中选派,代表中国队参加了第42届日内瓦国际发明博览会。日内瓦发明博览会就像科技界的奥斯卡奖,每年都会聚了世界各国的发明项目。在不分年龄段的评比中,伍兴云以“多轨道式电磁炮”和“智能插座”两个项目,同时赢得了两个金奖。坐在咖啡馆里,伍兴云看起来跟街头普通的中学生没什么区别:T恤短裤,加上青春期男孩最爱的篮球鞋,叙述拿不准的时候习惯掏出苹果电脑,找到PPT里相应的解释。但是此时,他在初中生之外还将有另一个身份:“智能插座”项目未来将会投入商用,他已与投资人谈好了200万元人民币的投资,即将创办公司出任CTO职位。

具体来讲,这个公司将会从“智能插座”开始,建立由智能路由器、通讯协议组成的全套智能家居系统,未来做成后,“这套系统能锁定你的位置,发现你离家还有一公里的时候,就自动让空调开机;如果你当天去过医院,空调就会自动调高温度;发现你连续回家的时间提前,也会自动更改开机时间设置”。伍兴云认为自己这套系统的不同之处,在于此前的智能家居都还严重依赖人工控制:“一定要人到家前自己用手机开电器,这太反人类了。”

“智能插座”计划的另外几位伙伴是三名高中生,今年“六一”,伍兴云被一个创客沙龙请去做演讲,事后他把其他演讲嘉宾都拉入了自己的队伍里:“就类似乔布斯拉拢斯卡利一样。”——伍兴云最佩服的人是乔布斯,“虽然现在满大街的程序员都说自己的偶像是乔布斯”。伍兴云想做一个开创性的东西,不能像国内一些公司,别人做什么就抄什么,再以特别低的价格卖出去,“像蝗虫一样把市场扫光了”。

要实现这个梦想,这个“00后”要培养自己成为CEO型的管理者,伍兴云不想做一个老老实实的优等生。

升学与发明

坐在一堆线路板、单片机、电烙铁、万用表、吸锡器中,妈妈李瑷璐回忆起儿子从小做发明的经历,她几次用了一个词:“焦虑”。

跟其他家长一样,伍兴云三四岁的时候,李瑷璐就打算给儿子报特长班,送他去少年宫,路过无线电教室时伍兴云就钻进去不出来,一定要在一群初中生中学用电烙铁。6岁时伍兴云做了自己的第一个发明,他用电子配件设计了一个冰箱关门提醒器,一旦冰箱门没关上,装置就会发出尖锐的提醒声。这个发明被老师结集出版后,大人们没意识到要申请专利。2011年某知名品牌冰箱新增了同样的提醒功能,伍兴云找到他们的专利书,发现“在我的基础上改动没超过20%,用的都是完全相同的原理”。

在提醒器之后,每年伍兴云都要鼓捣出一些小发明出来,等到读小学时,升学的压力开始落在李瑷璐身上。“伍兴云小学同学最多的报了8个课外班,美术、跳舞、钢琴、奥数、英语……家长的心态都一样,第一希望自己的孩子优秀,第二希望在小升初有优势,第三要在重点中学占坑。”伍兴云的课余时间一直被爱好占据,没有报任何补习班,反而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在研究物理和计算机编程上。李瑷璐如果跟儿子周末外出,就是去中关村逛电子市场,一路看着儿子跟摊主讨价还价,最后自己上去付钱。

李瑷璐说,伍兴云小学时,老师们不太理解他们的做法。每次开家长会,班主任都叫住她:“你儿子在学习上也就花了30%的精力,怎么着也得50%啊!”起码在当时,大家都看不出这些发明究竟有什么实用价值,李瑷璐说她自己也拿不准自己对孩子是支持还是放纵。每次发现凌晨1点多儿子还在埋头鼓捣自己的研究时,李瑷璐内心还是很纠结:别人家的孩子此时不知做了多少道题啊!

最为担心的小升初,因为一条捷径暂时解决了此前的烦恼。儿子五年级时,李瑷璐在教育论坛上发现,北京几所重点中学招收特长生,她想凭伍兴云的这些设计也许可以去试试。为了增加说服力,在去北京四中面试之前,伍兴云入侵了四中的网络系统:他把找到管理员用户名和密码的过程写了一个完整的入侵报告,放在了做发明的简历里。这个经历让招生老师大为吃惊。李瑷璐回忆,四中的提前考试先面试家长,再面试孩子,母子俩在回石景山的路上就接到了录取电话,到家马上拿着照片、学籍卡,折回去当天就办了录取,而一般情况下学生面试后要近一个月才能接到通知。

“我俩的战争后来还在继续,初一的时候,他每天晚上搞编程和研究,我说伍兴云你看那些学霸他们都在做题,你也得做呀!就为这些事天天晚上都生气。从初二开始,我就觉得不能再和他较劲了,他一直在证明自己是个很聪明很自律的孩子,将来也一定非常优秀,不如我来跟他一起成长。”李瑷璐说,“我下了很大决心才做了这个决定,有兴趣特长的孩子很多,最后能坚持下来的却越来越少。”

一次参加一个科技创新大赛,开家长会时她结识了另一个孩子的家长,会后那个母亲忧心忡忡地给她打电话,问要不要让孩子继续做发明。李瑷璐给她分析,孩子的兴趣应该支持,但同时耗费的时间精力也确实会耽误学习,如果从升学的实用角度考虑,这确实是个风险很大的选择。之后的活动,李瑷璐发现那对母子没有再露面:“我很理解,这条路太难走了。”

新的出路

事实上,国内做发明创造、参加创新大赛的孩子并不少。伍兴云在四中的辅导老师彭鹏一直负责学生创新项目,此前也辅导过四中几名有发明天赋的孩子。他们中有人依靠参加比赛获得自主招生加分,顺利上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也有人高二时就直接申请到了美国高校。

但在参加国内比赛的时候,彭鹏发现有大量的特长生其实并不真正喜欢创造,很多人是靠家里的关系,找专家买项目,孩子只需要突击学会其中的部分知识,自主招生考试时能应付得了考官就够了。“他们只会要考的部分,对整个项目的架构和其他软硬件知识都不了解。”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