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观园里无朋友

 2014/11/19 10:41  叶倾城 《文苑》  (519)    

大学四年,她们寝室年年被评为最佳寝室,一起打开水一起上自习,谁交往男友都带给姐妹们过关。毕业时,六人击掌为约:每个人的婚礼,另外五人都是伴娘团成员。

除了一位早就断线的,她自付双飞机票赴了四场婚礼。轮到她自己,在同学群里兴高采烈宣布婚期时,只收到一堆“恭喜”和QQ自带的各种图片。虽然早有准备,她还是心一沉:那些承诺全顺水而去,连同她多年来付的大小红包?有几个室友的头像,已经两三年不曾亮起。“不是钱的事儿。”她急急向我解释,最痛心的是当年种种竟然如此轻薄易碎,如一块块拈不起的杏仁酥。

《红楼梦》里史湘云定亲后,袭人逗她:“你还记得十年前,咱们在西边暖阁住着,晚上你同我说的那些话儿?”哪些话?书里没提。不过,记得又如何,当我长到某个年纪,意识到大观园里诸人并不是朋友时,心里狠狠震动,像有一幢大厦坍塌,石灰烟尘四起。是亲戚,是主奴,是命运将她们放置于同一个时空,与世隔绝,完全没有机会认识外人,只能在自己人中间发展一下少女情谊。

深闺无聊,最淡泊的林妹妹也会“有时闷了,又盼个姊妹来说些闲话排遣,及至宝钗等来望候她,说不得三五句话又厌烦了”。她曾被宝钗打动过:“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极好的……往日竟是我错了,实在误到如今。”这是重要篇章,象征着一个人与自己的握手言和。但她们从此是朋友了吗?难说,薛林二姝的价值观相去甚远,能和而不同就不错了。

大学校园便是现代社会的大观园,女生们也有十二钗的明丽,年龄相仿,都处于渴盼感情的青春后期,看同一部动漫,就同样的话题叽叽喳喳。老实说,同桌的你,同寝的她,只要不过分极品,都能交情不错。但这,真谈不上多深厚的友谊。

友谊起源于人与人之间朴素的互相欣赏,又在日常生活中不断受到微妙的考验,从无话不谈到能够托孤,从敢于借钱到“我永远挺你”,友谊渐渐有了坚实的分量。而大部分女生的交往,不过是男友出现之前,老公出轨之后,陪在身边的人:听听牢骚就好,一同逛街就行。真爱时常迟到,捧杯等候的时候,总得有人讲讲闲话。一旦有夫有子,家庭美满,女友立刻被抛到了脑后面。

亦舒师太说:“当我四十岁的时候,身体健康,略有积蓄,已婚,丈夫体贴,孩子听话,有一份真正喜欢的工作,这就是成功,不必成名,也不必发财。”——其实也不必有朋友。从这句话在微博上的转发率来看,真说出了无数女性的心声。

这大概是传统文化的遗音:旧式女性完全归属于家庭,仅仅是妻子与母亲。但到了当下,女子们和男人一样厮杀,有同学有同事有志同道合者有谈得来的酒肉熟人,还要老公体贴孩子听话就是一切吗?早该学会:一起聊天的,叫闺密;一起做事的,才是朋友。

让闺密只停留在闺中吧,女人可以学学男人的交友观:一道泡妞,一同创业,并肩闯天下再各自西东,老了再回到原点,是把酒言欢的老朋友。“中国合伙人”原可以不分男女。

而宝姐姐与林妹妹,其实,都没有朋友。

摘自《中国新闻周刊》2014年第32期

 赞  0
,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9 − = 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