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记着母亲说过的话

 2014/11/26 12:27  积雪草 《做人与处世》  (642)    

1

18岁那年,他读高二,开始住校。有一天,他和同学们正在操场上踢球,母亲突然出现,手里拿着一个旧帆布包,硬生生地往学校里闯,身后跟着门卫大爷,正扯着嗓子喊:“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等下课了再进去找人行不行啊?”母亲满脸堆笑地回头嚷嚷:“我有急事儿找我儿子,等不及了。”说着,她把死死扯住她胳膊的门卫大爷一把推开。

同学们“哄”的一声大笑,说罗小勇的母亲真够生猛,有两个女生甚至躲在一边朝他指指点点。那一刻,他困窘难堪,恨不能地上有一条逢,跳进去,自己怎么就会有这样一个母亲呢?粗鄙、恶俗,毫不顾及自己在同学中的颜面。

其实母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只因为他偶然说了一句咸鸭蛋好吃,从此母亲便牢记在心,无论他什么时候回家,总会把她亲手腌制的咸鸭蛋做给他吃。他没好气地问母亲:“您干吗推门卫大爷?我带你去找门卫大爷道歉。”

母亲听了,竟然满不在乎地说:“我才不去给那老头道歉呢,他的手臂上青紫了一大块,会饶了我?”

他黑着脸说:“你不去道歉,就不再是我妈。”

母亲听了,半天没说话,大约在权衡利弊,最后还是乖乖地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地去校门卫处,给门卫大爷道歉。道歉出来,母亲问他:“我道歉了,我还是你妈吧!”

2

21岁那年,他上大二,身在异乡。有一天,他正在图书馆里查资料,那个对他有些好感的女生拿着一封已经很少见的手写信找他,他看了看上面歪歪扭扭的字迹,不用看也知道,是母亲又给他写信,讲那些大道理,这个女人就是不简单,即使他离她千山万水,仍然有本事遥控指挥。女同学问他:“谁给你写的信?看字迹,像个小学生,不会是你表姐家的孩子吧?”他支支吾吾半天,鼻尖上冒出了虚汗,总算编出一个谎言:“这是我乡下的亲戚写给我的信,问我考哪所大学好。”漂亮女生没有再追问下去,他才把心放回到肚子里。

一个卖烤地瓜的母亲写的信,都透着烤地瓜的味道,让漂亮女生知道了写信人是自己的母亲,还不看轻自己?

晚上回到寝室,偷偷地打开信,母亲说:“安心读书,不要考虑钱的事情,钱妈妈有,咱们家三代才出你这一个大学生,要争气啊!”末了还说,“想念妈妈烤的地瓜了吧?”合上信,他叹了一口气,她还那样,走到哪儿都能带出烤地瓜的味儿,谁还不知道她就是一个烤地瓜的,哪有什么钱?打肿脸充胖子。

连夜,他去校外的公用电话亭打长途:“以后别再给我写信了,我会定期给你打电话。”看不到母亲的表情,但他知道,母亲一定会极度失望,因为母亲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说:“打电话好是好,可是费钱又说不了太多话,还是写信实惠些。”他忍无可忍,终于吼叫起来:“我说过了别再给我写信了,你烦不烦啊?”

3

23岁那年,是他参加工作的第二年,有了一个漂亮时尚的女友,周末两个人一起去逛街,遇到一家超市卖鸡蛋,折扣挺大的,队伍排得挺长,从超市里一直排到街上。

他和女友牵着手路过的时候,看见一个女人叉着腰,泼妇似的跟人吵架:“我哪里有插队?我不过是刚才去了一趟卫生间,你没看到我的东西还在这里放着吗?”他不看则已,一看吓了一跳,那个厉害的女人正是母亲。

他刚想拉着女友从旁边溜过去,谁知母亲眼尖,一把逮住他:“你要去哪儿?你们瞧瞧,这是我儿子,大学毕业,在大公司上班,我会稀罕插队?”看见儿子的手上牵了一个漂亮的女孩,母亲遂又欢喜地嚷嚷:“儿子,你有女友了?真漂亮,你瞧瞧这手,水葱似的。”女孩不好意思地把手往身后抽。他火起,没好气地对母亲说:“我说过多少次,我能养活你,你干吗跑到街上,为了三毛两毛跟人吵架?”母亲嗫嚅地说:“听人家说,是土鸡蛋,你喜欢吃。”母亲没有把话说完,话锋一转,拉住女孩亲亲热热地说:“姑娘,改天我请你吃烤地瓜,我烤的地瓜又香又甜又糯,可好吃了!”

他站在一堆人中间,只觉得头忽然间大了,母亲真是厉害,他越是不想让人知道的“隐私”,她越有本事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4

27岁那年,他结婚,生了一个儿子,顽皮可爱。有一天,正在家里驮着儿子满地爬。忽然接到电话,说母亲犯了眩晕症住进了医院。他匆忙赶到的时候,母亲还没有醒转过来,双目紧闭,唇色发白,刚刚50岁的人,头发已经白了大半。他忽然觉得很茫然,很恐惧,如果没有了这个人在耳边烦自己,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尽管每次她都有本事令自己尴尬或者出丑、烦上加烦,可是,如果没有了这样的唠叨,生活会不会变得像白开水?

母亲醒转过来之后,一把拉住他的手说:“别嫌妈烦,我还想再啰唆几句,如果哪天,这世界上真的没有我了,没有人在你的耳边烦你,你一定要好好的,好好地活下去。”

他的泪瞬间濡湿了睫毛,不相干的人谁会天天花心思让你厌烦?不相干的人谁会受了你的抢白,还依旧故我?不相干的人谁会以你的爱为爱,以你的愁为愁?他哽咽:“妈妈说的话永远都不多余,原谅儿子年轻不懂事。”母亲宽慰地笑了。

青春岁月里,还没有多少生活阅历的他,以自己的主观意志判断是否需要,虚荣心像一把小剪刀,反复修剪着母亲那点可怜的尊严,母亲的爱成了他青春底片上的瑕疵。当他明白这一切的时候,自己也成为人父,儿子趴在他的背上骑大马,一边稚声稚气地说:“连马都做不好,你能不能成啊?”他第一次明白了母亲的感受,母亲的包容、爱和无怨无悔的付出,那个让你厌烦的人,也是最爱你的人。

他紧紧握住母亲的手,贴着母亲的耳朵说了一句话,母亲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渐次绽开。那句话是:“妈妈的爱永远都不多余。”

很长一段时间,他总是用左耳听右耳出无声对抗母亲。现在,他终于学会了左耳倾听,右耳珍爱。一生都记着母亲说过的话,不管对错。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4 + =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