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有个北方姑娘

 2014/11/15 14:21  霍温婉 《做人与处世》  (363)    

南方的天总是阴雨连绵的,空气中弥漫的潮湿像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在宁波这个沿海城市,终日的海风让薛见宁这个土生土长的北方姑娘很不适应。

薛见宁的高考志愿无一例外填的都是外省,她没有很想去的地方,但不想留在西安,用她自己的话说是希望见见世面。一只行李箱,一个双肩包,一张年轻的脸和一份沉甸甸的亲情,这是见宁自己印象中来学校报到那天的情形。似乎是为了衬托离别的氛围,天空中一直淅淅沥沥地飘着雨。

见宁的妈妈放下行李,开始帮女儿整理床铺,爸爸则里里外外地检查门窗锁头是否安全。妈妈知道女儿粗心的毛病,于是去买了个钥匙扣让她挂上,见宁觉得这种东西很土,可禁不住妈妈一再嘱咐,还是挂上了。

大学不同于高中,更偏重自主学习。每天都奔波在去教室、餐厅的路上,和大多数学生一样,薛见宁也很忙,但这种空落落的忙碌让她愈来愈清晰地发现,自己很想家。

在南方的第一个冬天,见宁用两天的时间接受了没有暖气,还不能用电热毯这个事实。她说服自己,没事,很快就会习惯的。但一个晚上下来,发现行不通,她依然很冷,被窝怎么都不热。寝室姑娘们开始偷偷地用暖宝,一种插电的取暖工具,属于违禁电器,被宿管阿姨发现的话,非但东西会没收,还要扣分,写检讨,所以见宁每次用完都把它藏得好好的。

学校的饭菜是以当地人口味为主,清淡、偏甜。这对口味较重,无辣不欢的北方人来说确实是个不小的挑战,再加上见宁是个不爱吃甜食的姑娘,着实伤脑筋。两个月下来,见宁瘦了。

寒假转瞬即逝,见宁想方设法赖在家里不肯走,一直拖到最后一天才返校。

新的学期,见宁又有种重新适应的感觉。三个室友,一个是学生会干部,每天都忙得晕头转向;一个在谈恋爱,整天不是约会就是在去约会的路上;还有一个沉迷小说,跟随着男女主人公哭了笑,笑了哭,无法自拔。

薛见宁觉得很久没有好好聊过天了,和好朋友有默契的那种。于是她没课的时候就去图书馆泡着,看到一句话:人只有在孤独的时候,才最自由。

三月中旬的江南,正经历着冬春更替的季节,昼夜温差大,再时不时地下场雨,见宁很不幸地患了感冒,她原本想跟以前一样撑撑就过去了,可这次貌似比较严重,喉咙痛,鼻涕也一直流,身上总是没力气。这天下午,见宁强撑着去打水,回来的路上,只觉头有些晕,走到半路,脚下一个趔趄,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热水壶也打碎了,水流一地,还冒着热气。

“同学,不要紧吧。”还没容见宁对这突如其来的事故做任何反应,自己已经被人扶了起来,是两位陌生的女同学,见宁心里升起一股暖暖的情绪,她说:“谢谢,我没事。”室友知道后,责怪她生病就应该好好休息,打水这种事招呼一声就好,说着伸手摸了摸见宁额头,好烫。两个室友立马穿上外套扶见宁去医务室,量了体温,挂上点滴。另一个室友赶来送了一个暖水瓶,几个姑娘有说有笑地在医务室度过了一个春意盎然的下午。

几天后,见宁收到一条短信,是自己高中时喜欢的男生,他说:“我还是要表白,你拒绝没事,我接着追我的。”

男生名叫许向前,高三时跟见宁告白,见宁怕耽误学习,拒绝了。上了大学后,向前又重新追求见宁,但考虑到爸爸妈妈不让自己过早谈恋爱,再加上异地,见宁比较犹豫。电话那头的向前说道:“薛见宁,你怎么这么拧巴呢,你明明就喜欢我,要是叔叔阿姨不允许,那我就再等你两年,你好歹给我点儿希望呀。”

见宁笑了,挂了电话。爸妈发来短信,告诉她家里的狗产崽了,一切都好,叮嘱她在外注意照顾自己。见宁突然发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孤单不那么如影相随,她发现宁波的汤圆还挺好吃的,虽然很甜;她发现室友们各有各的特长,都很可爱;她发现自己的英语四级顺利过了,她还发现成长是一场很美丽的冒险,自己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这个闯入南方阵地的北方姑娘,开始爱上这片土地,决定等天气暖和的时候去看海,穿上她美丽的花裙子,去约会她朝思暮想的少年。

 赞  0
,

共一个关于 “南方有个北方姑娘” 的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8 − 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