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同工

 2014/08/22 12:47  丁成 《海外文摘》  (577)    

  警察

祖父:曼弗雷德·德意志兰德,76岁,退休警察局长。父亲:斯蒂凡·德意志兰德,51岁,警官。女儿:吉耐特·威斯纳,28岁,警官。儿子:艾克·德意志兰德,21岁,下萨克森警官学院学生。

您为何想成为一名警察?

祖父:这是一份不受经济波动影响的稳定工作,而且警察也是官员。

父亲:有时,亮着蓝灯、打着警铃的警车会来到家里接我的父亲去执行任务。我觉得实在太帅了!我也想那样。

女儿:一次爸爸带我一起去上班。我觉得一切都太激动人心了。他们前一刻还端着杯咖啡坐在警局,突然就有人喊“所有人都快出去!有任务!”那种立刻行动的感觉太令人向往了。

这些年警察的形象发生了哪些变化?

祖父:以前警察受人尊敬,我们常常获赠一份报纸或是一个面包。

父亲:以前警局的同事们一起去迪斯科厅,女孩们在得知我们是警官后,往往对我们亲睐有加。

儿子:如今有些人认为,我们是“懒惰的废物”。

请您描述一下工作氛围。

祖父:从属观念和服从命令是最重要的。工作几年后我才和几个同事建立起私人友谊。警员级别越高,和同事之间的私人接触就越少。

儿子:我们是一个很好的团队,私交也很好,会一起去看电影,或是一起玩电子游戏。

一名警察的最重要特征有哪些?

祖父:纪律和服从。我们分别有一套夏季和冬季制服,并按照规定的时间穿它们,不能多一天,也不能少一天。所以如果哪年的冬天来得早了些,我们就倒霉了。

父亲:团队合作精神。同事之间要百分百信任。

女儿:如今,交流比警棍重要得多。如果一个刚刚拿到驾照的女人,在撞坏了后视镜后哭泣,得有人告诉她,天不会因此塌下来。

您职业上最大的成功是什么?

祖父:升职为警察局长。正因如此,我的儿子决定不再升到更高的职位,才让我如此失望。

父亲:一个男人正准备自杀的时候,我及时赶到了。我和同事破门而入时,他正准备上吊。

女儿:不久前,一名嫌疑犯拿着枪指着我的头,后来发现这是把假枪。我很高兴自己没有开枪。

您比家庭中其他警察哪方面更优秀?

父亲:我与性犯罪以及杀人案打了5年交道,看到了很多糟糕的场面。我想,我能比我的父亲和孩子们更好地克服这些场面带来的不适感。

女儿:我能比父亲更好地换位思考。

儿子:我比我的父亲和祖父的自卫能力要好,而我永远无法拥有祖父的领导力,我的父亲枪法更准。

家人在一起时,会谈论很多工作上的事情吗?

父亲:经常。我做这份工作已经33年了,已经厌倦总是说起它。我其实对孩子们在周末做了些什么、在哪儿吃饭以及迪斯科的聚会活动更感兴趣。

女儿:就是在家庭聚会时,我们也会说起工作。我的妈妈觉得这简直太可怕了,因此她希望我们中至少有一个不是警察。

儿子:我的父亲可以给我一些建议,比如怎样和同事相处。最近他鼓励我在警车中有人吸烟时说出自己的苦恼。

屠夫

祖父:卡尔-赫尔曼·斯帕努特,72岁,退休的屠宰专家。父亲:霍尔格·斯帕努特,51岁,屠宰专家。儿子:马尔科·斯帕努特,26岁,屠宰专家和国家认证的食品工程师。

您为何想成为屠夫?

祖父:在我们那个时代,作为店主的儿子,接过父亲的肉摊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父亲:我还是孩子时,就站在一旁看父亲屠宰。后来他问我:“我的孩子,你想成为什么?”我回答:“屠夫!”我后来才知道,他对我根本没有这样的期望。

儿子:孩提时,我总是踮着脚尖在肉铺里走动,觉得一切都很恶心。然而后来这一职业还是吸引了我。当我想出香肠的新做法然后做出它们时,我觉得自己简直像个厨师!

屠夫能赚足够多的钱吗?

祖父:我们那时候,学徒每星期可以赚2马克,周日我会去买瓶可乐。20岁时我接手了父母的生意,挣的钱足够生活。

父亲:以前生意很好。如今我还必须提供派对服务,周六晚上也得工作,才能满足生活需要。

儿子:我接受了食品工程师的培训,在一家为全欧洲生产肠和肉制品的大公司工作。例如,如果超市想推出一款新的肝肠,我会为之发展配方,然后观察销售量如何。这样我比普通屠夫赚得多得多。

这一职业发生了哪些变化?

祖父:以前不会总是有卫生局的人来检查。

父亲:如今很少还有人购买牛胃和牛舌。

儿子:很多小肉铺走向倒闭,因为大型超市带来了激烈竞争。

这些年屠夫的形象发生了哪些变化?

祖父:我1956年开始做这份工作时,屠夫是份受人尊敬的体面工作。每个人都认识村里的屠夫!

父亲:如今,对很多人而言,屠夫都是二等职业,早已找不到学徒。在疯牛病丑闻之后,一些顾客也开始不信任我们。

儿子:很多素食者认为,我们是折磨动物的恶人。这完全是偏见。当然,我很高兴自己不需要屠宰动物。

您迄今为止最大的失误是什么?

祖父:我曾经忘记关闭肉铺里的烟熏设备,导致300公斤正在烟熏的香肠被烤糊。因此我总是提醒孩子们:注意烟熏设备!

父亲:在我的第三个学徒年,我用腌制盐而不是食盐调制了80公斤碎肉。这些肉因此呈现褐色,没有顾客想购买它们。我的师傅快气昏了。

儿子:在一次产品测试时,我忘记给200公斤香肠调味了。如果是在我父亲的店里,可能还能继续加工,但在工业中有规定,必须扔掉。

请您描述一下工作氛围。

祖父:以前的人们总是很粗鲁。如果你迟到了,师傅会赏你个耳光,或是把你的头埋进水桶,让你彻底清醒。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