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家

 2014/10/29 11:04  王三山 《读者》2014年第21期  (500)    

出家  我的一个客户,挺帅的,人也优雅有风度。某天晚上,他叫我一起去跟朋友喝点酒,那天高兴,就答应了。

他问我能不能喝白的,我看他兴致很高,平时跟他交流得也很愉快,就说行啊。一人要了一瓶二锅头。白酒吧,其实觉得衡水老白干挺好的,可惜店里没有。

他兴致很高,主动说起自己的故事。他是同济大学毕业,学桥梁工程的。我问他为何没有从事自己的专业,他说有个师兄毕业后在设计院工作,后来他设计的一座桥梁倒塌,死伤2人,从施工和监理一直追究到了设计,他师兄被判了3年。后来查出来不关他师兄的事,主要是施工方偷工减料,但这事对他师兄影响很大,对他也影响很大。

我狡黠地望着他笑说:“我相信这个事情对你的影响,也相信这是个理由,我猜你大概不是很喜欢去设计桥梁吧?”他也狡黠地望着我笑说:“鬼灵精,被你猜到了,我确实觉得一辈子设计桥梁没什么意思,所以先去通用电气公司混了两年,后来就出来开公司做生意了,中间也一度去加拿大留学。”

酒过三巡,我望着他那张俊朗的脸,跟他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大概你身边的人都觉得你很帅,可是不知为什么,我一直觉得你穿过的所有的衣服都跟你很不配。别看你每次西装革履的,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又说不出来。”

他这次没有笑,微微叹了口气,深深地望了我一眼,然后说:“我曾经去新加坡短期出家过。”

那就对了,我大叫:“你应该穿僧袍!那就是你的衣服。我都能想象你一袭僧袍的样子,就像中年周润发曾经演过的一个僧人,你个子高大,出家后应该就是那个样子。”

他这次笑了,问我怎么连这个也瞎猜到了。我得意:“就是奇怪的感觉呗。”

他说那次是和上海的6位僧人护送普陀山的一位98岁的高僧去新加坡抄《金刚经》,他是六大护法之一。

我问他在寺庙里感觉怎样,他说就一个字:静。

环境很安静,心里很平静。

方丈说他心气太高,帮他取了一个法号,叫悟天,是要他懂得领悟天道的意思吧。

“也许,以后我会出家的。”喝完最后一杯酒,他幽幽地说。

“那你怎么回来了?”我问。

“因为不让我吃肉啊。”他大笑。

是抵挡千万种诱惑难,还是坚持一种信仰难呢?说不清楚了。

 赞  0
, , ,

共一个关于 “出家” 的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