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信

 2016/10/26 20:22  王虹颖 《读者》  (198)    

外婆去世后,外公几乎不再外出,整日守在屋子里,不时对着外婆的照片喃喃低语。唯有每年槐花开时,万里之外的一封来信会让外公侃侃而谈。

信是外公的大哥寄来的,尽管信上只是说些家里的琐碎小事,但外公也要对着家人念叨很久。今年的信迟了些日子,因为外公的大哥去世了。家里人担心年近九旬的外公伤心,仿了外公大哥的笔迹写了平安信。外公把信纸一张张展开,他好像预感到了什么,竟泣不成声。

“大哥当兵走那年我还在上学,为了给我省个馒头钱,他每次来信都捎一张邮票,几十年来从没忘过。”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0 + =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