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向寻亲

 2016/10/18 15:57  魏斌 《读者》  (866)    

善良的养父母

朱雨婷,1993年出生在浙江舟山,父母常年在西安做生意。1998年其父母生意忙得顾不过来,就想在当地找个可靠的人家,寄养女儿。

通过在西安做生意的一个商洛人,朱雨婷的父母找到了鱼录庆。鱼录庆当时已50出头,妻子白淑云比他小4岁,有精神上的疾病,时好时坏,不能生育,鱼录庆感觉孤独,很想身边能有个孩子。

1998年11月,商洛的天气已经很冷了。5岁多的朱雨婷来到了鱼家,鱼录庆和妻子看着朱雨婷的可爱模样,欢喜得不得了。当晚,鱼录庆就给朱雨婷另取了个名字鱼晓莉。他们认为这对夫妇很可能就把女儿送给他们家了,所以要把她当亲生孩子来抚养。

这一晚可不好对付。亲生父母把朱雨婷留在一个陌生人家里就走了,朱雨婷伤心地哭闹不已。白淑云又是喂她白糖水,又是拿出皮筋给她扎小辫,忙得团团转。后来,朱雨婷哭累了,倒在床上睡着了。白淑云看着这一切,很心疼。

第二天,全村人都知道鱼录庆抱了个南方来的养女,乡亲们都来看望,家家户户都送来好吃的东西。朱雨婷脸上还挂着泪痕,乡亲们安慰鱼录庆夫妇,说时间长了,孩子过习惯就好了。朱雨婷听得懂,眼泪就又下来了。

鱼录庆有了女儿,感觉日子有了盼头,白淑云也没再犯过病。家中有点好吃的,他们都留给女儿。朱雨婷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她不再哭闹,脸上慢慢有了笑容,这让白淑云喜不自禁,每天变换着花样,给她扎不一样的小辫子。

1999年9月,6岁的朱雨婷上小学了。她很少再想起亲生父母……

那年冬天,朱雨婷得了重感冒,半夜发烧,不停地咳嗽,鱼录庆夫妇一直守在她的床边陪着她,给她喂水喝,给她擦身降温。眼见着朱雨婷高烧不退,鱼录庆半夜把她背去镇卫生院。呼啸的寒风中黑灯瞎火,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10多公里路。朱雨婷躺在卫生院的床上挂点滴,医生说孩子有肺炎,鱼录庆着急了,赶紧又把女儿送到了城里的医院。等折腾到回家时,已是第二天的晚上,鱼录庆自己也冻得生病了。

朱雨婷记得最清楚的是有一天,班上有个同学买了复读机,她也想要一个,但知道家里穷买不起,只说了一遍就不吭声了。没想到,养父母异口同声地在饭桌上说:“也给你买一个,咱家闺女不能少。”

第二天鱼录庆很早就出了门。等到朱雨婷晚上放学回家,一台崭新的复读机就摆在了桌子上,鱼录庆躺在椅子上直喘气,白淑云把女儿拉到跟前,一脸兴奋。鱼录庆问:“我去城里买的,看好不好用?”朱雨婷高兴极了,连忙点头:“好用,好用……”

过了好多天,朱雨婷才从堂叔那儿得知:其实,那时候养父身上是没有钱的,197元一台的复读机,对养父来说就是个天文数字。养父是去煤矿搬煤,好不容易才赚到了200块钱。

朱雨婷听了堂叔的讲述,跑回家抱着鱼录庆的腿伤心不已,她看到养父的腿肿了,走路一瘸一拐。白淑云抱着他们俩哇哇大哭,鱼录庆却笑着安慰她们:“哭什么呀?这机器不但能帮晓莉学习,还会唱歌、会说话,也能让孩子乐一乐……”

这个家虽然很穷,朱雨婷感到的却是温暖。养父母虽然没有文化,却是那么善良、朴实、可爱,她早已融入这个家,对这个家生出了万般依恋。

十年离别难一见

2004年9月,鱼录庆去西安打工,家里就只剩朱雨婷和养母。那时,她11岁,读5年级。

一个周末的下午,突然来了一对男女。男人个子高高的,女人长得和朱雨婷有些像。白淑云一见到他们就哭了,她双手比画着,一时间居然出现了失语症状,说不出话来了。乡亲们都跑过来看。朱雨婷也似乎意识到,这两人可能与她有关。女人伸出白白嫩嫩的手,摸摸朱雨婷的头发,含着泪说:“婷婷,你还认识我吗?我是你亲妈啊……”这时,白淑云哭声更大了。

朱雨婷听到养母大声哭泣,也很惊慌,她跑去紧紧地抱着白淑云,一个劲地喊“妈妈”。

这两个“不速之客”正是朱雨婷的亲生父母。当年,他们原打算把女儿寄养在鱼家一段时间,哪知不久生意上出事了,他们几乎倾家荡产,不得不回到浙江老家。他们想过要把女儿一起接走,但那时他们已经身无分文,怕鱼家问他们要这几年的抚养费,所以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暂时不带走女儿。6年过去,他们好不容易还完债,重新做起生意,终于能来接女儿了……

此时此刻,见女儿抱着养母大哭,他们心情复杂,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几圈后,男人开始拨打鱼录庆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女人说:“不打了。这样吧淑云,我们想带孩子去外面买些新衣服,去去就回,好吧?”白淑云擦擦眼泪,点了点头,然后拉着养女的手,满是不舍……

朱雨婷坐上车子,去了商洛城里,他们给她买了几套新衣服和一些学习用品后,她就着急地说想回家。可是生母说:“回什么家啊?我们带你回去,回我们自己的家,你的家在南方。”

朱雨婷就这样离开了生活了6年的商洛,她一路上坐汽车、乘飞机,辗转数千公里,回到了她的出生地浙江舟山。她哭过闹过,却无济于事。

朱雨婷不习惯这个“新家”,虽然这个家比商洛大山深处的那个家要富裕,吃的、穿的、用的都比那儿好得多,这里的学校也比较现代化,可她还是强烈地思念着商洛大山里的那个家,担心养父在外打工,能不能赚到钱;担心养父的肺病,还有养母会不会日夜哭泣?

朱雨婷不知多少次询问亲生父母,什么时候再送她回商洛。生母实在被她问烦了,说回去要500块钱路费,“等你以后工作,有钱了,你就自己找回去吧”。生母说的原本是气话,但朱雨婷牢牢地记住了。

朱雨婷开始悄悄地攒钱,平时父母给的零花钱,过春节亲戚给的红包,她都攒起来,什么也不舍得买,她以为等攒到500元,她就可以回商洛找养父母了……

2007年暑假,朱雨婷发烧了,父母忙得根本没时间照顾她,随便给她拿了点药。她捧着离开商洛时悄悄带出来的养父母的一张小照片,想到那年冬天她得了重感冒,养父把她背出大山看医生的情景。她回商洛找养父母的心更加坚定了。此时她攒的钱已经超过了500元。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5 + =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