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缸里的田螺(外一篇)

 2014/10/14 21:14  王小星 《思维与智慧》  (403)    

为净化鱼缸水质,从水田里捉了几颗田螺投放到水里。

有了田螺后,鱼的排泄物被田螺消化、分解,缸里的水质明显好转。

一段时间后,田螺长大了,壳上螺纹愈见粗大,外壳碧绿透明,深红的螺盖像一顶草帽,脱啊,戴啊。

田螺非常安静,偶尔在砂石上缓缓爬行,跟蜗牛一样,慢吞吞的。有时候,会攀爬吸附在缸壁上,伸出触角,轻轻地晃动,管子一样的嘴巴,不停地张合呼吸。

天气渐凉,田螺活动减少。后来,干脆全部躲进淤泥里,玩起了失踪。

来年春天,田螺相继从淤泥里爬出来,饿了一个冬天,匆忙地爬啊,吃啊。胃口好大的,扔进去的米粒、馒头屑,它们马上就找到了,趴在上面,一点一点地咬,过了一夜,那些米粒、馒头屑全消失了。

我想,这些家伙在鱼缸里不愁吃穿,安逸稳定,好幸福啊。

最近换水的时候,我留意将田螺从砂石、淤泥里挑出来,挑来拣去,发现田螺少了。

我感到很诧异,每天都看到它们在鱼缸里爬来爬去的,有时大家伙儿还聚在一起开会呢,一坨一坨的,不可能少啊。

但我记得原来是14颗,现在剩下10颗。我将目光投入到鱼缸的外侧、周边。

分别在离鱼缸不远的花盆边、鞋盒子下、洗衣机脚边发现了它们,壳子发白,壳里空空如也,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它们为何舍弃有水、有食物的“家”,而踏上干燥、荒芜的旅途呢,以至于丢失了性命?

我自认为幸福美好、衣食无忧的场所,却容纳不了它们小小的心愿。

追求不一,留在世界最后的姿态自然不同。

意外

与一老者对弈,他只剩下一马,而我尚有一车一马,按照形势判断,他必输无疑,早该投降了。但是他丝毫没有认输的迹象,依然谨慎行棋,认真对待,时不时“将军”,骚扰我一下,打乱我的步骤。他的作风激怒了我,我恨不得“三下五除二,除之而后快”。但心态毛糙,出棋不慎,没走几步就把车给丢了,双方只剩下一马,不得已和棋。

对他的下棋作风,我颇为不解,明明要输为何还要坚持?询问另一个棋友,棋友解惑:“依照整个局势判断,他的结局是可以预见的,那就是——输。但是他在等一个意外,那就是你的失误,他自己的情况改变不了局势,但是你的失误会改变整个结局。”

意外,是当下事物发展的另一种可能,是必然情况下的一种偶然。在遭遇困境、陷于迷局的时候,不妨学会坚守,坚守当前的困苦,忍受一些磨难,以逸待劳,以不变应万变,意外的转机很可能在坚持下出现。

突然出现的意外,是对你执意坚守最好的回报。

 赞  0
,

共一个关于 “鱼缸里的田螺(外一篇)” 的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6 − = 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