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想”与“还得”

 2014/10/01 12:46  陈鲁民 意林(微信版)  (505)    

“还想”与“还得”  情感专家问一老农:爱情和婚姻的区别是什么?老农说:很简单,你今天和她吃饭了,明天还想和她吃饭,这就是爱情。你今天和她吃饭了,明天还得和她吃饭,这就是婚姻。专家诧异又崇敬地望着老农说:这可是我研究了几十年的课题啊,您却一语道破,看来高人真在乡野,佩服佩服!

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不管愿意与否,人人都会面临“还想”与“还得”的现实选择。“还想”是意愿,“还得”是义务;“还想”是享受,“还得”是职责;“还想”很重要,“还得”更普遍;“还想”很刺激,“还得”很无奈。

三国时,诸葛亮为刘备当军师,今天设一计,明天还想出一谋,乐此不疲,甘之如饴;关云长被羁曹营,今天打一仗,明天还得打,苦不堪言,疲于奔命,身在曹营心在汉。

民国时,齐白石进入创作旺年,今天画了,明天还想画,“不教一日闲过”,每日须得家人劝阻方可歇笔;徐悲鸿为离婚补偿蒋碧薇100幅画作,今天画了,明天还得画,创作变成毫无激情的熟练劳动,郁闷至极,痛苦不堪。

理性睿智的人,面对“还想”与“还得”的矛盾,多能妥善处置,竭力把“还想”与“还得”分得清爽,拿捏好分寸。在“还想”的事情上尽情挥洒青春,施展才能,一逞平生;同时也能在“还得”的事情上尽职尽责,不失礼仪,让人挑不出毛病来。而那些意气用事的人,则往往头脑发热,斗气使性,把“还想”与“还得”混为一谈,搞得乱七八糟,一地鸡毛,最后无法收拾。

俄国小说家契诃夫有句名言:写小说是我的情妇,当医生是我的合法妻子。因而他对“情妇”是一往情深,今天要了,明天还想要;对“妻子”也恭敬有礼,今天要了,明天还得要时也一点不怠慢。结果他不仅成了一个世界级的优秀作家,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医生。

当然,如果一个人真能把“还想”与“还得”有机融为一体,譬如把爱情保持在婚姻的全过程,使职业与爱好相一致,把工作当成事业干,那肯定是最幸福的。但难度极大,非一般人所能为,只能是“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57 = 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