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秋冬

 2014/09/30 14:28  彭邓 原创  (295)    

春。春天来的时候,它从松软的泥土中拱出了一个芽,算是作为一个生命,正式的来到这个世界。它很兴奋,又有些好奇。它慢慢的张开了一对耳朵。没有眼睛,它看不见。没有脚,也无法走动。老天爷很是吝惜,只给它配了要维持生存而必须的几样。大地母亲,却待它不薄。至少,泥土是松软的,养分是足够的,水分是充足的。风不是很大,不至于吹弯慢慢长起来的嫩嫩的茎秆。太阳不是很烈,不至于嫩嫩的叶子很快的被烤干水分。虽然老天爷给它的配置不怎么好,但是大地的母亲,待它还是不错。它也知道,所以并不抱怨。成长是快乐的,这虽然未必是对于所有的生命,但至少于它而言,是这样。所以,它感觉更多的,还是生命的舒适。其实,离它不远的石头缝里,就有几个同样是今春才供芽的生命,它们却是在及其艰难的生长。生命成长的舒适,它们是感觉不到。不过,幸好它没有眼睛,看不到这离自己不远的一幕。所以,它还是在无怨的成长着,一天又一天。根越来越粗壮,根须也越来越多,较为松软的土地,使它的根须得以迅速的向下,向周围延生。刚开始拱出泥土时的一双叶子,也已经慢慢的萎缩,取而代之的,是日渐强壮的茎秆上的一片一片的叶子。它在成长,在春的季节。这是生命的了不起。风很柔,它能感觉到风轻柔的掠过茎秆和枝叶。雨很绵,从天上而来,它能感觉到雨非常温和的落在叶面上。生活,还是让它感觉着满意,虽然老天爷给它的配置并不多。可是,来自内心的一丝丝担忧,随着它慢慢的长大而变得更明显。那是一些来自基因的记忆。现在的生活是舒适的,但那担忧却一直围绕。它唯有拼命的使劲成长,它唯有尽力的去成长。来自基因的记忆,隐隐的告诉着它,要想抵御将来的危机,现在条件适宜下的使劲成长,是最佳的,甚至是唯一的选择。它没有经历过,但是,那来自基因的记忆,还是让它真切的感觉到了丝丝的担忧。它的根越来越粗,也越扎越深,但是土地,也变得越来越硬。它的茎秆越来越粗,但是风也变得越来越强劲。它的叶子变得越来越多,但是雨滴打在叶片上的分量,也越来越重。它的叶面越来越厚实粗糙,但是来自阳光的温度,也变得越来越高。危机,已经很现实的感觉到了,那不只是来自基因的记忆。

夏。老天爷并非是坚决无情,毫无情面可言。老天爷给了成长的机会,以此使生命,有能熬得住考验的可能。只是,老天爷的心,外面包裹着一层坚硬的壳。时间到了,该来的,一定是要来,不可延误。适合成长的舒适,渐渐的没有了。风渐渐的变得强劲,太阳的温度,也渐渐的变得高了起来。那些在风和日丽,雨水温和中拱芽的生命,要是在春的成长中,没有能抓住时机,变得强壮。那么它们在夏到来后,在夏的日益的严峻中,将面临日益严重的生存的检验。生命的顽强,虽不至于即刻面临生或者死的选择。但是,在夏的严峻中,不是谁都能继续成长。土地渐渐变硬,土壤中的水分,渐渐的变少。前面粗壮的根系,因为缺水,也在慢慢的变的细了起来。太阳的威力日渐的显露,地表面是没有寻到水的可能。面对危机,它只有尽了力的把根望地下钻。土壤变硬,根往地下的路程也变得越加的艰辛起来。一点点,一点点,很渴,很艰辛,却又只能坚持。在晚上,有时候它在想,要是有可能,一直呆在春的里面,那该是多好。在白天,不仅要把根系艰难的往下钻,还要尽力的忍受来自太阳给弄的干渴难忍。所以,这点对于春的回忆,也只有在晚上能歇口气的时候来小小的甜蜜一下。春已过去,夏也到来。既然这就是老天爷已经安排好的节奏,除了想办法竭力的去应对,它也实在是没有其他的可选的余地。让生命在较为适合的环境中成长起来,再在艰辛的条件下,使其变得坚韧和强大,这就是老天爷安排好的节奏。既然这是老天爷已经安排好的节奏,对于自然界的小小的它,唯有努力的去适应。白天太热,叶片给太阳晒得生生的疼,它也就只有默默的忍着,尽量的不动,以降低身体水分和能量的损耗。晚上天凉了,才可以舒展一下白天晒得生疼的叶片,根系也能艰难的往更深的地下行进,以寻求能在地下更深处找到一点水分。白天奄奄一息的它,晚上慢慢的恢复了一部分活力。这也算是对处于夏的一种应对。夏的温度是很高的,雨水是很少的。虽然夏的雨水到来的时候,那雨落下的力度和风横吹肆虐的力量,都是远过了春。但是,这样的风雨,对于干渴的它而言,除了有吹弯茎秆,打掉叶片的危机,更多的,还是对于雨水的渴望。干渴的它,干渴到已经没有心情去顾及,风雨的强劲对于它而言,也能造成伤害。没有时间去想,也空不出精力去照顾其他,因为夏中雨水来临的机会不多。折断的细枝还能再长出来,掉落的叶子,也能再次萌发嫩叶。而这些,首先的,得是要有水,尽量多的水。所以风雨中,它只做一件事,努力的吸水。以使自己能成功度过严酷的夏。

秋。经历了夏的它,根系更粗壮有力,扎进土地也更深。茎秆变得特别的粗壮,茎秆的表皮,也变得粗糙。枝干更多,叶片也更茂盛。它成功了,经历了夏的严酷的磨练,它变得更加的强大,生命力也更加的旺盛。历经了艰辛。秋,温度慢慢的在变低,阳光慢慢的也在变得温和。它在柔和的风中,慢慢的晃悠着自己的枝叶。渐渐的,不知不觉中,在它的枝叶间,长出了果子。先是很小,慢慢的,慢慢的在变大。感觉到了,它感觉到了这些果子的存在。它给了它们所需要的一切,它提供了它得到的所有的能量。在它不断的能量输送下,果子由小变大,由青变红。慢慢的,一些变红的果子,在变得瑟瑟的秋风中从它的枝叶上掉落,掉在了它旁边的土地上。它的叶子,也在慢慢的由青变黄,和果子一样,在那变得瑟瑟的秋风中,一片一片的,也从它的枝干上掉了下来。掉下去的叶子,刚好盖在了掉下去的果子上。明白了,明白了,它明白了它的来历。而现在,它也有幸做着同样的事情。为此,它尽了它在春和夏所储存的所有的能量。

冬。天越来越冷,风在寒冷中,也慢慢的变得肆虐了起来。在秋里面,它为了枝叶间的果子,已经耗尽了能量。叶片已经掉光,枝干也开始枯萎,根系也在慢慢的死去。在冬的严酷中,它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回想生命中那些开心好奇的日日夜夜,回想生命中那些平平淡淡的日日夜夜,回想生命中那些历经艰辛,努力求生存的日日夜夜。它抖了抖萧索枯萎的枝干。它的生命已经完成了旅程,现在开始了终结。它的生命并没有结束,将在冬过去后的春。春后是从新开始的它,将不是现在的它,因为现在的它已经死亡。春后从新开始的它,将是现在的它,因为它给它们注入了它的基因,和来自它的基因的记忆。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2 − 8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