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接生婆

 2014/09/16 8:40  安妮卡·盖斯勒/文 李立平/译 《海外文摘》  (622)    

格鲁贝尔女士,接生婆这一职业是如何兴起的?

接生婆是最古老的女性职业之一。公元前3世纪描述埃及太阳神拉(Re)的三胞胎孩子降生的寺庙绘画是接生艺术最早的证据之一。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的先知摩西在他的第二本经书中写道:“接生婆敬畏上帝,因此上帝特别照顾她们,让她们也有自己的家庭。从此,以色列人口持续增加,变得强大。”

哪些人能成为接生婆?

根据古代习俗,只有那些已经生育孩子并且由于年龄的原因不能再生育的女人,才能成为接生婆。这样,接生婆可以确保随叫随到,借助她自己的生育经验,提供接生帮助。在苏格拉底时代,接生婆的任务不仅包括减轻产痛、分娩孩子,还负责做媒和堕胎。母亲就是一位接生婆的苏格拉底,更是形象地把自己的教学方法称为“产婆术”,把自己比喻为“知识的接生婆”。当然,在现代,你只需要足够热爱这个行业就行了。

17世纪,接生婆被认为是巫婆,会被烧死,因为人们认为,她们有魔力,这有道理吗?

我的曾祖母可能是个真正的药草巫婆。她带着竹筐在森林中游荡,熬制药草汁。魔力谈不上,但我的妈妈确实对她的职业有种特殊的感应能力。一次她没换衣服就上床睡觉了,那时我们已经一起工作了。“为什么呢,妈妈?”我问她。“一会儿就得出门,换衣服多折腾。”她说。之前有个女人曾说快生时让我们去家里接生,但之后她就杳无音讯了,我觉得这件事应该没有下文了。两小时后电话响起,正是那个孕妇,我们马上驱车前往。

您来自巴伐利亚州的一个接生婆家庭。您的曾祖母开始这份工作是在1854年,而您已经是第五代接生婆了。

我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接生婆,能通过抚摸孕妇的肚子得出结论。子宫收缩的程度怎样了?羊水还有多少?什么时候开始?我能提前两三天做出预测。

您的祖母和母亲开了一家接生诊所,这对孩童时的您意味着什么?

那时我们这里有13个床位。女人们生完孩子后还会在这里躺14天,对于呻吟叫喊的孕妇、婴儿的嚎哭声,我都习以为常。我14岁时第一次帮忙接生。那时只有母亲一个人在,突然一个孕妇出现在门口,神情恐惧不安。母亲问我可否帮忙。于是我全程参与,安慰孕妇,帮她擦脸,直到几小时后孩子出生。

您不觉得奇怪吗?

不,我早就熟知这一切,现在我清楚地看到了整个过程。我的母亲向我解释了很多,同时一直问我:“你没有不舒服吧?”直到我真的生气了:“我才担心你不舒服呢。”我可是一秒没落下地在细细观察。

您何时决定继承家族传统?

这里有个小波折。高考后,我没有收到接生学校的入学通知书,毕竟每20个学员名额就有约1000个人在争取。我先在萨尔斯堡的莫扎特音乐学院学了一年竖琴,然后在慕尼黑学了12学期的医学。在此期间,我仍在努力争取接生学校的入学机会。终于有所学校接收我了!可是这却导致我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那时我的医科专业已经快要毕业了。我想:如果我就这样放弃了,所有人都会说我疯了。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母亲:“妈妈,我想放弃学医。”正在织毛衣的她头都没抬,只是说:“我早就想到了。”

您的母亲和您的祖母一起工作,您和您的母亲一起工作,你们一共接生了多少孩子?

一共有约1万个。我的祖母是乡村接生婆。30年代,她是当地第一个家里装了电话、买了汽车的人。她建立起自己的诊所,后来我的母亲也在那里工作。

你们家似乎全是辛勤工作的女人。

是的,尤其是我的祖母,总是不辞辛劳地工作。她是单亲母亲,丈夫在二战中去世了。纳粹想禁止她给犹太人接生,但是她公然对此表示反抗:“我帮助每个母亲,我是属于所有人的。”纳粹党头目对她说:“您是准备进集中营了。”她是个很严厉的人,但是非常真挚。也是她把我的父亲接到了人间,当然那时她并不知道,他会成为自己的女婿。后来两人吵架的时候,她有时会说:“要是我早知道有今天,当时就该让你留在肚子里出不来。”

您肯定已经见识过各种各样的分娩突发状况了。

我曾帮母亲在一辆微小的房车里接生,孩子的父母是一对流动艺人夫妇。空间非常狭窄,只有一个人能够进去。我在外面的野营椅上打开装着接生用具的箱子,给母亲递手套和工具。另一次,一个女人想在家里生孩子,而且还一定要在水里生。但是她的家人准备的浴盆太小了,母亲急中生智,把一个儿童戏水盆搬进客厅,就在那里面接生。还有一次,我们来到一个农场,孕妇的丈夫死赖在房间里,3个男人都没把他架出去。他想看看他的妻子是怎样生孩子的。孩子出生后,他伸长舌头舔了一下新生儿的背部,意思是:新来的,我们接受你了。那之后他才走出房间。

如今的接生婆面临着以往没有的挑战,很多人无法再承担起强制个人责任险。

最近几年,德国自由职业的接生婆必须购买的强制个人责任险急剧增加,自今年7月起从每年4200欧元上涨到约5000欧元,到2015年夏将涨到6000欧元。很多接生婆都无法再承担这笔费用。责任险金额的升高不是因为接生婆事故率的增加,而是因为每次事故的赔偿金额不断上涨。

您的职业将来可能因此灭亡吗?

不,肯定不会。德国有约2万名接生婆,其中约1.5万是自由职业者。约有3500人助产,其余则在产前和产后照顾孕妇。除了上门接生,有些孕妇在产前准备阶段认识了比较信任的接生婆,虽然最终选择了在医院分娩,但还是希望她能到医院陪着接生。所以,接生婆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是孕妇的一颗定心丸,耐心解答她们备孕时期大大小小的问题,并在产后一两个星期,有时甚至是一两个月,来到家中帮助手忙脚乱的新父母们照顾婴儿。

很多医生宣称,在医院分娩是唯一理智的选择。在家分娩是危险的,因为一旦出现问题,孕妇不能在几分钟内进入手术室。

但是也可能出现医院同时有五六名孕妇分娩的情况,这样也可能造成疏忽。近20年以来,对于医院之外的分娩,德国专门设立了一个质量监管机构,医院外分娩的事故率不会比在医院的高。有些医院的医生会说:那是当然,因为你们接生婆只会接收那些没有生育风险的孕妇,做着万无一失的接生。

 赞  0
,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50 =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