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气从何而来

 2014/09/14 9:10  杰夫·怀斯/文 元元/译 《海外文摘》  (664)    

  在一个寒风瑟瑟的秋日下午,美国佛罗里达州弗莱明岛,41岁的女士梅利莎·霍金森开车送她的5岁双胞胎去学校。忽然,她看到前方不远处多克特湖的湖面在翻水花。那是什么?她想。等车开近了一些,她看到一辆轿车在离岸近30米远的水里,已经沉下了一半。“车下沉的速度很快。”霍金森回忆说。她停住车,朝湖岸跑去。

她脱下外衣和皮靴,迈进冰冷的水里,朝下沉的汽车游了过去,游到汽车旁时,她看到5岁的卡梅伦·多尔西正坐在车座上,身上绑着安全带,湖水正在渐渐淹没他。

霍金森试图拉开车门,但是车门反锁着。于是她摇、按了几下没关严的车窗玻璃,终于能伸进胳膊,从里面打开了车门。她把孩子拉出了汽车,抱着他游上了岸,把他交给了在码头上看热闹的人们照顾。车上的司机、也就是本想自杀的孩子的爸爸自己也游回到岸上。霍金森坐在岸边,身上裹了个毯子。“我被冻得哆嗦了10多分钟。”她说。

梅利莎·霍金森是个全职妈妈,一笑两个酒窝,外表上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那一次下水救人,让她与岸边的围观者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陌生人遇到危难时,为什么有的人能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是什么力量使他们奔向险境,而不是逃之夭夭?

更进一步说,勇气究竟是后天得到的,还是与生俱来的一种品质?对于这个问题,可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勇气蕴藏在人的智慧、大脑和心中,在本能、后天培养和同情心的驱使下展现出来。现在,神经学家、心理学家和其他一些学者正在对人类的勇气进行研究,试图解开其中的奥秘。

恐惧的大脑

基础生物学告诉我们,当我们面对一种意想不到而又危险的情况时,扁桃体就会从大脑前额叶皮层发送一种干扰我们分析能力的信号。“在一些极端情况下,它能使一个人的思维陷入瘫痪。”纽约西奈山医学院神经学家丹妮拉·席勒说。

但是勇气不会屈服于恐惧,有些时候还会因为恐惧的刺激而变得更强大。2013年7月6日,韩亚航空214航班在旧金山机场降落时,机尾撞上了海防堤,飞机坠毁在地面上,起了火,40岁的乘务员李恩惠一边把灭火器扔给同事救火,一边帮助200多名乘客从飞机残骸中撤到了地面上。几乎所有的乘客都安全撤离,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乘务员们的镇定举措。

“我们是按照训练时的要求做的,”李恩惠后来告诉采访她的记者,“当时我没时间多想,身体随着情况的需要而行动。”事后,医生们检查出,李恩惠是带着摔折的尾骨营救乘客。李恩惠这种临危不乱的能力与她的大脑基底神经节区域有关。当一个人反复训练一种行动,将来在需要的时刻,大脑外皮层会把行动指令传输给基底神经节,基底神经节会指挥身体自动采取行动,而不受恐惧的影响。

军事家在几千年间一直懂得这个道理,指挥官会通过反复的残酷训练,将打仗所需要的无畏精神灌输进新兵的头脑中。这样,即使士兵的恐惧感超过了理性大脑,他或她仍然能够下意识地采取行动。

友谊战胜恐惧

还有一种品质让人们拥有救人于危难之中的勇气:本能,这种品质与生俱来,而且和后天培养的能力同样重要。2010年11月,美国海军士兵兰斯·卡朋特和战友们在一个阿富汗村庄执行守备任务,21日,塔利班武装向他们发动了进攻。在战斗中,一枚手榴弹落到了卡朋特身旁,卡朋特扑在了身边的战友身上,掩护住了战友。

军事心理学家说,保护我们所爱的人这种本能,是战场上最具力量的一种勇气之源:士兵舍己救人,不是为了奖章,完全是为了保护同伴。“在那一刻,他们对于战友的爱超越了对于自身安危的考虑。”西点军校心理学家米歇尔·马修斯说。

人们在战场上或在其他任何地方能够表现出非凡的勇气,也许是源于后叶催产素的释放,这是一种能够推动人们社交活动的荷尔蒙,也能够增强母婴间的亲密感。多次实验发现,后叶催产素似乎还能减轻人们的恐惧感,有些专家甚至在研究如何将后叶催产素制成药剂,也就是“勇敢药丸”,只要你敢吃。

令人惊奇的是,一定程度的恐惧的确能促使一个人出现非比寻常的勇敢行动,其原因在于恐惧感会刺激人体释放出荷尔蒙和去甲肾上腺素,这两种物质可与中枢神经兴奋剂安非他明的效果媲美。在恐惧的刺激下,人的注意力集中起来,时间仿佛慢了下来,人体释放出的荷尔蒙和去甲肾上腺素如同可待因一样缓解了伤痛,能让有些人在极度危险时对自己已经骨折都浑然不知。肾上腺皮质醇释放进了血管,刺激人体打开能量库,于是在危险面前,人就有了平时所不具备的速度和力量。

了解你的周围环境和你必须要做之事,同样能促使你勇敢行动。心理学家发现,人们相信自己了解所遇到的危险时,恐惧感会降低。原因可能是我们对未知有一种本能的恐惧,在实验中,当受试者看到一张陌生面孔的照片时,他的扁桃体会活跃起来,而当他看到熟悉的面孔时就不会这样。

哈佛大学社会学家、曾经当过消防员的马修·德斯蒙德在他所著的《火场上的生与死》一书中,讲的大多是有经验的消防员们的故事。“勇气是在你认识到事态的危险程度的前提下产生的。”德斯蒙德说。救火时,久经火场的自信会让消防员降低对危险的评估度,随之也降低了他们的恐惧感。“第一次上火场时,你会害怕,”他说,“见过100次大火之后,肾上腺素早就不起作用了。”

对于我们很多人来说,强烈的危险感就来自于从没有过的体验。一大群旁观者对于梅利莎·霍金森的救人壮举也许会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他们以前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而霍金森是有经验的,多年前,她和丈夫遇见过一起车祸,他们对已经昏厥的受伤司机实施了心肺复苏,直到救援人员赶到。她说,在此之前,她对于如何处理类似的紧急情况一无所知。自从有了救助受伤司机的经历,她对自己临危不惧的能力就有了信心。“我能够保持镇静,做需要做的事情。”霍金森说。换句话说,对于“勇气”的奥秘,她通过亲身经历寻找到了答案。

再来看看下面几个真实事件,人们纷纷表现出勇气,最终化险为夷。

奥克兰德·加布里埃尔·诺特摇着轮椅从离家不远的一个火车道口经过数十次了,但是2013年2月的一天,轮椅的一个轮子卡在了道轨里。她想把轮椅摇出去,可是轮子卡得很紧,这时,两个过路人,25岁的马修·梅罗和35岁的马泽娜·辛普森看到一列火车正朝这个方向疾驰而来,于是赶忙跑过去帮她。他们用尽全身力气把她从轮椅里拖了出来,并把轮椅拽出了道轨,没过几秒钟,火车就驶了过来。由于躲闪不及,火车上的铁钩勾住了他们,把三人拖行了90米远,才停了下来。幸运的是,三个人都没有受伤。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