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孤岛的爱情强信号

 2014/09/05 17:36  段奇清 《做人与处世》  (214)    

有些地方,似乎应该是没有爱情信号的,但那信号却偏能“嘶嘶嘶”地冲撞人的心房。

2008年,重庆的她和几个驴友在拉萨玩,驴友们听说她曾去过墨脱之后,顿起念头,让她做向导,一览墨脱这个雪域孤岛的奇异风光。她一听,却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这个不在我此次的旅行计划之列;再说,我也没有办理边防证,过不了兵站。”

其实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她没说出来,那就是墨脱太苦。上次的徒步之行,虽说还没到达墨脱,多雄拉山的壮美已让人的心灵受到震撼,在雪线附近的多雄拉山,既有洁白晶莹的雪,还有喷玉跳珠的溪流,就像粉雕玉琢的阆苑仙葩,而墨脱的美景就更不用说了。美虽美,可要命的是那儿奇寒无比,物资极其匮乏。

但驴友们兴致极高地说,既然已到了拉萨,如不去墨脱,就会留下终生遗憾。在驴友们的执意要求下,她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拂逆朋友们意了。

她一边和大家一起走着,一边思考着如何过汗密兵站,眼看就要到汗密了,突然,在路边有一个宣传牌,一个名字映入她的眼帘:张华林。宣传栏中以热情洋溢的文字,介绍了张华林如何多年来坚守边防,而且不久前他还救下一个不慎跌落山坡受伤的小孩。

这让她想起来了,一年前她和几位驴友的墨脱之行,汗密站的几位边防兵并不像他们想象中一个个紧绷着一张扑克脸,而是特别活泼热情。就是这个名叫张华林的边防兵,当知道这些驴友是他的老乡时,还一定要请驴友们吃晚饭。

她记得,吃过晚饭后,她和张华林还互留了电话。她当时以为留电话只是出于礼节,这电话或许一辈子就冷清清地躺在本子里了。然而,没想到刚过一年,就要用上这个电话了。她在旅行包中,很快找出了那个记着电话的笔记本。

“没有边防证,那就请从哪儿来回到哪儿去。”电话那端,传来张华林“不近人情”的声音。她有些生气地关了手机,想:“还老乡呢!就这么一件举手之劳的事还要打官腔。”她打定主意,就是打滚撒泼也要过去。

当她惴惴地到了汗密兵站,没想到,战士却格外热情,还没等她开口说话,见到她手中拿的身份证,就问:“你是重庆人?是不是没有边防证?”她点了点头,这时,边防战士乐呵呵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原来,上级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只要带有身份证,是战士认识的熟人,即使没有边防证也是可以放行的。接下来,有更多令她感动的事:有战士抢着为他们背背包,也有战士已为他们煮了暖胃暖身香喷喷的稀饭……

她料想所有这些一定是张华林暗中关照的,是他给这些战士一个个打了电话。这时,她感激地拨通了张华林的号码,问她何以“前倨后恭”?已调到背崩的张华林告诉她,其实他知道她是为了朋友才第二次来到墨脱时,他被深深感动了,电话中“拒绝”,只是要给她一个惊喜。听了张华林的话,倒是她被深深感动了:一个如此看重友情的男孩子!

当天下午,她和朋友们一起来到背崩,见到了张华林。对他的印象已有些模糊的她记起来了:他是一个见到女孩子就脸红的大男孩。这一次,她更是感受到了他的说话稳重,办事踏实,以及一颗赤诚善良的心。

她在这儿已看到了那个跌落于山坡受了伤已被张华林用草药治好的小男孩。在得知小男孩家住墨脱,张华林还没来得及把小男孩送还给家人时,她主动提出,顺便把孩子带到墨脱与家人团聚。

为答谢她的好心,张华林和战士们一起请她和驴友们吃饭。墨脱物资短缺,张华林和战友们翻箱倒柜,把最好的东西拿了出来。“宴会”气氛十分融洽热烈,张华林告诉她,他已经六年没回过家,信虽说常常写,但前一年写的信第二年才能送到。张华林说这话时,心情十分平静,但她听了眼眶不禁红了起来。

回到重庆后,不知为何她总会想起那个一说话就脸红的大男孩。一天,背崩有一位战士给她发来了短消息,说张华林遇到困难了。原来他的父亲不幸病逝,但因大雪封山,他无法回家奔丧,整天愁眉不展。她想,难得张华林有这份孝心,一定要为他做点什么。最后,她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代替张华林去他的县城老家为他服丧。她说,作为投缘的老乡,在他遇到困难时,她应该为他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当得知她的这个想法时,被称为“硬汉”的张华林被感动得哭了。

离她从墨脱回到重庆还不到两个月,她竟然又想去墨脱了。她知道自己爱上不善言辞,却纯洁得如同墨脱的冰雪一样的张华林了。她给张华林买了一些日用品和重庆小吃,第三次踏上了前往墨脱的旅途。

多雄拉山的雪还有齐腰那么深,幸亏在路上遇到了在背崩做生意的几位老乡,否则,她不知道怎样穿越过这座山。由于她个子比较小,常常是刚迈出一步,整条腿就陷进雪中,要同行的老乡帮助她拔出来。

当她如同一个雪人般出现在背崩时,张华林竟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这一次,他们互相进行了表白,确定了恋人关系。

她就是1989年出生于重庆市沙坝区的石霞。在得知宝贝女儿恋爱后,石霞的父母一开始非常高兴,但了解到张华林是个远在墨脱的边防兵,他们立刻表示反对。当后来听到女儿的介绍:他对朋友赤诚,对老人孝顺,热心救助受了伤的小孩等,特别是提到一件事,两位老人终于同意了女儿的选择。

一次,石霞去墨脱看张华林,为了回一个短信,他竟然爬到野外一棵高大的树上。回完短信后,他笑着说:“这棵树就是我们的野外电话亭,因为只有这棵树上的信号特别强。”石霞惊呆了,打电话,发短信,这些都市里再简单不过的事,于边防战士们而言,只有爬上树才能完成。她想到,她第二次和朋友们进墨脱时,他给战士们一个个打电话,那是怎样的一副热心肠!那一刻,她的心彻底被震撼了。

2014年元旦,两人在背崩举行了简单而感人的婚礼。婚后,张华林在服役期满后又主动申请继续服役四年,为了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石霞辞去了重庆舒适而又多金的工作,在墨脱的多雄拉雪山下开了家客栈,专门接待全国各地的驴友。

石霞说,将来他退伍后,夫妻双双经营这家客栈,也许挣不到很多的钱,但只要够一家人生活,开心就行。

爱情就是随心而动,正如石霞所说:“爱情其实很简单,不过是两个身体和两颗心不断靠拢的过程,一旦靠拢了就永远不分离。”

 

 赞  0
,

共一个关于 “雪域孤岛的爱情强信号” 的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