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呼唤

 2014/09/08 12:13  宋传德 《做人与处世》  (147)    

2014年4月28日,12岁的江西男孩小包,因严重心衰住进了北京安贞医院。4月30日,小包的病情突然加重,出现了严重的肾衰竭的危急情况,紧急手术后,在他心脏处放入了支持设备,才稳住了血压,肝肾功能都有好转。但这个支持设备7天内最安全,时间再长,小包还是可能会出血、感染。

早在两年前,小包所患的扩张性心肌病就很严重。曾经到过北京、上海、广西、武汉和香港等多方求医,都没有收到确切的疗效。医生在劝其家人给孩子做心脏移植手术的同时,把小包的需求类型做了登记上报。

4月30日晚,安贞医院根据小包的病情,紧急联系了国家器官移植捐献管理中心以及其他合作的医院,寻找和小包血型匹配的O型血心脏。长期做心脏移植手术的张海波医生不无惋惜地和小包的妈妈说:“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心脏移植,这孩子真的就没救了。”

5月1日晚,张海波接到一则消息,说是广西有一位叫叶劲的21岁脑瘤晚期患者进入脑死亡状态,家人决定捐献孩子的心脏、肝脏、肾脏以及眼角膜,并且已经与当地红十字会签订了器官捐献协议。根据登记的各项资料检测结果,叶劲的心脏和小包的心脏相当匹配。当张海波把这个消息告诉小包的家人时,这颗远在千里之外的心脏,给这个一筹莫展的家庭带来了莫大的希望。

负责为小包的心脏手术主刀的孟旭医生依据自己的经验,在捐献供体里获得较好的心脏特别不容易,通常10个捐献者中只有一个人的心脏可用。为了确保这颗救命的心脏能救治这个看上去还算幸运的小男孩,北京安贞医院派出了一名医生,即刻启程赶往广西桂林的解放军181医院,再次对叶劲的心脏进行确定性的评估。为了捐献心脏,叶劲的家人特意把即将离世的叶劲从广西贺州转到了桂林181医院。尽管叶劲的心脏是依靠药物在维系跳动,血压也有些不太稳定,但这颗可以延续另一个小生命的心脏还是通过了医生的评估。

“心脏不错”的消息传到了北京,5月1日23时02分,小包的妈妈“Cola_妈咪”发布微博:“恳请2014年5月2号,下午17:55,南航航班号CZ3287由桂林飞往北京的航班全力确保准点起飞,因为有一个捐赠器官搭乘该架飞机,我的孩子急需这个器官移植救命,如果错过了最佳移植时间孩子就会……”

与此同时,南航广西分公司也接到了桂林解放军181医院的一份关于保障从桂林运送心脏供体器官至北京的申请函:因心脏供体离体时间要求在6小时以内,为保障心脏移植手术顺利进行,希望南方航空公司予以协助保证该航班正点起飞,以挽救患者生命!

5月2日下午16时,叶劲的家人送别叶劲最后一程。病床上的仪器显示,叶劲的心脏还在跳动。16时55分,叶劲的心脏被取出。心脏外科主任潘禹辰把心肌保护液从冠状动脉灌入了心脏,让心肌能量消耗降为最低。随后心脏被放入无菌袋,装入了盛放着冰块的冷保温箱,快速走出手术室,大步走向早已等候在大门外的救护车。一路上,救护车警笛长鸣,朝着桂林两江国际机场飞驰,潘禹辰的手始终紧紧放在这个红色的储存箱上。此时叶劲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进入了休眠状态。

已经做好各项准备工作的南航运行指挥中心,向民航局调度室提出航班优先保障申请,请求华东、华北、中南、东北空管部门,优先放行涉及的相关航段航班,确保航班准点出行。同时公司还专门准备了2架飞机作为备份。尽管飞机从桂林飞至北京全程只需2小时40分钟,但是从181医院到桂林两江机场的距离为27.7公里,首都国际机场T2航站楼到安贞医院的距离为26.4公里。如果遇到堵车加上登机、降落的时间,时间仍然十分紧迫。

17时25分,护送着叶劲心脏的急救车抵达桂林两江机场,早已等候在此的南航地服人员马上为陪运医务人员递上早已办好的登机牌,并引导他们走快速安检登记通道。10分钟后,一行人登上了开往北京的CZ3287航班。17时55分,从桂林飞往北京的南航CZ3287航班提前15分钟起飞。

得知飞机提前起飞后,“Cola_妈咪”再次发布微博:“飞机提前起飞!感谢大家的祝福,感恩大家的关注!捐赠者大爱无疆!我们全家铭记于心!”

与此同时,北京警方担心机场到安贞医院的途中会出现交通拥堵,随即决定沿途安排警力为这颗“救命心”保驾护航。但因不知道患者住在哪家医院,随即通过微博和患者家属联系后,获知这颗“救命心”要送到距离首都机场T2航站楼26.4公里外的安贞医院时,为了确保“救命心”按时抵达,决定使用急救直升机实施空中转运。由于安贞医院内不具备直升机起降条件,交警即对安贞医院西门外的安贞路沿线实施临时交通管制,在马路上为直升机“圈”出了一个“临时停机坪”。

20点20分,CZ3287航班在首都国际机场降落,比计划时间提前了35分钟。随后直升机从首都机场起飞,9分钟后,在两辆私家车大灯的指引下,直升机在安贞医院外的“临时停机坪”成功降落,装着“救命心”的保温箱被迅速送进了手术室。

此时,男孩小包已在手术室里等候,一切准备就绪。主刀医生孟旭主任日前刚刚从加拿大回京,不顾劳累投入了这场手术。

23时12分,孟旭走出手术室宣布核心的手术已顺利完成。孟医生表示,尽管心脏大小不匹配增加了手术的难度,但这颗“救命心”已经在22时30分恢复跳动,小包生命体征平稳,待缝合伤口后将转入ICU病房。

至此,从16时55分到22时30分,叶劲的心脏仅经过约5小时35分的休眠后,就得以在小包身上重新跳动。

这是一次爱的接力,正如歌中唱道:“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这是人间的春风,这是生命的源泉……死神也望而却步……生命之花处处开遍。”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34 =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