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透岁月的爱

 2014/09/04 13:34  梅在南方 《做人与处世》  (277)    

他出生在广东省惠州市一个普通的家庭。他的到来,给父母增加了许多欢乐,可是这样的日子却在他上小学一年级时戛然而止。有一天,他蹲下来系鞋带,再也站不起来了。

她赶紧带他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结果出来了,他患了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医生告诉她,这种病没有特效的治疗方法,以后会越来越严重。她感觉天要塌下来一样。当她得知北京一家医院可以用肌母移植的方法治疗时,迫不及待地带着他来到北京。

北京的医院里,他在无菌室里注射肌肉细胞,她就在外边等待,扎在他身上的每一针都像扎在她的心上。3个小时像漫长的1个世纪。每次扎完针,他就再也不想来医院了,疼痛让他对医院充满了恐惧。为了缓解他的情绪,她背着他走遍了天安门广场、天坛、北京动物园……到处都留下了他欢快、稚嫩的笑脸,她觉得付出再多的辛苦也值得。

然而,肌母移植的治疗效果像昙花一样短暂,一次次疼痛并没换来他长时间的站立。她的信心又破灭了。在进行了4次治疗以后,她再也不忍心他继续受罪了,他们又回到了梦想出发地惠州。

5年时间,为了给他治病,她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尽管这样,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病魔还是无情地剥夺了他行走的权利。他再也不想上学了,害怕同学嘲笑的目光。她对他说:“谁都无权取笑别人,你若坚强,世界也崇拜你!你要用知识武装自己。”听了她的话,他乖乖地趴在她的背上上学去。

背他上学,最难熬的日子是夏天,气温达到36℃,由于家住5楼,她一天要在上午、中午、晚上各背一趟,汗水会湿透衣衫。看着她那么辛苦,他知道,只有好好学习,才能回报她的爱。从小学到高中,他从不迟到,从不旷课,她就像护卫一样,如影随形,风雨无阻。他以高于广东理科一本线49分的成绩,被中山大学心理系录取,她欣喜万分,又选择了陪读。

每天6点刚过,中山大学城校区东苑宾馆214房里,就会准时亮起一盏灯。她起床,洗漱,然后叫他起床,背他去洗手间,之后再按摩,去食堂打早餐,这是她每天早晨的必修课。7点半,她送他去教室。她蹲下身子,轻轻地将他脚上的拖鞋换掉,穿上运动鞋,系紧鞋带后,将他的双手并作交叉状放到自己胸前,瘦弱的身子一发力,慢慢地站起来,稍稍挪步后,将肥胖的他从床上轻轻放到轮椅上,再将轮椅两边的脚踏板移到前面。她推着轮椅,满脸的慈爱。他阳光自信,不再纠结残疾的身体。她8年如一日,以瘦小的身躯扛起了这份重担。他们非常从容地走在大学的校园里,吸引了无数双敬佩的目光。

当时光渐行渐远,青春的脸庞历经岁月雕饰后,只有母爱能够穿越沧海桑田,在无常的世事面前始终如一。

 赞  0

共一个关于 “穿透岁月的爱” 的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