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子与修行

 2014/09/11 8:54  付秀宏 《思维与智慧》  (349)    

冬去春来,各种植物的种子陆续发芽。我想,今春会有一种葫芦种子更多地在家乡土地上露出头来。记得去年秋天,家乡曹妃甸爆出一件新鲜事儿,一株葫芦结了五百“娃儿”,小院种出“吉尼斯”。

农人谚语:什么种子什么苗,什么葫芦什么瓢。真的是这样,一粒种子可以改变一片天地。这株葫芦如果有双眸,那眸子里一定闪烁的是对水土的感恩。

好种子种下去,要有适合它的好水土。那种源于自然的好土壤,富含有机质,富含微量元素,才能让良种达到提纯、复壮的程度。我想,这株葫芦藤,必然是找到了自我繁衍的最佳地点,又有好主人侍弄,雨水充足,没有虫害,可谓“天时地利人和”,才创造了奇迹。

一株葫芦结出五百个“娃儿”,在每一个环节里,都会串联起很多美好的事物、很多契合的瞬间。

袁隆平说得好,人就像一粒种子,要找到适合自己的水土。要做一粒好的种子,身体、精神、情感都要健康,这样的种子才不是娇气的,而是适宜广阔的天地,放到哪里都可以长出好果实来。

曾经看过一个电视片,说日本原本没有薰衣草,现有的薰衣草是1937年由法国的种子栽培出来的。位于富良野的富田农场,是日本参照法国大面积改良土壤栽培薰衣草的先驱,后来薰衣草在这个新家迅速崛起。大片薰衣草如紫色波浪在富良野的山坡上高低起伏,美不胜收。游客们在驻足欣赏之余,还可以品尝到带有淡淡薰衣草香的雪糕和果冻。

薰衣草的故事说明环境对于种子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一粒种子拥有得天独厚的水土最好,如果缺少了某一部分,就需要人工一丝不苟地去补。比如改良土壤需要牛粪,不能用草木灰代替;深耕需要一米,不能仅仅半米就蒙混过关。不急不躁做好每一个细节,结出的果子才是最好的。一粒种子用扎根的方式,理解水土里的爱意。如果土地贫瘠,还没有人工的深远爱意,秧苗是不会咧着嘴笑的。

一粒种子成熟后离开母体,仍是活的,只是在休眠。但各类植物种子的寿命有很大差异。据说,巴西橡胶的种子存活期仅一周左右,一周以后就不能再种了;而莲的种子寿命很长,存活期长达数百年以至千年。

唐代贾岛《山中道士》诗曰:“养雏成大鹤,种子作高松。”我开始不懂,后来慢慢领悟——这诗句道出了种子与修行的关系,种子在隐居和韬光养晦中变身,然后把人的精神带到一个时空里边去。这种生长,是农人劳作的梦,是文人吟咏的魂,是圣人平和的心。知恩感恩,念人之好,是种子氤氲的深情,那亲切、真挚的身体语言,是把自己带到水土里去,发育生长,然后于芳华中再捧出一颗颗饱满的籽粒。

种子散发出的气息,是深邃的密码,是详尽的地图,是持久的契约。

种子散发出的气息,是经年不变的爱情,是富有营养的甜美,是送给水土的礼物。从种子身上,我能嗅到整个大地的气息,还有云天水气的记忆。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71 = 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