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蓬勃天命始

 2014/09/05 13:25  纳兰泽芸 《思维与智慧》  (237)    

50岁,是“知天命”的年纪了。什么叫“知天命”?用大白话说就是,人生都到了50岁了,我已经知道老天安排我什么命运了,那就听天由命吧!

可不是嘛,都50多岁了,白发上头,皱纹上额,感叹在怀,苦涩在心。人生50,恰如秋天黄叶,秋渐深,绿渐褪,秋风再紧一些,说不定哪天就要飘坠人生枝头!

可不是嘛,都50多岁了,说是年过半百,让人错觉是人生才刚走一半,可是仔细看看身边,又有几个活过百岁的人呢?中国人均寿命虽说已达76岁,但年过50,就已经是走过生命的一大半了。

可不是嘛,都50多岁了。白居易的《悲歌》说:“白头新洗镜新磨,老逼身来不奈何。耳畔频闻故人死,眼前唯觉少年多。”

是啊,耳畔频闻故人死,眼前唯觉少年多!如此充满人生凉意的感慨,相信每个年过50的人都感同身受!

可是,有人就偏偏不信这个邪——50岁,终于可以放下诸如孩子、家庭等等的诸多羁绊,真正地为自己活一回了。

譬如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爱丽丝·门罗。这位82岁的加拿大女作家开始她真正意义上的写作事业时,已经50多岁了。

门罗1931年出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格姆镇,从少女时代,门罗就喜欢文学,在上大学时就试着开始创作小说。因为家境不宽裕,她课余还要在外面做烟叶采摘工、到图书馆打工、在咖啡馆做女招待。

20岁嫁为人妇并成为4个女儿的母亲之后,生活的重负与照顾幼小孩子的忙乱琐碎,使她分身乏术。然而,在生活的重压之下,她那颗文学之心从未彻底萎蔫。

在门罗辛苦地操劳与不懈地守望之间,30多年时光飞逝而去。她的小乳燕们都长大成人了,这时,她自己也已经50多岁了。

可是,门罗呢?当她50多岁的时候,她的感触是什么呢?30多年,为了生活,为了家,为了孩子,她将青春与精力付与无休无止的操劳与琐碎。

而今,孩子终于长大了,离巢了,开始她们自己的生活了。她这个母亲也基本完成了抚育的使命,她终于可以为自己重活一次了——她那颗尚未萎蔫并潜藏了30多年的文学之心,雀跃着从她生命深处跳出来,蓬勃地拥抱她!

她说:“永远到底有多远?我们都不知道,但是,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要有勇气去做!”

这时候的门罗感受到的不是人生的暮色,而是生命的新生,尤其是文学生命的新生。她爆发出了惊人的创作力,她每隔4年就有一部短篇小说集出版面世。渐渐地,她开始享有世界级的声誉。

有人说,老,上面一抷土,下面是一把岁月的匕首,中间是半边的人,还有半边人到哪儿去了——是被上面的土一点一点掩埋了,是被下边的岁月飞刀一点一点斫削了。

果真是愈看愈惊心。仿佛瞬间,黄口小儿成了龙钟翁妪。“岁暮阴阳催短景,天涯霜雪霁寒宵”,果然是岁月如飞刀,刀刀催人老。人生在那岁月飞刀的无情斫削里,日渐单薄,日渐寒凉。

人生蓬勃天命始。

50多岁真正开始文学人生的门罗,纵使到了82岁,纵使发已如雪,但眼神依然是那样地清澈如水。

她微笑,温婉如昔。在如刀岁月面前,她更加知性并美丽。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