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人

 2014/09/07 23:30  戴高山 《做人与处世》  (215)    

  那天,公司要拆卸一批空调换上新空调,我联系了一家公司,他们报了一个相当合理的价格。于是,我便一口应承了下来。中午,有人打电话给我,说他们是拆卸公司的,要过来看一看现场情况。我说可以,但根据老总的意思,必须和他们签订一份安全协议书,才能放手让他们去干。由于是高空作业,老总说了,出了事由他们自己承担。

  这家公司的老板是一位贵州人,有些胖。我把简单的安全协议书给他看了,并希望他在上面签字、盖章。这样,我才可以放心地让他们施工。我的慎重让这位老板笑话了,他说:“安全方面我们肯定会自己注意的,您就放心好了!”我只能说:“但还是要签个协议,这是我们老总的意思。”他说:“好的,签就签吧。”

  星期一早上他们就来了,他把那份安全协议书交给我,就开始指挥他的员工,展开作业。在四层楼高的空中,他们操作自如地上上下下,没有丝毫害怕的样子。一看就知道这是长期登高作业所培养出来的胆量。我一直为他们提心吊胆,和工友私下议论着他们的胆量,老板笑了:“这算什么?才四层楼高!我们在小区三十层楼高的墙壁上安装空调,一个人一根绳子,两条腿蹬在半墙上,照样能用冲击钻打洞呢!”他的语气让我的心冰凉,也让我想起数年前路过一个工地时,亲眼看见一个工人从施工的四楼上掉下来。如果当时他腰上有一条安全带,就不会掉下来。这不是一般的高空作业,他们没有足够的高空安全器械,一个个犹如挑战极限的攀岩运动员,除了一根绳子之外,就是他们无畏的胆略和超强的体力。

  在我们的城市中,有着无数这样的蜘蛛人,他们包括建筑工、安装工、广告工、清洁工……他们利用简单的护具进行高空作业,根本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危险性相当高。为我们公司拆卸空调的这几个民工,就是无数城市蜘蛛人中的一小部分人。他们不戴安全帽,不使用安全防护手套,衣服和鞋子都是普通的日常用品。为了生活,他们把自己的生命悬挂在城市的高楼大厦之间,用一根简易的安全带系在腰上,像一只蜘蛛滑上滑下。没有视死如归的胆量,不敢如此。由于他们不是专业人员,没有高空作业证书,因此,他们对工资价位和安全保障要求特别低。也正因为如此,使得他们的生意十分兴隆,不管是私人还是企业,都愿意找他们合作。

  拆卸空调的老板,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公司。他有一部国产轿车,看样子,几年的努力和勇敢,让他慢慢发达了。但是,他还是和自己的伙伴们一起努力工作着。当他安全完成作业后,问我:“还有什么可以让他们做的?”我笑着说:“你们还能做什么工作呢?”他更自信地笑了,说:“什么都能做,什么都敢做!”

  大家都笑了!而我的心里却有着一点点心酸。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 + 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