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爱是一块石头

 2014/09/05 10:11  一念清凉 《做人与处世》  (370)    

他们的爱是从石头开始的。

那一年,钟情于事业的他经人介绍与她相识。随着感情的升温,两个人确定下了恋爱关系。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哥哥拒绝接受他,原因是他家里太贫穷。“整天跟一块石头打交道,有什么出息,又能有什么幸福?”哥哥说的话也许没错,但她却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他。好在她的母亲很喜欢他,觉得他老实厚道,跟着这样的人一辈子也不会吃亏。

就这样,在母亲的支持下,1923年1月14日,他们喜结连理。

爱情过渡到了婚姻,美好和浪漫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整日埋头于一堆石头之间,鲜有时间陪她,这让她倍感失望,甚至后悔当初的选择。

有一次,她要他星期天陪着她和孩子到颐和园玩耍,当时他很畅快地答应了,但到了星期天,他却早早地就起床去学校修改一篇论文了。等到她起床后,发现他人已经不见后,心里很是气愤,独自一人抱上孩子去了颐和园。在颐和园里,她一边抱着女儿走,一边暗自垂泪。正当她往前面走的时候,听到后面有唤她的声音,回过头一看,他竟然气喘吁吁地赶来了。她生气地扭过头去,径直朝前走去。他跑到她跟前,不好意思地说:“论文要交了,不赶不行的。”她赌气地说:“让石头陪你好了!”

经过他好说歹说,一再道歉,她才算原谅了他。

“以后不许这样啊!”

“是,夫人!”他顽皮而认真地答应着,逗引得一旁的小女儿咯咯大笑。

过不了几天,他又重新恢复了原来的状态,石头是他的命根子,是他事业和兴趣的所在,而她也是他生命的另一种所在,只不过时常会让位于石头。

有一段时间,他要赶写一篇科研论文,每天深夜才回到家里。她怕他身体吃不消,就叮嘱他要早点回家,他嘴上答应,可实际上是毫不“悔改”,一心扑在事业上。对于屡劝不改的他,她决定好好惩治一番。这天深夜,他回到家后,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打算摸开被子躺下睡觉。谁知伸手一摸,摸到的竟然是一块冰凉的东西。他赶忙打开灯一看,发现被子下面是一块长条石。

找遍了整个房子,都不见她和孩子的踪影,他知道,这是她用这样的方式在向他抗议。安静下来后,他终于明白了她的一番苦心。第二天,他赶到她的娘家,又是好一番劝说,她才跟着他返回了家。

日子就这样磕磕绊绊走了过来,他依然钟情于他的石头,只不过有时候会抽出时间好好陪陪她,虽然次数不多,时间不长,但她已经很满足了,在她眼里,他这块石头终于有了一丝温度。

1944年年底,他们流落到了重庆。刚到不久,她就病倒了,家中所有的事情都落到了他的头上。他要一边工作,还要一边照顾她,劳累程度自然可想而知。她有些心疼他,希望他能找个人帮着分担些。他却拒绝了,理由很简单:“请人来照顾,很难贴心,还是由我来吧!”这话让她的泪顿时流了下来。

由于在病中,时常会有朋友前来探望,每次有老同学来,她都显得异常兴奋,话也说得特别多。可他却认为这对养病不好,每次有人来,他都会让人家在门口等一会儿,自己先到里面告诉她,然后才让进去见她。起初她不知道他为何这样做,后来还是从一位好友那里知道了原委,当时她毫不忌讳别人在场,眼泪就流了下来。她说:“一块有了温度的石头,是让人感到温暖而又可靠的。”

新中国成立后,漂泊的日子总算稳定了下来,他的事业也焕发出了春天,可他的身体却明显不如从前。1966年,河北邢台发生强烈地震,他虽然正处在病中,但闻听此信后还是决定前去看看。他跟她一说,她不无担心地说:“你的病这么重,我恐怕你去了就回不来了。”

这话虽然有些悲凉,但他还是说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也理解我,事业是我的命根子,不去我会一辈子不安的。”

她只好含着眼泪同意了。在临行的时候,她去车站送他。隔着窗子,她递给他一只暖瓶,他乐呵呵地接住了。别人都很奇怪,难道在那里连一只暖瓶都没有吗?可他却告诉人家,这里面是她亲手煮的面条,病中的他胃不好,柔软的面条吃了养胃。

到了邢台仅仅得了不到一天,他就返回了北京。她听到消息后,早早就赶往车站接他。他打趣她说:“我才出去一天,你就来接我了。”她只是轻声地说:“早一点见到你,我就不担心了。”

1971年4月29日,他永远地离开了她。家中没有了他的身影,她始终不肯相信他已经离开了,眼前似乎总晃动着他的身影。仅仅过了一年多的时间,思念他至多的她就与世长辞。

他叫李四光,我国著名的地质学家,她叫许淑彬。对于她来说,他就像是一块石头。在柴米油盐的岁月的浸润下,他这块原本冰冷的石头有了温度,让这份爱情变得逾久弥坚,厚重而浓烈。

 赞  0
,

共一个关于 “我们的爱是一块石头” 的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1 − = 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