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爸爸少疼一点

 2015/01/09 20:43  李莹 《做人与处世》  (716)    

2013年11月的一天,正在上班的吴辉铭,突然接到母亲从老家打来的哭诉电话:“你爸爸被烧伤了,现正在医院里抢救……”此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让他脑海顿时一片空白。

当他匆匆赶到镇江第一人民医院,看到父亲的那一刻,一下子惊呆了。只见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父亲,一动不动,全身缠满了纱布。望着父亲已经无法辨认的脸庞,吴辉铭心如刀绞。

经过医生十几天的抢救,终于把他的父亲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医生告诉他们,由于老人身体烧伤面积达90%,下一步需要植皮治疗。而一开始抢救时用到的遗体皮和猪皮,仅能在治疗初期起到保护皮肤的作用,无法再生。而自体皮移植中,他父亲仅存的头皮又非常有限,主治医师说最好的选择是从直系亲属身上取皮给老人移植。

吴辉铭听罢医生的建议,立刻决定割自己身上的皮救父亲。他这一想法,却引来母亲的强烈反对。他的母亲含泪劝他道:“你才25岁,用你的皮,将来身上会留伤疤的,以后怎么找媳妇啊。”望着泪眼婆娑的母亲,吴辉铭安慰母亲:“没事,我年轻,修复能力强,不会影响的。”一边是相濡以沫的丈夫,一边是至亲至爱的儿子,面对她最亲近的两个男人,母亲最终含泪答应了儿子的决定。

2014年2月10日上午,吴辉铭和父亲先后被推进手术室。一帘之隔,父亲并不知道,给自己植的皮是来自儿子身上的。为了保证给父亲植的皮是良好的,吴辉铭在手术中坚持不打麻药,撕裂的疼痛感让他把嘴唇咬得血迹斑斑。这天经过4个多小时的手术,医生把吴辉铭头上的皮取下一大块成功植入父亲的背。

刚做完手术的吴辉铭,每天需要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休养。只要他头轻微一动,就感觉头部像有无数的针在扎。3天过后,他强打起精神去看望父亲。站在窗口,吴辉铭看着病床上坚强的父亲,感到自己身上的疼痛感也减轻了很多。半个月过后,父亲脱离危险期,被顺利转入普通病房。

由于久卧病床,父亲的情绪变得暴躁起来,时不时地冲他的母亲发脾气。有一天,因为移植后新长的皮很痒,他父亲忍不住就去蹭,结果竟然蹭掉了一块刚移植好的新皮。一旁的母亲看到这情形,瞬间向丈夫吼道:“你知不知道,蹭掉的皮可都是从儿子身上取下来的!”父亲听罢妻子的话,一下子愣了,久久没有说话。直到晚上,父亲才开口抱怨妻子:“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我商量?”母亲含泪说道:“儿子不让对你说,怕你有思想压力。”父亲老泪纵横。

3月21日,吴辉铭第三次为父亲献头皮。刚进手术室,医生就发现了新问题。由于吴辉铭新长出的头皮太薄,医生建议取背上的皮肤。手术中,医生从吴辉铭后背取下4块约手掌大小的皮肤。这一次的植皮相比前两次取头皮,要疼很多,但吴辉铭强忍着巨大的痛苦挺了过来。为了保护后背,医生将一块猪皮缝在吴辉铭的背上。母亲看着儿子惨不忍睹的后背,心疼得直掉眼泪。吴辉铭强忍疼痛,故作轻松地和母亲开玩笑:“妈,你看我像不像安了一个龟壳?”母亲笑中含泪。

在父亲烧伤后的100多个日日夜夜里,吴辉铭3次主动让医生从自己的身上取皮植给父亲。他用自己切身的疼痛、满腔的孝心,分担着父亲的痛苦。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吴辉铭的父亲已经能够下地行走。看着父亲逐渐舒展的脸庞,吴辉铭揪着的心总算落了地。

吴辉铭割皮救父的孝义之举,获得了无数人的称赞。对此,吴辉铭从容地说:“父亲生我养我这么大,不容易。现在父亲有难了,儿子当然要义不容辞地站出来。治疗中我多疼一点,他就能少疼一点!”

百善孝为先!这位90后青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着对父亲的爱,也向社会传递了一份正能量!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3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