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和母亲“失联”

 2015/01/08 20:01  汤园林 《做人与处世》  (1,038)    

我到了一个新城市,找了一份新工作,换了一个新号码,很稀松平常的一件事情,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

上班后的第三天,深夜,手机忽然响起来。我睡得正香,索性直接按了关机。第二天一开机,发现有几十个未接来电,而且,号码也五花八门。一夜之间这么多未接电话,会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呢?

怀着好奇,我回拨了其中的一个。电话很快接通,一个沙哑的声音传进耳朵中:“你怎么不接电话?你要把人急死啊!你知道吗,妈都一天一夜没合眼了,火车票都买好了,准备去找你!”

是姐姐的声音,但是,干吗这么激动,日子平淡得跟水一样,怎么到了她那里,就成了惊涛骇浪?

见我没事儿人一样,姐姐一连声地指责:“你换了号码不知道跟家里说一声啊,你刚到一个新地方,妈不放心,打你电话又打不通,还以为你出什么事儿了呢。”

我这才想起来,我换了号码的事儿,忘记给家里人说了,结果,母亲打电话打不通,越想心里越害怕,独自担心两天后,哭着找到姐姐,姐姐就满世界给我朋友打电话,要到我的新号码,也不管深更半夜了,一遍遍地给我打,怕我被绑架,一个号码频繁出现惹麻烦,便买了一大堆卡,不停地换着打。

虽然老妈和姐姐整得跟演连续剧似的,又搞笑又夸张,但母亲接过电话喊一声我的名字,然后就哽咽着说不出话来时,我的眼泪也哗一下流了出来。

记得我第一次出远门,在外闯荡一年,过年时回家,提前给母亲打了电话,然后,就心安理得地开始了长途跋涉。

火车一路很顺利,转汽车时,却不巧晚点,本来应该是下午两点到家,结果,一直到晚上六点,汽车才到达终点站。

下了车,一眼看见母亲就站在路边焦急地张望,冬天的风,把她的头发吹得凌乱不堪,一根根银丝翻卷,刺痛了我的眼。

我赶紧走过去,责怪她:“这么冷的天,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在家等我就行了。”

母亲却一下子扑进我怀里,随即,双肩开始剧烈地抖动。我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也有些莫名其妙,我就是回趟家,母亲至于这么激动吗?好像刚刚经历了生离死别似的。

我没有想到,在母亲心里,刚刚真的就品尝了生离死别般的伤痛。本来,孩子要回家,她是满怀欣喜的,可是,两点过后,她的心就开始一寸寸不安起来,电话一个接一个地拨,却一直提示无法接通,一个人在车上,晚点了还没到家,电话又打不通,会是什么状况呢?

那么多的交通事故,想想都让人胆战心惊。时间每过去一秒,母亲的心就往下沉一分,她终于再也坐不住,顶着寒风,跑到路边守候,并打定主意,如果再等不到我,就坐上出租车,遁着我回家的路,一路寻过去。

可是,母亲急成这样,我怎么没有听到电话声呢?我掏出手机,细看才发现,卡松动了,根本接收不到信号,难怪这一路上如此安静。

可是,想想我一路上睡得安稳,母亲却一直担着惊受着怕,在寒风里泪如雨下,我的眼圈就忍不住红了起来。

这样的事情,到底发生过多少次,我自己也数不过来了,反正自从离开家,这样的桥段就经常上演。以前一直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可是看到母亲的眼泪,我才知道,在母亲眼里,这真的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每个儿女,长大了,都会离开父母,去过自己的生活,可是,不论你走多远,母亲的牵挂从不会断线,她会时刻关注着你的一举一动,你过得好,她便心满意足,你稍有闪失,她便惊慌失措。我们无法阻止母亲的牵挂,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时刻和她保持联系,任何时候,只要她想找你,一个电话,就能听到你的声音,这样,她才能踏踏实实地安度晚年。

不论多忙,不论处境多么艰难,都不要和母亲“失联”,即使只是短暂的几个小时,对于母亲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生命之痛。

 赞  3

共一个关于 “别和母亲“失联”” 的评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2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