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卑的窗外也可以开出繁花

 2015/01/15 18:31  阿杜 《做人与处世》  (318)    

—-A—-

14岁那年,我比同龄人胖了很多。

我很自卑,亦很苦恼。我害怕被人关注的目光,害怕同学口无遮拦的玩笑话,宁愿自己被当成“隐形人”。

面对嘲笑,我没有勇气反抗,想哭却不敢哭,14岁了,我不想当众哭鼻子,唯有伪装坚强,可即使这样,他们也会说:“胖子修炼到家,真是皮厚到极致。”

有很多次我都不想再去学校上学了,可是不去学校,我能去哪而呢?

—-B—-

我以为我会这样暗无天日地过完我的中学时光,然后再也不相见。可是有一天,因为座位的调动,语文课代表韩江成了我的同桌。

因为他,改变了一切。

韩江是个安静的男生,不爱说话,只喜欢用文字表达。他把东西搬过来时,礼貌地对我微笑,我愣住了。在这之前,没有人这么礼貌地对待过我,一时心里有感动和欣喜。

我和韩江以前没有讲过话,两人的位置离得远,彼此虽是同学,但很陌生。我不了解他,只知道他的成绩是年级里最好的,还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在整个班上,唯有他没有嘲笑过我。韩江人缘好,大家都很喜欢他,那些比他高半头的男生还一脸臣服地叫他“韩哥”,惊得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的性格并非沉默,我只是被人排斥无话可说才不得不沉默;面对嘲笑我也不是不想反击,我是不想用“眼泪”武装自己。我自卑,但我又不甘自卑。可能每个胖子都有一段辛酸史吧,特别是胖女生,那种难过无处倾诉。

—-C—-

韩江成为我的同桌后,我的日子终于安静了下来,再不会一下课,耳边就响起“胖子,胖子”的声音。

韩江很少主动与我交流,但我已经很满足了,至少他不会嘲笑我,至少他对我总是彬彬有礼。我可以安静地看自己喜欢的书,不被打扰地做“白日梦”。

每天晚上的自习课,韩江总是很快就写完作业,然后埋头写文章。刚开始我不知道他在写什么,很好奇,于是有一次趁课间休息,他不在教室时偷偷地看了。直到那时,我才知道韩江在写小说。

那是一篇精彩的悬疑小说,才看了一个开头我就被吸引住了,直到韩江进了教室,站在我面前,我都没有发觉。

“好看吗?”韩江问。他的声音突然响起,我吓了一跳,赶紧把稿件塞回桌洞,脸早已涨得通红,嗫嚅说:“对不起!写得太精彩了,我好奇翻看一下就被吸引住了。”

说完话,我就深深地埋下头,准备迎接他的怒吼,毕竟我没有经过他的同意翻看他的稿件,被骂是应该的。只是等了好一阵,韩江都没有发出怒吼,他还高兴地问我:“故事真的精彩吗?”见他没动怒,我兴奋地抬起头说:“精彩!”

“你喜欢看小说?”韩江继续问我。

很难得有人这么主动地与我说话,我很兴奋:“我看过很多小说,你的文风诙谐,故事又很抓人……”话未说完,老师已经来了,我只好闭嘴,抱歉地朝韩江笑笑。

“下课后我们继续聊,你很棒!”没想到,韩江匆忙地递了张字条给我。

那一堂课,他很认真,我却没法静下心来听老师讲课,一颗心仿佛飞到了云端。

—-D—-

我对小说的认识拉近了我和韩江的距离,直到这时,我才知道他发表过很多文章。不过,韩江很谦虚,他喜欢听我的意见,说我的眼光很独到。

得到韩江的认可,我自卑的心多了些自信,而且我很荣幸地成为了他小说的第一个读者。那种喜悦的心情我无法用言语表达,一个从来都被大家嘲笑的胖女孩,突然得到一个男生的尊重和肯定,该是多荣耀的一件事。

韩江还鼓励我跟他一起写小说,他说:“你看过那么多小说,而且眼光精准,我相信你动笔写,也很棒的。”

其实我一直有写小说的想法,只是懒,大把的时间还是打发在看小说上,但后来完全不同了,有韩江的鼓励,而且我能成为他“志同道合”的同桌,该有多幸运。

韩江还对我说:“作为学生,学习永远是第一位,别的时间就可以用来写小说和看小说,这样父母才不会干涉。”

我很认真地听取了韩江的话。就像他自己,合理安排时间,学习、写作两不误。从那时一直到现在,我都在坚持写作,因为韩江说,爱写作的人都有一颗晶莹剔透的心。我相信这句话。在写作中,我还找回了久违的自信,对学习也充满了热忱。

除了韩江,没有人知道我也在写作,我很享受这个只有我和他才知道的秘密。

—-E—-

有一天下午,我比平时早到学校。刚要进教室时,突然听到有几个同学又在议论我,他们嬉笑着你一言我一语,几个人一起奚落我,然后哄堂大笑。

我不安的心紧张地缩了缩,习惯性地低下头。虽然一直被嘲笑,但每一次面对,我还是会伤心难过。

“你们怎么能这样说阿杜呢?谁希望自己胖啊?她已经为此很难过了。虽然她很自卑,但她很有才气,你们没发现吗?其实自卑的窗外也可以开出繁花。”

听声音,我就知道是韩江在说话,他说得多好啊,“自卑的窗外也可以开出繁花”,这个美妙的句子仿佛一帖灵丹妙药,瞬间就让我苍白的心充盈起满满的自信。

我在教室外站了一会儿,回味韩江的话,然后昂首挺胸地走进了教室。就算自卑,我也可以通过努力让平凡的自己变得不平庸。

看见我进教室了,嘲笑我的同学立即噤声,而我却第一次勇敢地面对他们绽放出笑容。看见我笑,那几个同学反倒尴尬起来。

“我有好消息告诉你。”才坐下,韩江就悄悄告诉我,编辑在QQ上留言给他,我和他的小说都通过了终审。

—-F—-

人生往往就是这样,有一个好的开始后,沿着正确的方向走,总会有收获。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韩江。

很多年以后,我还会回忆起当年的情形,心里依旧充溢着满满的感激。我的第一篇小说,是韩江帮我找杂志投稿的,他说我一定行。后来在韩江的带动下,我就一直坚持写作,我们约定好,要用一生的时间经营文字。

初中毕业后,我再也没有见过韩江,听同学说他家在那年夏天就搬去了厦门,后来又移民去了加拿大。我很遗憾没有亲自感谢他,是他在我最迷茫最自卑的时候,把我拉出了青春的烂泥潭,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的路。

“自卑的窗外也可以开出繁花”——这是韩江说的,是我在仓促流年中印象最深的一句话。这句话温暖了我孤单寂寞的时光,也鼓起了我的信心,让我从此有勇气从容地面对未知的人生。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4 + =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