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落地生根

 2014/09/02 20:49  邓迎雪 《做人与处世》  (391)    

朋友哲明是个有秘密的人。

这些年,他每年都会向几所山村学校捐款,用以资助家境贫寒的学生。其实哲明收入并不高,只是工厂里的一名普通干部,这些钱全是他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

校方一直想找到这位好心人,但苦于没有线索,最后只好委托晚报记者帮忙。但哲明寄款的地址是虚拟的,名字也总是在“春常在”、“常在春”“在春常”三字之间来回变换,记者也无法找到他。于是,寻找好心人的消息在报纸版面上热闹一阵后,又趋于平静。

“要为我保密啊。”有天,哲明又认认真真地嘱咐我。

我追问他长期这样做的原因,哲明起初不讲,禁不住我一再问,他给我讲了件他小时候的事情——

小时候家很穷,父亲早逝,生活的重担全压在母亲肩上。为供我和哥哥读书,母亲种了两亩地的青菜,几乎每天都要赶十几里路去县城卖菜,风里来雨里去,非常辛苦。

有年夏天,我陪母亲去卖菜。天黑了,菜还没有卖完,这时,天边不时传来轰隆隆的打雷声,眼看大雨就要来到。我催促回家,母亲抚着我的头,耐心地劝我,咱再等等,这三捆豆角,两把韭菜最少也能卖八元钱呢。

我和母亲立在菜市场门口,望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多希望有人能买走一捆青菜,可人们匆匆而过,没人向我们望上一眼。母亲大声吆喝:“豆角,韭菜,新鲜青菜,便宜卖啦!”我也学着她吆喝,稚嫩的童声和母亲疲惫的声音在街市上空混合起来。

但仍然没有主顾。

豆大的雨点就在这时噼噼啪啪地砸下来!我们忙把车子推到一家商店的屋檐下。母亲用塑料袋套在我头上防雨,我倚着母亲,望着湿淋淋的菜,小小的心里全是无助和忧伤。母亲安慰我,孩子啊,再等会儿,说不定就能卖完了呢,回去你坐车上,妈拉你。我点点头,没有说话,藏在母亲怀里,眼泪流了出来。

母亲依然不放弃最后的努力,继续吆喝着。

这时,有个穿粉色衣服的阿姨在我们面前停下来。她打着一把蓝色的雨伞,瘦瘦的,眼睛很大,她对母亲说,要两把豆角。母亲喜不自胜,忙给她装好。这时那阿姨站在那里,悄悄地打量我和母亲,目光充满了关切。她看看我,然后问母亲,这么大的雨,怎么还不回去?母亲说,菜还没有卖完呢。阿姨轻轻叹口气,拍拍我的肩膀说,你们真不容易!那这菜我全要了。母亲很开心,但又有些犹豫。阿姨就笑了,说,放心,能吃得了,你们快回家吧!说完,她又把雨伞塞到我手里说,这雨大,别淋坏了身体。我和母亲推辞不要,那阿姨微笑着挥挥手,快步离开了。

那天回去的时候,我坐在推车上,给妈妈打伞,虽然我们的衣服还是淋湿了不少,但那陌生人的关爱,像一束温暖的光芒,照亮了我的心,让我无论什么时候想起来,心里都暖融融的,充满了生活的信心和勇气。

从那以后,我才知道,有时人与人之间一点小小的关爱也会给他人带来无穷的力量,甚至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以及他对世界的看法。这样举手之劳的善良,咱何乐而不为呢?

哲明的故事讲完了,我沉浸在他的往事里久久没有说话。我终于明白了他乐于助人的原因,原来,当年那来自陌生人的关爱,在他年幼的心里落地生根,如今已长成一株遮蔽风雨、枝繁叶茂的大树,我想,随着哲明把爱的种子传递下去,总有一天,那善良也许会繁育成一座茂密的森林吧。

(编辑/杨逸廖新生图)

 赞  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7 − =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