枰间清思

 2014/08/31 17:44  包利民 《思维与智慧》  (290)    

松云之下,石桌之上,长风浩荡之中,楸枰间黑白纵横,天圆地方之间便风云弥漫。这是我少年时便常神往的一个情景,然身居乡野,难觅一师长手谈,只好怅然而神飞。

那时倒是学会了象棋,虽然只是入门,倒也兴趣盎然。常携一棋袋,去田间地头,等劳作的人们休息时,便在树荫下展开厮杀。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活渐渐被各种东西填得满满的,不知何时丢了心爱的象棋。

初中时终于接触到了围棋,便一下子陷入其中。那是一种和象棋完全不同的感受,象棋总是越下越激动,围棋却是越下越平静。那些日子,睡梦中都是黑白交替,仿佛天地就是棋局。

都说象棋是入世,围棋是出世。象棋中学会计谋,围棋中懂得自然。象棋棋子越下越少,最后难免会有苍凉悲壮之慨;而围棋棋子越下越多,终至融和而天地成形。象棋是一步一步走向盛极而衰,胜亦惨胜;围棋则一枚枚填至圆满,负也盈然。

高中后,再也没时间下围棋,象棋还是偶尔会下。因为下象棋时间短,要下围棋就没有那么多的闲暇。所以,虽然心中仍是眷眷,那黑白棋子却是离我越来越远。看来,入世未深,妄谈出世,终是虚幻。于是便冲入滚滚红尘,各种竞争纷至沓来,无法躲避,便尽力腾挪。极似在象棋中对弈,奇谋诡计层出不穷,既要提防,也要实施。到最后,就算胜了,也是惨胜,甚至得不偿失。

不求在纹枰间体悟天地至理,只要在棋盘前的那一刻,心是平和的,便是难得的闲适。那样的时刻,仿佛尘世的繁杂淡去,身边流淌着的,都是极静极美的光阴。

而就是那样的片刻清宁,有时亦不可得。有一年,工作极清闲,便常常去单位附近的一个公园散步。正是夏日,暖风十里,便听见林间有敲棋声传来。心里一喜,循声而去,见许多老者,正于斑驳的绿荫间下棋。依然是象棋,每局棋前都有许多旁观者。我也加入旁观的队伍,渐渐地由旁观者变成对弈者,气氛火热。消磨时间足矣,却是寻不到那种心灵上的恬然。

后听说一同事会下围棋,便在无事时约棋,他亦欣然而允。我们年龄相仿,可是一下起棋来,却远没有想象中的感觉。心绪很难平静,就像心中纠缠着的红尘种种怎么也拂之不去。后来终于作罢,看来依然未到出世之时。

幽窗棋罢指犹凉,想来便令人陶醉。可是幽窗虽有,闲淡的人儿也有,却是不闻永昼敲棋声。许多人在网上下围棋,我也曾试过,可是却是完全不同的情境,远没有凉凉的棋子捏在手间的细微感触。

有一次和一长者谈起围棋的事,他却说了一句让我顿觉天高地阔的话:“一个人下棋的感觉也很好!”以前虽然也曾在书上看过自己和自己对弈的事,只是那时觉得那是一种境界,从没想过去尝试。那以后,闲极时,我常摆上棋枰,一人掌控黑白阴阳,确有大乐趣在其中。

棋到此时,已不再是纷争,更是一种超越和超然。

如今已是中年,果然万事平和。下棋时也能心若无物,时光仿佛停驻于方寸之间,年轻时的心浮气躁不再,只余岁月如溪,映照着所有的美好。

即使无棋的时候,心中依然有着楸枰,一如天有星辰,便觉生命开阔自然,抵达人生的本真。

(编辑花咖)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2 − 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