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于寂寞

 2014/08/29 16:44  杨炳阳 《思维与智慧》  (487)    

古语云:“居不幽者思不广,形不愁者思不远。”即智高者需要静静地同自己的心灵悄悄地对话,要忍受得住孤独和寂寞。

只有经过沉默修养和孤独洗礼的人,才能捕捉到人生的真正底蕴。人只有在孤独的时候才能认识自我。

一位西方哲学家说:“世界上最强的人,也就是最孤独的人。”“只有最伟大的人,才能在孤独寂寞中完成他的使命。”

高尔基评价罗曼·罗兰时说过这样的话:“一个人越是不同凡响就越伟大,也越孤独……对于罗曼·罗兰这样的人,孤独使他更加深刻、更加明智地观察生活。”

孤独,能造就大师。这是因为,摆脱虚浮、繁杂的困扰后,人的心灵得到净化,思想就能自由地翱翔。许多学者名流,沉潜书斋,甘于淡泊,耐得住清苦和寂寞,终有所成。

只有耐得住寂寞,才能保持一个人的平常之心,方可在生动活泼、变幻多姿的社会生活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坐标和实现自我价值的着力点,才能一展自己的才华,才能蓄势待发,最终跃出平凡,成就不朽功业。

孤独,不是凄凉,更不是悲哀。农夫在孤独中耕耘才有好的收成。十年寒窗的儒生,也一定是孤独的。

把生命的精力花在哗众取宠的闲聊、搓麻将和茶楼酒馆的应酬上,那才是真正的悲哀。

有人说,孤独就是将最后的生命,生命中最后的力量留给自己,留给创造,在孤独中寻求自我并实现自我的价值。

孤独,既能在心灵上找到一处“世外桃源”,它也是一种养生妙法。美国科学家做了长时间的调查,发现能忍受孤独的人往往能承受住生活的冲击和磨难,并且患心脏病、高血压和癌症等与精神有关的疾病的机率比一般人要少30%左右。

孤独还有利于自我设计、自我塑造。可以说,孤独既是生活中的一种“危机”,也是自我深思、自我完善的一个良机。因此,超越自我,超越时空的局限,投身于人类科学和文化创造,就会体验到一种深刻的、高尚的、永恒的充实和快乐,就能进入幸福的美好境界。

当一个人静静地、不为外界的噪音所侵袭时,世界就会变得洁净。在这种环境下,你可以遐思万千,为构思的文章润色,为创造的大厦添砖……你完全不用为琐事杂务劳神,不用为人间不平忧心。若能进入这种境界,你就犹如在领略兰花的幽香、菊花的高雅、荷花的纯洁,能寻觅到一个真实的自我。

画家刘海粟对一些喜欢凑热闹、好轧“闹猛”、耐不住寂寞的人提出了忠告:“越怕寂寞的人,将来就会很寂寞。因为你把时间和精力都花在热闹场所,没有时间读书,没有时间研究自己的问题。在热闹场中混到老,什么成就也没有。最后,社会不承认你,你会越老越寂寞,以后死得也寂寞。死后烟消云散,谁又记得你这个不甘寂寞的人呢?”

在奋斗者的心目中,孤独和寂寞是一种美,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它与交际并不矛盾,两者共同构成了现代人的两大素质系统。如果说在人际交往中,能捡到佳美的贝壳和卵石,那么,在孤独沉思中,却能获得藏于大海的瑰宝。

我们所说的孤独、寂寞,并非消极的遁世之法,而是积极的入世之道。我们并非拒人于千里之外,将自己囿于狭小的“螺丝壳”中,搞自我封闭、自我陶醉,而是放弃那些耗费青春和生命的繁文缛节,那些无聊的应酬和空费时光的闲扯及过度的娱乐,集中精力、凝聚活力专注于自己所钟情的事业。

能进入孤独境界的人,才有机会免于繁华和闹市的喧嚣,沉潜思考,成就事业。能忍受寂寞的人,才有无限辽阔的精神空间。

(编辑之之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4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