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生而死

 2014/08/27 15:01  孙君飞 《意林原创版》  (356)    

2013年4月的一天,匈牙利布列森大学医学健康中心接到了一位特殊的病人:一位怀胎15周的孕妇,突发脑出血,被急救直升机从外地火速送到这里。健康中心的医生们马上进行抢救,遗憾的是实施手术后,女病人还是被病魔“打倒”了,被判为脑死亡。

除同情外,院方似乎也没有什么需要做的了,因为按照欧洲的法律,这个女病人被判定为脑死亡后,即使她的心肺还在工作,也可宣布为法律死亡,医生们完全可以洗洗手,去照顾其他病人,但是有一种使命般的力量让医生们接着又多做了一些事情。他们细心地发现,胎儿不仅没有死亡,而且超声显示胎动活跃。似乎没有必要询问已经脑死亡的“准妈妈”,她是否准备生下这个脆弱得不堪一击的宝宝。不过,参与抢救的医生们都在内心深处问自己:是否满足家属的愿望,让已经挺过15周时间的胎儿在死者的子宫里继续发育,直到降生?

最后,该医院的医生们慎重地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知难而上,竭尽全力维持孕妇的呼吸、循环和代谢平衡,保证胎儿的发育环境处于正常状态。这个决定不仅仅出于职业的责任感,我想更应该出于他们对生命的敬畏和热爱,还有对抗强大命运时的勇敢和智慧,与其说在作出决定时他们都像纯洁无畏的天使,不如说他们都经历了一番哲学上的痛苦思考,然后心宇澄明,一诺千金,犹如圣贤。得知这个决定后,女病人的家属自然感动不已,再也没有比重燃希望更让他们欣慰的了。

接下来的过程每一秒钟都似乎被拉长了,而且险象环生,原本自然正常的生命孕育,变成了上帝造人般的神迹,何况这群医生并不是上帝,他们踩在悬崖边上,道路坎坷,遍布荆棘,无法回头,也不能折中,要么险胜,要么惨败。原本由“准妈妈”做的一些事情都由医生们做了,我不知道他们在揪心的时刻是否感到过孤独,但这样的一群人显然是不会孤单的,甚至连已经脑死亡的女病人都坚定地站在他们这边,似乎在冥冥中告诉大家,她多么想当一位真正的妈妈!她真的并没有完全死亡,在医生们的帮助下,她虽然连植物人都称不上,竟然保持了呼吸、循环和代谢的平衡,胎儿的发育环境一直保持在正常状态;这样一来,她同时帮助着医生们,已经脑死亡的人靠着渴望和爱,联手活着的人,一同创造着连上帝也胆战心惊的生命奇迹!然而在胎儿发育到第20周时,女病人的状况急转直下,接连出现感染和败血症……医生们用尽办法,累得口不能言,能立而不能走,恍惚间有人觉得自己并不是医术精湛的医生,而是一个普通人被命令过来做一场谁也主宰不了的拯救,也许仅仅是一次抢救就夺走了他全部的所学、他刚刚还拥有的全部医术……终于,谁也不知道是哪种努力起了作用,他们竟然“帮死人战胜了死亡”。

胎儿生长发育到第27周时,医生们决定做剖宫产。手术很成功,一个接近一公斤半的婴儿呱呱坠地,这天正是孕妇脑死亡后的第90天!面对这个来之不易的小生命,在场的医生和护士都相拥着哭泣起来——这样一种时刻,除了泪水,似乎连欢笑都不适宜用来表达它的神奇和珍贵;在监护室里看到这个死里逃生的孩子,家属们更是泣不成声,他们知道孩子的妈妈不止一个,不幸和幸运已经无法截然分开。

接下来,受到人类自身力量的鼓舞,女病人的家属们也作出了一个决定:让维持呼吸和循环系统的机器继续运转下去,帮助“死者”坚持“活下去”,让她多“感受”几天自己所孕育的小生命,多“享受”几天天伦之乐,然后有尊严无遗憾地死去。婴儿出生三天后,医生又在这个女病人身上取下健康的肝脏、双侧肾脏、胰脏和心脏等器官,分别移植到另外四位病人身上,她等于复活了,更多生命的奇迹又被神奇地创造了出来,而这些奇迹都是真实的。

这个故事是现居布达佩斯的作家余泽民在一篇《医患本该是战友》的评论中提到的,他说:“这个故事让我感到,无论是生是死,都很伟大。”的确是这样,故事中的那位年轻的母亲简直是向生而死,那群医生则是向生而为之,甚至是“不可为而为之”,他们都是伟大的,都是富有尊严而极美的人,因为有此类人的存在,我们在不幸中行走而不畏,而懂得流泪和乐于欢笑。生命真是奇迹般的存在,是生命和爱让巨大的世界充满光芒。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6 − =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