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自由

 2018/01/01 12:25  潘少拉 《今日文摘》  (134)    

得知我受困于沪上两日,纽约的好友发来长长的夜生活清单,推荐各色酒吧、俱乐部和宵夜场所。她认真地问我要去哪家,我只好老实交代,恐怕一家也去不了,每天早早回酒店睡觉才是我真正的计划。她大惊失色喊道:“你应该好好品尝自由的味道!”我脱口而出:“自由对于我而言,就是能随时倒下睡,睡到自然醒,想吃饭的时候能吃到口热的,不用打理孩子留下的残局。”

说完之后自己也略微有些震惊,原来这样就算是自由了呢。

沪上两日,第一日。

一个人理发。享受被理发师询问“你有男朋友吗”的窃喜,以及为了一个发型折腾四个小时也不用担心谁饿了、累了、无聊了。

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吃饭是有些吃亏的,点少了会不甘心,点多了又一定会剩下,但是终究是可以按照自己的节奏来了。想偷懒的时候,便利店买点小食对付一顿,也不会愧疚孩子跟着吃会营养不良。

一个人看戏。没有孩子在旁边询问这是什么,那个人在干吗。当然也不需要背着睡着的孩子回家。踏实,相当踏实。踏实得看到了每个演员的小动作,听到了弦乐四重奏每一把琴的旋律。

一个人睡觉。已经十点了么?没关系,反正也只有我自己,慢條斯理洗澡敷面膜,捧着牛奶看电视,然后在我坚持不住的时候睡着。

沪上两日,第二日。

一个人起床。没有大呼小叫,已经八点了吗?没关系,反正也不需要送谁去学校,踏踏实实挑裙子,换衣服,打理头发,啧,我还有时间画眼线呢。

一个人吃早点。居然可以不用百米冲刺的速度,把厨房三个炉头同时打开做饭,终于可以呷一口咖啡,拿着可颂(羊角面包)刷新闻。

然后,一个人在酒店回复完所有邮件,处理好所有紧急事务,出门看一场电影,吃很辣的美食,不用帮孩子点个没有味道的儿童菜浪费钱,更不用陪着吃。逛街更是毫无压力,谁会需要一个四岁的男伴帮忙挑衣服啊?

终于到了晚上,和家里的大小两只视频,大的说:“你消失了快两天,这是要不管我们爷儿俩了?”小的说:“妈妈我新做了乐高,我新交了朋友,我学会游泳了,我觉得你的新发型特别好看。”忽然特别想家。老舍先生讲得对啊,这甜蜜的负担终究是自个儿给自个儿架上的。

(于静默荐自《看天下》)

责编:Ester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6 − 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