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父亲也会老

 2014/08/30 16:02  卢炎丽 《思维与智慧》  (283)    

从小到大,我都不是一个叫人省心的孩子。读书的时候,成绩一塌糊涂,三番五次扬言不读了,对于这个原则性的问题,父亲并没有因为我的任性而妥协。每一次去学校看我,他都会偷偷地塞一点钱给我,给我买喜欢的书,给我买好吃的,给我买新衣服,我知道他是用另外一种方式鼓励我,不可以停下来。那时候,家里并不富裕,父亲对自己很苛刻,对我却很慷慨。

工作的时候,一个人在异乡,无依无靠的那种漂泊感,让我内心生出凄凉和孤单,终于在一次和上司的争吵中,我又一次做了逃兵。回到家里,内心是紧张和不安的,因为那份工作,是父亲动用了很多关系,才为我安排的,而我那么轻易地舍弃了,弃之如敝履,没有半分的珍惜。我担心父亲会劈头盖脸地把我臭骂一顿,心里紧张得要命,可是父亲没有,只是安慰地说:“回来就好。不想做就不做,不就是一份工作吗!只要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好!”这让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就是父亲的“人本位”的观念。

到了恋爱的年纪,很没理由地就喜欢上一个单眼皮的男生,那人身材挺拔修长,歌唱得好,球打得好,一个极度的活跃分子。而我刚好和他相反,木讷地近乎失语,偏又长着一颗逆向思维的脑袋,像一个小怪物一样。只和那个好看的男生拉过一次手,从此两两相望如隔彼岸,再无下文。

我却就此开始闹失恋,不吃,不喝,不出门,窝在房间里锁着门,扬言不活了。母亲是紧张和不安的,轻轻浅浅地叹息不断地散落在耳边。倒是父亲,隔着门,在门外笑,他说:“这就不活了?失恋不过是一场感冒,只有反反复复地感冒的人才会有抵抗力,才会在反反复复的感冒中长大,找到那个红尘中一直等着你牵手一生的人。”

真的如父亲所言,没过几天,“感冒”自然而然地痊愈了,然后找到了那个牵手一生的人,结婚,生子,过起了小家庭的日子,过起了父亲不在身边的日子。幸福虽然很幸福,但是和尘间世俗夫妻并无二致,仍然会在柴米油盐中斤斤计较,吵吵闹闹,鸡飞狗跳。

一次吵完架后,我抹着眼泪回家找父亲,一路走,一路幽怨地想:和这样的人过一辈子,真是看错人了。潜意识当中,是想让父亲帮我狠狠地骂他一顿,然后和他离婚!

路过家门口的一家小超市,看见父亲与人起了争执。那人很凶,手几乎指到父亲的鼻尖上:“你没长眼啊?你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走路怎么不长眼睛?你说,怎么办吧?”父亲嗫嚅着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软软地说了一句:“对不起,我赔你吧。”那人攥住父亲的手腕不撒手,一副不依不饶的凶恶嘴脸。

我的心忽然就酸了,那个在我眼中无所不能的父亲,那个我有一点点事就要去麻烦的父亲,居然也会老,居然也会手足无措,居然也会被人欺负。我看着身体已经不再挺拔如一株松树的父亲,鬓边居然已经华发丛生。早先,我怎么就一点没有注意到呢?无度汲取父亲的关爱,工作不顺心,回家找父亲哭诉;生活不如意,回家找父亲抱怨。就连两口子吵架这样的小事,也不让父亲消停。肆无忌惮地让父亲分担自己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不开心,难道要一辈子在父亲的关爱下长不大?

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湿润了我的双眸,我挤过围观的人群,站在父亲身边,声色俱厉地对那人说:“请你别欺负我的父亲,他已经跟你道歉而且答应赔偿你,你还想怎么样?如果你不接受赔偿,请到法院起诉!”那人愣了一下,小声嘟囔:“真不讲理,这样的小事值得起诉?”他接过父亲的钱,悄悄溜走。

我揽过父亲的手臂说:“爸,咱们回家吧!”那天,我破天荒没有向父亲哭诉,更没有提离婚的事,父亲老了,他已经老到需要我去照顾,而不是任我恣意汲取父亲的爱。

我的药是父亲的爱,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尽管有一点点苦,有一点点甜,但苦和甜的背后,是父亲默默无声的注视,我能感觉到,那慈爱的眼神,一直会贯穿我的整个人生。

(编辑一昕)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7 = 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