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因絮果 情关一人

 2014/08/25 8:41  成小晟 《读书文摘·经典》  (398)    

为了爱情,她舍弃彩衣华灯,守着一个人,素衣陋室,索居而生。

1928年,古城南京,一个名叫丁兰宝的女孩出生了,因是最小的女儿,家里又是有房有地的小康之家,她深得父母疼爱。只是,她刚满周岁,父亲就过世了。4年后,寡居的母亲带着她们三姊妹变卖房产搬到上海的娘家。

兰宝外婆家很大,几个舅舅忙着做生意,家里总是一堆女人,平素无事,总爱听曲唱戏,她耳濡目染,慢慢痴迷,虽看不懂剧情,但时常私下模仿。被家人发现后,她第一次认真地唱了一段《金玉奴》:“青春正二八,生长在贫家,叶绿春已近,空负貌如花……”词是死记硬背的,却韵味十足。

10岁时,她考上了上海戏校,改名顾小秋,第二年,便登台公演《天官赐福》,反响不错。此时,除了自身的刻苦努力外,她还得到京剧大师梅兰芳、程砚秋等前辈的指导。6年后,她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毕业了,因为那一届的学生都是“正”字辈,顾正秋成了她的艺名。

抗战时期,她组织剧团到全国各地演出,所到之处,皆受到戏迷的疯狂追捧。1948年冬,受台湾永乐戏院的邀请,她带团来到台湾。一连几场的亮相,让台湾观众如痴如狂。她原以为在台北一试身手后便打道回府,哪知上海局势不稳,有家难回,她只得带领剧团在永乐戏院演出。因为唱腔华美、扮相俏丽,她很快引起了台湾政坛两个男人的关注,一个是“太子”蒋经国,另一个则是财政厅长任显群。

作为顾正秋的戏迷,蒋经国在永乐戏院有固定的座位。每当帷幕落下,他都以盛宴款待剧团的名义接近她。看到她台上的惊艳和幕下的端庄,蒋经国情难自禁。他一再追求示好,并一度打算离婚,但顾正秋并不接招,最终此事不了了之。

对于当时正值芳龄的顾正秋来说,虽然事业如日中天,可人红是非多。为了剧团的发展,她要频繁参加各种交际活动,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再加上远离家乡,思念亲人,她也想找个可以依靠的男人。任显群一步步打动了她的芳心。

任显群比她大17岁,两人结识时他已有家室。即便好感渐生,她也不想落人话柄。任显群很明白这一点,为了能娶到顾正秋,他毅然决然地离婚。因为蒋经国的关系,好友一再劝阻,为他的前途和命运担忧,但任显群不为所动。一次,任显群和好友一同观看《孔雀东南飞》,台上顾正秋扮演的刘兰芝备受婆婆虐待,台下的任显群也泪水涟涟。顾正秋得知此事万分感动,当任显群离婚后,她决定不畏万难,与他长相厮守。

为了在一起,他卸掉公职,她退出舞台。曾经政坛上的风云人物、舞台上的当红明星,两人的婚礼却是秘密进行的,知情者只有三五好友。尽管如此,任显群的生活还是被监视了,甚至有人开始调查他的经济问题。

因为一向清白,任显群自然不怕。只是婚后一年多,他们一起去参加好友的婚礼时,媒体蜂拥而至。在多家报刊大篇幅登出两人相偎相依合影后的第二天,他就被保安司令部的人“请”了进去,逮捕他的理由是涉嫌“通匪”。

爱人入狱,顾正秋有苦难诉,每逢周四,她便带着儿子前去探望。很多人邀请她重返舞台,她都谢绝了。她说:“我的丈夫还在牢里呢,我怎能再唱戏?”那段时间,她几乎不见人。苦苦守候5年后,任显群被释出狱。团圆的夫妻俩为了远离事端,索性躲到偏远的农场生活。一代京剧名伶从此过上了穿粗布衣、干农家活的隐居生活。

没有邻居,没有水电,煤油灯下,山泉叮咚,没电影可看,没戏文可听,谁能想象到,那个头发蓬松、在田间地头奔波忙碌的人竟然是曾在舞台上那个一笑倾城的青衣美人。可与心爱的人在一起,她无怨无悔。

1975年8月18日,任显群病逝,葬于两人一起贫贱相守的农村。顾正秋送他一座纸屋,取名“康庄”,并存一信:“显群,这是我们的康庄。你先去,我会来陪你的。小秋。”1997年,69岁的顾正秋出版了回忆录《休恋逝水》,当时,蒋经国已经去世,执笔者私下问蒋经国是否追求过她,她回答:“蒋方良还在,不可伤害。”之后数年,她闭口不谈。

是啊,很多事情一旦说出口,就说明曾经上了心,对生命中出现过的那些追求者,顾正秋不需要记得,也无需证实,因为在她心中,爱只有一种,那就是贫贱相依,不离不弃;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任显群。

就如她在舞台上表演过无数次的那出程派名剧《锁麟囊》所唱的:“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身、早悟兰因。”所谓,兰因絮果,情关一人,就足够了。

摘自《莫愁智慧女性》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