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只七日

 2016/10/23 21:27  毕淑敏 《意林原创版》  (205)    

在哥斯达黎加参观蝴蝶园。蝴蝶馆很大,约十米高。闷热腐气扑面而来,好像进了一间不甚干净的桑拿铺。

看到一只奇怪蝴蝶,翅膀上有长着类似黑笔写就的“8”字图案,笔画标准正规,简直像数学老师的板书。我悄声对身边陪同的安妮说,这种蝴蝶要是进口到中国广州,估计老板们趋之若鹜。

安妮说,它的名字就叫“88蛱蝶”。

安妮从中请出一位身材高大的女子,是专门研究蝴蝶的博士。

蝴蝶博士介绍说,全世界的蝴蝶一共有两万多种,中国大约有两千种。最大的蝴蝶是新几内亚东部的亚历山大女皇鸟翼凤蝶,雌性翼展可达31厘米……

我心里一估量,31厘米,快一尺了。那还叫蝴蝶吗? 分明是一只鸟。

博士继续说,最小的蝴蝶是阿富汗的渺灰蝶,展翅只有7毫米。

蝴蝶博士说,蝴蝶是善变的小虫,一生要经过四个阶段,每个阶段都完全不同。她找到一株枝叶纷披的植物,在青筋毕露的叶脉后面,有小米粒般的颗粒,这就是蝴蝶卵,蝴蝶博士接着说,卵孵化出来之后,就成了幼虫。比如这条毛虫,是红带袖蝶,它有故事在身。

16世纪初,葡萄牙殖民者登陆巴西海岸,首次见到这种蝴蝶。它的身体颜色是红、白、黑相间,很像当时葡萄牙国内邮差制服的颜色,就命名了它。葡萄牙疯狂开疆拓土,运力主要靠马。马从葡萄牙上船,长途海运到巴西,颠沛流离,水土不服,死亡率非常高。随团兽医为了推卸责任,便嫁祸于蝶,称红带袖蝶含有剧毒,喜欢追逐马群。马被叮咬,哪怕误食了它们停留过的草料,都会毒发身亡。红带袖蝶把这口黑锅一背就是200年。直到巴西独立后,博物学家才发现它无毒无害,绚丽的色彩只是为了对天敌起吓唬作用。

随着博士的解说,短短几分钟内,徜徉过了蝴蝶的一生。它可谓大彻大悟脱胎换骨改变自我的典范。从细如黍米的卵粒到圆滚丑陋的肉虫,从大智若愚的僵蛹到美艳无双的空中花朵……一只小生灵尚可如此不遗余力地嬗变,人又有什么理由拒绝通过努力越变越美好呢?

头顶和四周,有无数只蝴蝶飞舞,好似一道道缤纷霞光瞬忽闪过。博士含笑问,你可知蝴蝶的飞舞为何绝美?

我一想,可不是! 世上的鸟儿千千万,再加上蜻蜓瓢虫等一干可游弋的航空系列,哪一个也没有蝴蝶这等美丽的身姿啊!中国古老文化中,蝴蝶都是飘逸的正面形象。比如梁山伯与祝英台,死后绕坟化为蝴蝶。你不能想象他们化成斑鸠或是花大姐,纵是鸳鸯也不成,稍显迟笨了些。潇洒不羁的庄子,天天神游天地间,做梦还是梦见化蝶,而不是他心仪的鲲鹏或是北溟鱼什么的。

蝴蝶博士优雅地解释,蝴蝶前后两对翅膀,振动的频率是不同的。这种不同步,构成了飞翔中的特异舞姿。一只蝶飞过。女博士说,这是线纹紫斑蝶,记住千万不要捉它。它遇危险,会顷刻翻出一对腺体散发恶臭,食虫鸟类被熏得受不了,就不吃它了。

我暗自佩服蝴蝶还有和臭鼬比肩的本事。对博士说,谢谢您精彩的解说,让我看到了这么多蝴蝶。

女博士长叹一口气,说,蝴蝶已不多,数量在近些年里,飞快下降。蝴蝶虽不会鸣叫,却是大自然的警钟。

我说,此话怎讲?

女博士说,正如刚才所见,蝴蝶是要经过多种形态变化才能完成一生的灵物,对环境的变化非常敏感。它的数量下降,代表着生存环境正在恶化。

我们居住的这颗星球,正经历着物种大灭绝的时代。物种的丧失速度,由原来的每天一个种,加快到现在的每小时一个种。咱们说话这段时间,已有一个物种灭绝了。蝴蝶虽然没有声带,但它每时每刻都在向我们发出警报。

告别的时刻到了,我说,您长期进行蝴蝶研究,最深的感受是什么?

蝴蝶博士沉吟了一下说,蝴蝶的生命瞬忽即过,灿烂夺目的成蝶阶段,最长不超过七日。联想到每个人的生命,也非常短暂,实在应该珍惜。我们要让日子过得像蝴蝶一样美丽,但一定要比蝴蝶长久。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2 − 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