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一念证真爱

 2014/09/02 14:41  莫小米 《意林》  (316)    

事后回想,总是如此,事发只是一瞬间,平稳的生活,就此粉碎了。

十多年前,男人拥有和美的小家庭,女儿才刚刚出生,小夫妻开的服装店,生意红火。那天,两人一起出门进货,汽车过轮渡时,江阔浪高,妻子脚下一滑,坠入江心。

周围一片喧哗,有扔救生圈的,有高呼停船的,却没有救美的英雄出现,包括他——女人的丈夫。

事后他说,想想自己水性不好,下去必死无疑。事后他说,想到女儿还这么小,不能爸爸妈妈都没了……

这些话,没人相信,我也不信,当时是没有时间想这想那的,第一反应没跳下去,就不会下去了。

男人当场就受到围观者的指责,媒体也言辞激烈称其“见死不救”,岳父母接管了外孙女,公开声明没这个女婿,小舅子带人砸了他的店,搬走了所有值钱的东西。

男人远走他乡,生意仍然做得不错,却至今没有再婚。女儿上学,填的资料是父母双亡。如今女儿十来岁了,从外婆口中得知了父母的事,对他的态度可想而知。

他给长大的女儿写过信,落款为:一个当年该死而未死的人。

到此,我有一点点同情这个男人,他不是坏人,只是懦夫而已。

指责他人是容易的,但要是没有生死一念的考验,也许永远不知道,爱情是否到了那种程度。谁都不敢保证。

可以肯定的是,男人对妻子,没到那种程度——死生契阔。

马年正月,杭州有一起火灾令人唏嘘。

是外来户,租了两间平房,一半生活起居,一半安个锅炉烧开水,赚点小钱。

火是凌晨起来的,男人率先冲了出来,很快门口一堆劈柴燃旺、蹿高。眼看灭火无望,男人披着一条被子,冲进火海去救妻儿,结果再也没能出来,人们发现他时,已经成了焦炭。

不知道男人最后的念头凝结在哪,是不是“你们若不在,我也不能活”?

他永远无法知晓,妻儿已经从后屋破窗而出,安全逃离。

妻儿逃生的同时,丈夫正在赴死。他若不冲进去,动作稍慢一点点,家人就幸运地团聚了。但是,生死一念,不容许片刻迟疑。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9 − = 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