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婴

 2014/09/01 9:22  李其志 《意林》  (258)    

一直有些疑惑,他想借别人的手抛弃婴儿,是对把自己的骨肉扔在街头心有不忍,还是一时茫然不知所措。但这些在事后看来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犹豫不决,让我们在那个暗夜捉住了他。这很不容易,因为我以前捡拾过一些弃婴却从未与弃婴者谋面。

按照报警出租车司机的描述,我试着还原一下当时情景:男子抱着一只纸箱子招手拦车,上车后司机问这个神色慌张的男子要去哪里,男子说话有些结结巴巴,说往西边开吧。于是就往西边开,奇怪的乘客,司机见得多了,所以见怪不怪。

在一处幽暗的道路上,男子认为到了合适的位置。从事后测距,那个位置距他的暂住地有3公里,足够远了。他说至少远得足够他和妻子不会听到婴儿发出的哭声。

婴儿当时正在酣睡,没哭。临下车时,男子突然改变亲手抛弃婴儿的主意,他付了车费,下车,没去拿那只纸箱,“师傅,纸箱你随便找个地方扔掉就行了。”

“是什么东西,就让我随便扔掉?”司机有些愤怒。事后司机在警方对他做笔录时说,他先想到了纸箱里有可能是碎尸,这个夜晚也太邪乎了吧。可当他冲下车一把揪住男子的衣领,让他把纸箱拿走时,发现纸箱里包裹着的是一个婴儿。

男子抱着纸箱明显有些失落,他不能理解司机的愤怒从何而来,不愿意扔掉一件他不需要的东西,至于一脸凶相要扯碎他一般吗?

一脸凶相的司机坐回到车里,骂骂咧咧地发动车子离开,然后又停下车,掏出手机,拨电话报警。他说,是啊,这事儿该报警,谁知道那婴儿是啥来路。

那时,我正和同事开着巡逻警车有些无聊地在附近的一条道路上巡逻,离报警现场约三百五十米,一踩油门就赶到了。司机扭头指着说,那边,那个人就在那边。

我们先是在路边一间关闭的商店门前发现了纸箱,然后看到了急匆匆逃开的男子。

听到我们的喊声,男子脚步凌乱,似乎脚下绊了一下,扑倒在地上。

在警队,男子抱着纸箱里的婴儿坐在那里,低着头,告诉我们孩子身上的先天疾病;告诉我,他们夫妻俩无力承担,把孩子扔掉也是无奈之举。然后突然问我们能不能给出租屋里的妻子打个电话,告诉她孩子没扔成。

我问,她一直在等消息吗?他说,是啊,他抱着孩子出门前,她说她担心得要死。

我问,她其实心里是舍不得自己的孩子,是吗?他无语,愣愣地望着我,眼睛就那样一眨一眨,仿佛在搜索答案。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77 =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