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曦曾经那么好

 2014/10/12 9:08  连谏 青年文摘  (554)    

晨曦曾经那么好  第一次见她,大约是四年前。他听见门上有钥匙哗啦哗啦地响,有些惊诧,以为大白天来了胆肥的蟊贼,猛地开了门,正要呵斥,却见门外的那个女孩讷讷地问:“你是谁?为什么住在这里?”

他笑了笑:“这是我家,我不住这里住哪里?”

她“啊”了一声,掏出一张纸仔细看,问:“这里不是×单元×室吗?”

他哑然失笑,抬手指了指对门。

她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廓,连连说着对不起,转过去开对面的门。

他望着她纤薄的背影笑了笑,回家,关门。

这栋楼是20世纪80年代初期建的,隔音不是很好,他能听见她欢快地哼着小曲洗拖把,还能听见她小心翼翼地挪动家具……

他微微地笑着,想这是个快乐的女孩子呢,如果她再漂亮点儿,说不准他会寻个借口搭讪追她呢!

周末,他们会在楼台的共用露台上相遇,她去晾洗好的衣服,他看他的英文书,她看他的眼神里有满满的敬慕。

他们逐渐熟悉了。孤男寡女的两个年轻人时常在一起做饭吃,面对面坐着,她托着下巴看他,顽皮地说:“慢点儿吃,别把舌头也吞下去。”每到周末,她常常以要开洗衣机为借口,讨去他穿脏的衣服,洗好晾在露台上。他一抬头,就能看见自己的衣衫和她的一并,舒展在暖意洋洋的阳光里。

他开始意识到,她待自己这样好,是不是在暗恋自己呢?这么想着,就偷眼看她,看着看着,心就悄悄地退了一步又一步。她像沙滩上一粒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沙子,太不出众了,而他像所有好高骛远的年轻男子一样,希望自己的女友美到惊艳。

他开始刻意地回避她,虽然做得很是委婉,她还是感觉到了,不再轻易敲他的门。在露台上遇到了,也只是礼节性地笑了一下,晾好衣衫,转回屋去。

第二年冬天,他有了漂亮的女友,和女友嬉闹时,他会突然竖起食指,说:“小声点儿,墙壁不隔音的。”

次年秋,他搬进新家,把旧房租了出去。不过,他没能娶回那位能满足他虚荣心的漂亮女友,两个人阴错阳差地散了。

后来他借口要装修,让老房子的房客退了租,闲来没事,自己就在老房子里转悠。

有时候他会站在露台上,望着通往她房间的门,怅怅地想:两年了,或许她搬走了吧?亦或她恋爱了,甚至结婚了吧?再或许,她已不记得有这样一个人走进过她的生活……

在爱情上,人总是这样,最美好的,永远是得不到的和已失去的。

他索性周末宿在老房子里。晚上,他睁着眼,屏息聆听隔壁的声息。很晚了,他才听见楼梯上的脚步声,渐渐地近了,他在黑暗中张着嘴巴无声地笑。

次日,他早早地上了露台,连见了她的第一声招呼该怎么打都设计了千万遍了。

终于,他还是枉费了心机。

那个在清晨里打开通往露台门的人不是她,而是一位俊朗的男孩,四目相遇,都愣了。他尴尬地指指自己的房子,说:“我是隔壁的邻居。”

晨曦那么好,他的心却一片乌蒙蒙的,连一丝光线都看不到。

等她探头到露台招呼男孩吃早餐时,看见了他。她的目光落到他脸上,像被烫了一样。很快,她就镇定了,说:“是你啊,是不是回来请我们去吃喜酒啊?”

他怔在那里,从她从容淡定的目光里,他看到了小心翼翼的躲闪,他笑了笑,说:“到时候肯定会的。”

他终于明白,那些时过境迁后的回头,大多成了打扰,一点儿也不诗意,更不美好。

还是一个人默默地怀念,最好。

 赞  0
,

共一个关于 “晨曦曾经那么好” 的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9 − = 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