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

 2014/09/24 10:32  亦舒 《意林》  (319)    

井蛙说:“我独霸一口井,水扶着我的两腋,托着我的腮帮子,泥土按摩我的脚。晚上,我卧在井边的缺口做些奇怪的梦。天亮了,在井栏四周散步,每天都这么快乐。”

东海的大甲鱼取笑青蛙:“你的井太小,要谈大,东海才大呢,用一千里长,不足形容,用八千尺深,亦不足形容,你的井,算什么呢?”

小时候读这个故事,对青蛙的无知哗然,以后每遇见一些看不顺的人,便“井蛙”“井蛙”地讥笑人家。

到今日,重温旧情节,依然哗然,只是反应完全不同,立刻问:“哪里还有那样的井?”

只想一头栽进去,正是“吾安弃南面王乐而复为人闲之劳乎”!

东海大,有啥子用,人躺下来,不过两米长,至要紧是活着的时候高高兴兴,欢欢喜喜。

可爱的井蛙安安逸逸,守着它的地头,尽其本步,而游于自得之场,又懂得化腐朽为神奇,享受一口小井之精华,自满自足,不去好高骛远,东海与它何有哉。

简直羡煞旁人。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31 = 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