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整个青春与你告别

 2014/09/29 12:12  陈小艾 《意林》  (315)    

1

“梁羽溪,我们爱你!”“小溪,小溪!”台下簇拥了无数尖叫的粉丝,台上的梁羽溪一袭淡雅的白色裙衫,乌黑长发垂在腰间,朱唇微启,干净美好得像是一幅画。

这是她新书签售会的现场。梁羽溪看着这些从四面八方赶来的陌生面孔,恍惚中想起昨晚沈熠辰在线上对她说的:小溪,你现在真的红了。然后,他的头像就暗了下去,再没亮起。

没人知道,从十五岁开始,她最大的梦想就是能跟沈熠辰在一起。

2

7年前的梁羽溪,留着学生头。清远中学是远近闻名的重点高中,能考到这里的,都是尖子生,梁羽溪是其中一个。

艺术节是全校的盛事,学校通常会停课两天,校园里锣鼓喧天。

梁羽溪唱了一首歌。

他一张嘴,喧嚣的现场立马安静下来,唱出的每个音符都像是从人的心间滑过。

曲毕,台下呼喊着想让他再来一曲。女主持叫住沈熠辰:“从现场抽取一位幸运观来跟熠辰学长对唱一曲好不好?”

“好!”大家热情高涨。

少年微微一笑,说:“12月24日对我来说意义深远,就请现场1224号座位的观众上台来与我一同演唱一曲吧。”

短暂的躁动后,主持人在台上一遍遍地说:“请现场1224号观众到台上来一下。”

是的,那晚有幸跟沈熠辰对唱的幸运观众就是她。他们唱了《屋顶》,那是梁羽溪最喜欢的歌,可惜她唱得一点都不好。

那一刻,梁羽溪忽然很痛恨自己为什么不是那种能歌善舞的女生。

3

艺术节后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再见到沈熠辰。

高考在即,高三的学生人人自危、奋笔疾书,沈熠辰也不例外。听说寒假时沈熠辰参加了中央音乐学院的面试,一举通过。梁羽溪心里有为他前途明朗的丝丝喜悦,也有即将与他四散天涯的点点伤悲。

梁羽溪没有想到,在沈熠辰毕业之前,她还有机会走近他。

四月的南京已经开始热了,梁羽溪对汉服颇有研究的表姐送给她一条白色对襟襦裙,那天梁羽溪鼓足勇气穿上去了学校。在教学楼一楼大厅一侧的角落里,梁羽溪看到一群人,凑上去一看,人群中间是沈熠辰跟一个女生。

“沈熠辰,别傻了,我不可能跟你在一起!”女生的语气带着一种伤人的笃定。

“可以告诉我原因吗?”眼前的沈熠辰令梁羽溪心疼。

“因为我心里的那个人,从来都不是你。”女生一字一句地答道。

人群外的梁羽溪听到这句话,推开人群,冲到沈熠辰身边,握住他的手,对眼前的女生说:“我叫梁羽溪,是他女朋友,请你离开他!”

女生望了一眼梁羽溪,不屑地说:“穿成这样你顶多也就像李莫愁,成不了小龙女。”

围观人群强忍笑意,像是跳起抖肩膀的舞。沈熠辰抽出被她握紧的手,颓然地倚靠在墙上,淡淡地说了句:“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哦。”她有些尴尬地双手叉着,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谢谢你,梁羽溪。”

4

高考红榜贴出来的时候,梁羽溪看到沈熠辰的名字在最高处傲视群雄,那一刻她忽然撇撇嘴,难过地流下眼泪来。

沈熠辰去了北京,离南京千里之外的城市,他如愿以偿地考上了声乐系。

秋天的时候,她收到他从北京寄来的快递,各式各样的北京特产,还有一张精致的贺卡,上面写着:小溪,北京的秋天很美,好好学习,早点来这里。

她把好吃的分给同学,将那张贺卡小心翼翼地珍藏起来。她声音小小地说:“沈熠辰,我一定要走到你身边。”

梁羽溪努力起来的样子不容小觑,原本成绩就不错的她终于在高二下学期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年级第三名的成绩优秀到让大家咂舌。

那天她给沈熠辰打了个电话,兴奋地说:“我很快就能去北京跟你团聚了。”

电话那边的沈熠辰也很开心:“小溪,我知道你一定行的。小溪,我新交了女朋友,是我们的系花。小溪,我参加北京地区的唱歌比赛进了三强,很快就会有唱片公司跟我签约了。”他噼里啪啦说了一堆,梁羽溪却听得眼泪都掉下来,无声地挂了电话。

5

她在高考前的最后一周,实在抵抗不了身心的双重压力,选择弃考。那一刻,她像个败兵一样落荒而逃。

七八月转瞬即逝,看到身边的同学收到一张张录取通知书,梁羽溪把自己关起来,哭肿了眼睛。

九月份各大高校陆陆续续开学,沈熠辰没有等来梁羽溪,他只是以为,她去了没有自己的远方。

头发留到齐肩的时候,各大网站纷纷转载了这样一条新闻——“歌坛新秀沈熠辰遭排挤,歌迷散去,恐被公司雪藏”。

她从枕头底下掏出那张银行卡,看到上面的数字,倒吸了一口气,这是她写字赚的钱,但仅凭这些,想要帮到他,实在杯水车薪。

于是,她开始把手里那部写了五万字的长篇紧急赶稿,废寝忘食昼夜开工,用了一个月的时间结稿,接下来又东奔西走找出版社。

终于,看着银行卡上多出来的数目,梁羽溪笑得很开心。她用那笔五位数的存款,买了好多张沈熠辰演唱会的门票,并且跑到他的贴吧发帖子免费赠送给他的粉丝。

她只是一遍遍地用那个叫“唯念1224”的ID耐心地给大家回复:“请大家支持沈熠辰,谢谢。”

沈熠辰开演唱会的时候,有不少在贴吧领到免费票的人去捧场。相比前几次的惨淡,这次还算不错。演唱会要结束的时候,他向大家鞠躬表示感谢:“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在公开场合唱歌给大家听了,我知道公司的安排,今天在这里我公开宣布退出娱乐圈,我想,自己真的不太适合这个圈子。”

坐在一旁的梁羽溪,忽然觉得心跳漏掉了一拍。

沈熠辰重新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并不吃惊。贴吧里发帖的ID,他一看就知道是她。

“你为什么永远都是一副救世主的姿态?当年我被陈鸢甩了,你挺身而出,如今我要被雪藏,你也出来救场,你是不是觉得我特没用啊?你不要以为我真的会被感动会喜欢你,我滥情得很哪!”

他眼睛猩红,像是有一股怒火要喷薄出来。

她努力挣脱他,哭着跑开。

沈熠辰颓然地倚靠在墙上,小溪,你怎么那么傻?

梁羽溪的第二本书姗姗来迟。新书上市前夕,公司铺天盖地地宣传,她也终究没让大家失望,被多家媒体评选为“畅销书女王”“新锐美女作家”“新任言情小天后”……

“梁羽溪”这三个字被更多人知晓,而退出歌坛的沈熠辰,找了份普通的工作,过着朝九晚五、波澜不惊的日子,他买了本她的新书。

他通宵看完,看到她在后记里写道——这些年,你一直是驻扎在我心底的那个人,我赴汤蹈火。倾尽一切,为的是有一天能名正言顺地跟你在一起。到最后,我发现,原来是我爱你的方式不对。

我燃尽了自己的青春,却无奈地发现,有一种坚持,叫渐行渐远。原谅我,因为我真的很想爱你。

梁羽溪当然不知道,他俩初见,并不是在十五岁那年。那年,他六岁,她四岁,他们还上幼儿园。12月24日是他的生日,但是爸妈忙着闹离婚,忘了他的生日。只有她,朝他挥舞着手里的棒棒糖,说:“妈妈买给我的,送你一根,这是爱的味道。”他清晰地记得,那根棒棒糖,是草莓味的。

高中偶遇,她没认出他来,这并不稀奇,因为后来他跟着妈妈改嫁,有了一个新的名字——沈熠辰。妈妈希望他能像一颗璀璨的星星一样,有着光彩熠熠的一生。

那年的艺术节晚会上,他认出了她,却没相认,那时他心里有别人,父母离异像一道难看的伤疤盘踞在心间,不想被提及。

再后来,她像一株生命力顽强的小草,不断出现在他身边。幼年的温暖被触及,他想靠自己给予她好的生活,好好疼爱她。

无奈命运这只翻云覆雨的大手一再捉弄,他们的人生好像一直在不断错位。

小溪,即便我是一颗璀璨的星星,我最想照亮的也只是你那片天空。

到如今,我发不出一点光亮,照耀不到你,只能祝你,一切安好。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4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