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堂大妈

 2014/08/23 23:03  文/(美)斯泰茜.邦普斯 译/高峰 《文苑》  (794)    

已经住院6周半了,我感觉度日如年。医生说手术后我得在医院待上一个月,“到那时你就能恢复50%的力量和柔韧性了”。

我今年13岁,出生时一条腿比另一条腿短,所以接受了这个矫形手术。一个月很快过去了,但我仍出不了院。我腿部的力量已经完全恢复,但柔韧性只恢复了30%。我逐渐失去了信心,经常向护士发脾气,有时理疗也不做。

订午餐的时间到了。“鸡肉三明治和水果杯”,我不喜欢,于是摁铃把护士叫来。“我能把午餐改成花生奶油、果冻和炸薯条吗?”

“已经下单了,本周你已经改过两次了。”护士说。“求求你了,这是最后一次!”我说。

30分钟后有人敲门,进来一位我没见过的女士,黑皮肤,短发。“你是斯泰茜吗?”她大步走到我床前,背着手。我点了点头。

“我在食堂工作,我们不会再给你换菜单了。你得和其他病人一样守规矩。”

我点了点头。她是个狠角色,我不想和她争。5分钟后她亲自把午餐端了过来。鸡肉三明治和水果杯。“听说你经常跟护士耍脾气?”

“没有……”我嗫嚅着。

“你是想得到特别关照,而这正是你出不了院的原因。你已经13岁了,不是小孩子了。如果你想回家,就得付出努力,不能指望别人!你下一次理疗是什么时候?”

“3点半。”

“那你最好在那之前把饭吃完!”

等我坐着轮椅前往理疗室时,她已经等在电梯门口了。“你迟到了”,她指着墙上的时钟说。“你最好快点。你干嘛还要坐轮椅呢?我听说你应该用拐杖了。”

“轮椅更快些……”我说。

“拄拐杖出院更快!从今天起你用拐杖!”

“好的。”

理疗结束后,治疗师凯莉微笑着递给我一副拐杖。她肯定什么都听说了。

拄着拐杖在走廊里行走很别扭,我一点也不喜欢。但是3天过后,我就喜欢上重新站起来的感觉了。凯莉说:“你的柔韧性恢复得真快,已经40%了。干吗不把一根拐杖扔掉呢?”

“只用一根拐杖,我行吗?”

“你当然能行”,身后又传来食堂大妈的声音。“用你的左腿作支撑,右腿迈出一步,同时移动拐杖。”我照她说的做了。“对,就这样,你学得很快!”

又拄了5天单拐,医生说我可以回家了。

出院那天,父母来接我,我整理行李的时候又听到了那曾经让我生畏的声音。“听说有人今天要回家了!”

“是的,夫人。”我害羞地说。

“回去别犯懒,坚持锻炼,直到完全恢复。坚强点儿!”

“我会的。”我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了微笑。她又对我父母说:“你们得盯着她点儿。”

“我们会的。”

“那好,再见了!”她冲我眨了下眼就离开了。

“她把你训练得服服帖帖的。她是治疗师吗?”妈妈问。

“不是,她是食堂的大妈。”

摘自《生命时报》2014年4月29日

 赞  0
,

共 2 个关于 “食堂大妈” 的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9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