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的父亲

 2014/08/21 21:55  杨雷 《文苑》  (709)    

父亲大学毕业后当了镇上的初中语文老师,算起来已经20多年了。那时候,上过大学的凤毛麟角,所以父亲在村里很受人尊重。我小时候为有这样的父亲而骄傲,我那时的愿望就是长大了成为像父亲一样的人。可这一切在我18岁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父亲不再是家里人的骄傲,反而变成怨恨的对象。

事情要从我18岁生日那天说起,为了庆祝我的生日,父亲特地从镇上买了个大蛋糕和几箱啤酒,并请了亲戚朋友来参加。父亲那天很兴奋,喝了不少酒,就在大家觥筹交错之际,父亲醉醺醺地对我说:“从今天起你就是成年人了,以后凡事要靠自己。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也算是尽到责任了。我要去做我想做的事情了。”我问父亲他想做什么事。父亲说:“我打算搬到山上去住,不教书了。”众人一听都愣了,母亲赶忙打圆场,说父亲喝醉了,在说胡话。大家都以为父亲在说胡话,谁也没有说什么。

第二天,父亲像往常一样出了家门,我和母亲都认为父亲去学校继续教书,可很快父亲又回来了。母亲问父亲为什么回来了,父亲说他辞去老师的工作了。母亲以为父亲昨天的酒劲还没缓过来,就问父亲是不是在开玩笑。父亲有些不耐烦地对母亲说:“我没有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我当了20多年老师,早就当够了!明天我就搬到山上去住!”母亲听完父亲这番话,顿时火冒三丈,指着父亲愤愤地说道:“我看你真是疯了!老师这么好的工作,别人打着灯笼找都找不到。你倒好,说不干就不干!你还要到山上去住,你到山上去干什么?”“我厌烦了现在的生活,想换个活法。”父亲说。“你换出活法了,我和孩子怎么办?你不怕别人看笑话,我还怕呢!”我看到母亲眼眶里盈满了泪水。“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吧!人活着不是给别人看的,是给自己看的!”父亲看了我一眼,继续说,“我当老师挣的工资都给你和儿子,我一分也不要!儿子现在大了,也该自力更生了。”母亲听完父亲的话,什么也没有说,蹲在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

第二天父亲就带着衣服和被子到山上去了,我也跟着去了。到了山上,我发现了一间简陋的小房子,里面有张床和一些简易的做饭工具,我忽然明白了,父亲打算住山上原来是“蓄谋已久”的。我问父亲非要住在山上吗,父亲说:“谁想活出自己就必须与尘世保持距离。”我又问父亲打算在山上待多久,父亲说:“可能几个月,可能几年,也可能直到死。”接下来的两年我时常给山上的父亲送些生活必需品,母亲在一旁看着没说什么话。我不知道母亲心里怎么想的,或许她还在等着父亲有天能回心转意从山上下来吧。

自从父亲到山上住了之后,我发现村里人看我和母亲的眼神有些异样,渐渐地我和母亲也习惯了。我有时候觉得父亲挺自私的,但一想到父亲谈到活出自我激动的神情时,我又觉得父亲不仅应该得到原谅,而且值得赞扬。因为他生活在另一个高度,一个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达到的高度。

摘自《三联生活周刊》2014年第17期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3 + =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