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爹的钱不需理由

 2014/09/11 20:22  顾振威 《经典阅读》  (353)    

满仓在儿子家大门口站了一袋烟的工夫,才硬着头皮走进儿子金良家。

满仓脸涨得像鸡冠子一样,吞吞吐吐地说,我想借点钱,不多,300就行。

金良一愣,不好意思地说,我手里没钱。你咋不跟邻居借?

邻居家该借的都借了才到你这来。

家里不是有猪吗?咋不把猪卖了?

猪正长膘,现在卖了可惜。

咋不把羊卖了?

羊肚里有小羊羔。

囤里不是有粮吗?

粮食也卖了,邻居家该借的也借了,才凑了4700块钱。

你凑这么多钱干啥?

老房子晴天漏风,雨天漏雨,该翻修了。

满仓没从金良手里借到钱。走出金良家大门后,满仓一遍遍地责怪自己不该向金良借钱。找金良借钱,这不是让他为难吗?

镰刀似的月牙儿升到了中天,金良仍像翻烧饼一样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秀秀不满地嘟囔了几句,金良幽幽地说,爹手里现在有钱了。

秀秀猛地坐起来,说道,你向爹要啊,就说咱盖房子还没凑够钱。

向爹要,总得有个理由吧?

你喊他30年爹了,这是不是理由?咱儿喊他两年爷了,这是不是理由?他两眼一闭咱得戴孝帽子送终,这是不是理由?

尽管秀秀找了这么多理由,但张口向60多岁的爹要钱,金良还是感到难以启齿。扪心自问,爹和娘风里来雨里去地在土里刨食,实在不容易啊!金良没有张口向爹要钱。

金良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的。农忙时干地里的活,农闲时做些生意,积攒了不少钱。爹给他盖的五间瓦房在一座座小楼面前灰头灰脑地趴着,金良就想盖两层高的楼房。

儿子要盖楼房,满仓心急火燎地卖了正在长膘的猪,卖了怀有小羊羔的羊。民工们正在挖地基,满仓一头汗水地跑来了,给金良送来了5500块钱。

接过厚厚一摞票子,金良颤着声问,爹,你不翻盖房子了?

你盖楼需要钱,我就不翻盖了。在房子上搭块塑料布,下雨天就不漏了。

金良低下头说,要你的钱,真没一点理由。

满仓说,别说要钱,就是要命,爹也会给你。啥理由不理由的,我是你爹,你是我儿,这就是天大的理由!

(摘自《天池小小说》)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1 + =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