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膝上的簸箕

 2014/09/09 21:53  张君燕 《黄河黄土黄种人》  (1,631)    

总是在行走中不经意地失去记忆中曾经深刻的种种,彼时的如影随形总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变得风轻云淡,逐渐消散在记忆的角落里。直至某个瞬间,猝不及防地与老时光中的美好相遇,潜藏的印象一下子被唤醒,零散的记忆迅速聚拢,完整而清晰的往事便在脑海中慢慢浮现出来。

工作和生活的种种不如意,让我的心情异常烦闷。周末回到老家,不愿意让母亲为了我的归来而忙碌操劳,因此提前并没有告知母亲。走进院子时,母亲正坐在矮凳上低头拨拉着麦子,盛麦子的是一个年久日深的簸箕,边缘的柳条有些已经断裂,被细心的母亲用蓝色的土布包好。此时,阳光斜照,映在母亲花白的发间,略显破旧的簸箕也笼罩在明晃晃的光芒中。于是,在沧桑中便蕴含了一种低调的华丽。

簸箕,这个几乎陌生的物件就这样倏忽闯进了我的心。小时候,簸箕是最常见的工具,每家每户的墙角都可以见到它的身影。农忙时节,母亲双手端着簸箕,迎着风用力地上下抖动,那些糠皮之类的东西便随风而去,只留下饱满圆润的麦子颗粒。那时候,母亲的双臂总是那么有力,仿佛可以凭着自己的力量帮我们把生活中的一切不如意都剔除,一如这个簸箕般饱经风雨却依然任劳任怨。

我也曾学着母亲的样子,端起簸箕,用力地摇晃。结果却是把麦子洒了一地,糠皮之类的杂物却仍掺杂在麦子中,耀武扬威地向我炫耀。我急得出了一头汗,却仍是不得要领。母亲微微笑着,告诉我,端簸箕的手要稳,向上扬起的时候要快,下去时可以慢一点,顺着自然的节奏。不要心急,也不要刻意地去想那些杂物,那些虚浮轻飘的东西是经不住几番沉浮的,扬几下它们便会随风而去了。

我沉下气,把力量用平稳,按着母亲的说法做了几次,果然慢慢地掌握了要领,可以把麦子中的杂物去除干净,还在一上一下的摇晃中,体会到了一种激浊扬清的感觉。现在想起母亲当时的话,突然间豁然开朗,母亲何止是在说簸箕呀,她说的不正是人生吗!人生在世,内心的安稳和沉着最重要。保持着这样一种人生态度,顺其自然地生活,那些虚浮的阻碍人生前进的东西自然会被生活的轮回所淘汰。

这个历经岁月沧桑的簸箕如今正静静地被母亲捧在膝头,边角处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很多磕碰以及断裂的痕迹,但因岁月的长期打磨,簸箕上的柳条被磨得光滑而明亮,在阳光下闪着熠熠的光芒。视线上移,看到母亲布满皱纹的脸庞,突然觉得母亲这一辈子也曾如簸箕般经历过很多艰难和困苦,也曾受过伤,也曾有过痛。生活的重担终于把母亲的背压弯,但却带不走母亲对生活的信念和憧憬,正如母亲此刻皱纹里盛着的满满的笑意。

我的心就在这一刻豁然开朗,多日来的烦闷顿时烟消云散。我长久地凝视着这个簸箕,想要把它深深地印在自己的脑海里。我知道,也许以后它将会陷入岁月的深处,陷入无边的流年。但它带给母亲的,带给我的那份心绪却永远都不会消失。那以后的许多日子,心都在欢快地跳跃,所有的黯淡都消散于无形。一如母亲膝上的簸箕,阳光在上面舞蹈,照亮着所有饱满的幸福。

 赞  0
, ,

共 4 个关于 “母亲膝上的簸箕” 的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7 − =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