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决

 2015/02/06 10:45  王虹莲 《思维与智慧》  (248)    

很少纠缠于缠绵不清的东西。

比如缠扯在一起的毛线。小时候母亲让我帮她理,我总是极讨厌,然后会用剪刀剪开,然后招致痛骂。

项链很多时候会缠在一起,无法一一择开,多数时候弃之。如果是棉线的,就用剪刀——我没有耐心一条条拆开。

清决的态度从小就有。

和弟弟打架,他三四天总念叨,还告诉父母。于是打得更狠,直到他沉默。

绝非不眷恋,而是想给自己留下更清凉的心。

她说,我不愿意看到他的电话,看到他拍的电影,我愿意此生不与此人再相遇。

谁比谁清醒吗?不,是谁比谁更清决。

清决的内心,其实是更为荒凉。有的时候,愿意更清凉地发呆。寂寞从来是一个人。

她愿意,他出现的时候,像石光电闪,而消失的时候,也以同样的形式。

油画一样的记忆,定格了就好。

窗外飘着苦楝树的味道。那是一种清决的树,独自眷恋。

自己的心思自己知道。其实,诀别,有的时候,是和自己的诀别。与他人,并无干系。因为,爱情带给的,从来不是得到了什么,而是一生中最绵长的回味。或苦,或涩,或甜蜜。也许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无论是什么,都得独自吞下去。——说到底,爱情,还是一个人的事情。

 赞  1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3 −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