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如清扬

 2015/02/04 15:25  朱卫国 《思维与智慧》  (210)    

迷离,仓皇,带着堕落的坏。像一只只青花瓷碗,可以敲得清脆作响,却又极易碎裂,这是我们那时的青春。

为了缓解分配压力,我们中师毕业后留于本校再读两年大专。三十几张课桌,七零八落地散在教室里,阳光永远逃避着那块空间,我们像一个末路的草台戏班,照例是花红柳绿的面孔,却只是灯火阑珊,纷乱斑驳。

蓬勃的丛竹摇曳枝条,试探着伸进窗子,三三两两的绿影在讲台一角自恋般地跳跃,想要把可爱的生动掺进灰色的世界里。

直到她的出现,我们慵懒颓废的十九岁才褪去云翳般的眼睑。一袭白衣,青黑的发丝光亮地绾在脑后,没有豪言壮语,她说,我姓李,教古典文学的,是你们的班主任。她温润、娴静、明亮,泛着太阳下奔跑的光芒。

她像一个高明的画师,把我们灰暗的青春涂抹得云蒸霞蔚,每一张面孔都点染着她亲手调制的赤橙黄绿。我们开始手忙脚乱,她一个个地布置任务,微笑着,望着你,直至你点头应允。演讲会,辩论赛,专题阅读,准备讲稿,查阅资料,撰写征文,我们被她那根看不见的微笑之鞭追逐得竭力奔跑,每个人都无暇去忧伤自己的前程,也无暇去追问奔跑的目的,需要的是不停息的行进。我们仓皇的青春不再迷离。

她总是微笑着,调配着每一张面孔,像正午的阳光,让你的阴影无处藏匿。

我裹挟在这青春肆意明媚的洪流里,无处安放自己。我心仪多年的女生分配去了市里最好的学校,而我,纵然再过两年,仍只能回到乡下,守着苍白与虚无。十九岁的心里盛不下任何理想与人生的欢娱。面对眼前奔跑的灿烂身姿,我犹如坐在月冷风高处的孤独者,嘲笑似地看着一群蚂蚁热热闹闹地追逐,心里悠然划过一丝不去理会的淡漠,热闹是他们的,我能有什么?枯坐成了我心里自得的参禅。

她笑容可掬地找到我,要我帮她,做她的专职校对,她说,我以前在《师范生周报》上读过你的文章,感觉不错,你完全可以的。我不习惯于去拒绝一张写满真诚的笑脸,我成了她文稿的第一阅读者。她写的文章很多,多为古典名篇的解读,每周总有一厚沓打印的初稿交到我手上。我不得不去努力看懂每一篇,逐字逐词找出极少的错误,校勘好引文的出处,我还力求能发现文章语言、结构或观点方面的可商榷处,尽管大多时候,我一个字也改不了。

忙碌而充实的校对渐渐地填补了心里的虚幻,那个沉湎于坐看云起的我已展开张扬的姿态,我会为某个词的准确性向她提出质疑,为她引文的可靠性查阅多种版本,更会为她某个不俗的观点拍手叫好。每一次,她的脸上都泛起光亮的笑靥,直至我疑窦已解,心悦诚服。

整整两年,我完成了她近三十篇文稿的校对,犹如给了我一双隐形的翅膀,浩瀚的世界任我越度。我的青春之色已然褪变,不再苍白,不再灰暗,回头过往,已是风华正茂。

我也成了校内外小有名气的写手。

怀着怕和爱,我无法说出她给予我的东西。

直到那一次,我终于答应替她讲一堂《诗经》鉴赏课,我选的是一首《郑风·野有蔓草》:

野有蔓草,零露 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我在讲台上缓缓地描述着那个画面:陌上花开,蔓草青青,女子徐徐而来,婉如清扬,她的出现让普通的田畈变得美不胜收……

她站在教室最后面,脸上闪现灿烂的光芒,轻轻的笑意悠然划过,婉如清扬。那个鲜有阳光照进的教室一直生动着,那丛喜欢窜进来的青竹也愈发爱上了这块儿天地。因了她,我们的毕业季在丰润、充盈、晶亮中显得格外灿烂,两年的历练,我们已不是当初的少年郎,不再易碎,铮铮有声。

我们庆幸在暮霭沉沉的青春路口,遇见了她,她抖落一地的阳光,扬起手臂,划开一条洒满碎金的旷野小径,引着我们走向水草丰美的远方。

像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棵草摇动另一棵草,人生的很多际遇是一颗心灵去唤醒另一颗心灵。毕业离别的那一天,讲台上,她哭了,青黑的发丝有些凌乱地散着,那是她第一次在我们的时空里迷离苍茫,我们手足无措。

她说,两年前遇见你们,是为了唤醒我自己,那时,我离婚了,重回到了单身,我的每一天乌云密布,像当初的你们一样,我必须重新找回自己。这两年,我做到了,你们也做到了,请允许我感谢和你们的相遇,感谢彼此相携相励,走过一段不能蹉跎的年轮。你们是我生命的救赎。

校园的栀子花香馥郁沁人,弥漫着淡淡的忧伤。我们起身鼓掌,为我们共同的奔跑与飞翔,一路的阳光一程的欢笑。

她双眼湿润地微笑着,零露 ,泛着温润的光芒。

那一年她考取了华中师大的博士,我们也带着闪亮的青春迈向四方,开始越度自己的天空。

陌上青,陌上苍。她的笑脸与光芒穿越四季的变幻,总是浮现于眼前:野有蔓草,零露 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

(编辑 之之)

?有大花,也有小花,那些美丽的花,都是大花吗?”

“只要有心开花,无论大花还是小花,都是美的。”小李说。

“人们赞美花,赞美的,都是那些大花吗?”

“只要花美,无论大花还是小花,都会得到人们的赞美。”

“一个人如果用心做小事,为什么不能把小事做漂亮呢?把小事做漂亮了,为什么不能得到人们的赞美呢?”上司说。

(编辑 慕容吟)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3 − = 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