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难得遇见理解

 2015/02/15 9:36  三十三 《读书文摘·经典》  (438)    

贝祖诒(贝聿铭的父亲,曾担任中国银行总裁)的原配因病去世后,银行为了让他早日摆脱丧妻之痛,派他出访欧洲,考察分行的工作,顺便散心消愁。

在罗马,贝祖诒邂逅驻意大利代办蒋履福的女儿蒋士云。

蒋士云是蒋家四小姐,时年21岁。若干年后,垂垂老矣的少帅张学良回忆往昔,点评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把蒋士云放在“最爱”的位置:“于凤至是最好的夫人,赵一荻是最患难的妻子,蒋士云是最可爱的女友。我的最爱在纽约。”

蒋士云17岁时与张学良相识于外交总长的宴会,情投意合。当时张学良已有正室于凤至。蒋士云跟随父亲游历多国,是当时上海名媛圈难得一见的兼具美貌与见识、精通英语法语的天才,然而她被爱情冲昏头脑,下定决心,要做张学良的小妾。

21岁那年的春节一过,蒋士云满怀憧憬地登车北上,与张学良相聚于北京。此时,张学良身边多了个赵四小姐。

当时权贵们三妻四妾并不稀奇,可蒋士云却洒泪挥别张学良,出国旅游散心。

蒋士云和贝祖诒之前在上海和南京见过面,两人重逢于罗马,同病相怜,连续数日相伴交谈,坦诚相对,将彼此理解得通透,决定相伴终生。

五年之后,“西安事变”发生,张学良被关押,高富帅瞬间变囚徒,许多高门世家明哲保身,沉默以对,蒋士云却积极参与营救。贝祖诒理解夫人,通过自己跟戴笠的交情,帮蒋士云取得探望张学良的特别许可。

新中国成立前夕,离职的贝祖诒和蒋士云定居纽约。

也许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分别越久,张学良心中蒋士云的分量越重。重获行动自由后,1991年,90岁高龄的张学良兴致勃勃飞到美国,离开陪伴自己多年的赵四小姐,去见“女朋友”蒋士云。那次,张学良在纽约蒋士云家一待就是三个月,玩得非常开心,还连连宣称,那是“西安事变”之后最感自由的90天。

赵四小姐对此非常介意,张学良离开纽约后,便没再让他们联系。也许在外人看来,蒋士云对张学良如此有情有义,必定仍有爱意。但1982年贝祖诒去世后,蒋士云逢人便拿出来的名片上,笃定地写着四个字:贝蒋士云。

人的一生中,遇到爱,遇到财,遇到权势,遇到比电影更跌宕的离合悲欢都不稀奇,稀奇的是遇见同类,遇见理解。

张学良回忆往昔,点评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把蒋士云放在“最爱”的位置:“于凤至是最好的夫人,赵一荻是最患难的妻子,蒋士云是最可爱的女友。”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