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空暗恋,辞旧迎新

 2015/02/14 16:22  安森 《恋爱婚姻家庭·青春》  (742)    

A

洗完头的颜木夕进门时被苏意狠狠地撞了一下。颜木夕说:“慌慌张张地赶着相亲啊!”苏意一脸坏笑说:“差不多啦,今天可是外语系的‘樱花晚会’!”颜木夕说:“晚会又怎么样?”苏意说:“晚会不怎么样,但晚会压轴的可是乔梦柯哦。”

乔梦柯?颜木夕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梳头发的时候忽然想起,这个人好像就是传说中那个左右手都能弹琵琶的外语系帅哥,比她低一级。再一看,整个寝室人去楼空,不用说,都色心大发跑去看晚会了。

颜木夕没去,而是坐下来打电话,响了很久那头才有一个懒懒的声音说:“我在忙,过会打给你。”然后电话就断了。颜木夕呆呆地坐在床边,头上没来及擦干的水啪嗒啪嗒地滴下来,打湿了她那双可爱的维尼熊拖鞋。

等电话,一直等到晚会结束,寝室再次沸腾的时候,电话还是没有来。苏意等人眉飞色舞地谈论着乔梦柯,颜木夕断断续续听出来一些字眼,他的眉目很像王力宏,他的压轴曲叫《乱世樱花》,迷死人啦。

颜木夕走到窗边,三月了,宿舍楼下的樱花雨纷纷扬扬,染香了空气。颜木夕想,陆建明现在,会和谁一起过生日呢?

B

这是座江南小城,素有花城之名。系里很多女生为此考来,但颜木夕不是,她只为陆建明而来。她在高一就恋上了高三的他,但陆建明并不知她的执着,只是在新生接待处看见颜木夕时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暗恋像指缝间的细沙,明知留不住,你却会依然拼命地去握紧手指。颜木夕便是如此。陆建明说:“颜木夕,谢谢你对我这么好,可我肯定要出国留学的,我们不会有结果。”颜木夕说:“我不在乎,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在乎。”陆建明无奈地叹口气说:“随便你吧。”

“随便你吧”四个字狠狠地伤了颜木夕的心,但她还是毅然决然地飞蛾扑火。比如今晚,她精心地打扮自己、准备礼物,可在陆建明眼里如此不值一提,连承诺的电话都落空。

颜木夕跑到学校后山的花海湖边大哭了一场,哭到无泪时已是黄昏,风声里隐约传来乐曲声,一个长发男生靠在垂柳下拨弄着琴弦。悠扬的曲子让颜木夕心中的痛稍稍缓解,不自觉地走了过去。直到男生笑着盯着她时,颜木夕才反应过来。正尴尬地杵着,男生却大方地伸出手说:“颜木夕吧,我是乔梦柯,很高兴认识你。”颜木夕有些发愣,“你就是乔梦柯?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乔梦柯神秘地笑起来说:“这是个秘密。”颜木夕说:“那你能告诉我你刚才弹的曲子叫什么吗?”乔梦柯说:“《倾城碎蓝》,喜欢吗?”

颜木夕没有告诉他她很喜欢,她担心他会追问她为什么喜欢——她之所以喜欢是因为觉得这个曲子像是在诉说着她的故事。暗恋没有书上说的那么美好,其实很苦很涩。

C

“老实交代,昨天和谁约会去了?”上晚自习的路上,苏意一本正经地问道。颜木夕说:“没约会啊。”苏意说:“你可真能沉住气,要不是我体育系的老乡在后山锻炼时看见,打死我也想不到你竟然在和乔梦柯谈恋爱。”

颜木夕刚想说“你误会了,我们只是刚巧碰上”,但这时她们刚好走到阶梯教室门口,迎面而来的诸多目光里,那么轻易地就能分辨出有多少是饱含敌意的同性目光。颜木夕没在乎这些敌意,她首先想到的是,陆建明千万不要也误会了她。

可已然迟了。下自习回到宿舍的她接到陆建明的电话,他说:“恭喜你找到真命天子。”颜木夕说:“你误会了,其实……”陆建明打断她说:“误不误会不重要,我们不会有结果的。”颜木夕还想争辩,陆建明已扣上电话。再打,已经关机。

伤心的颜木夕呆呆地站在窗边,三月末了,窗外的樱花落了一地。颜木夕看着看着忽然想起李清照的词,满地黄花堆积,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正想着,窗外有人大声喊:“302的颜木夕在吗?我是乔梦柯。”

女生楼有尖叫声响起,不用说,那些喜欢乔梦柯的女生现在必定已挤满窗口。苏意一个箭步就蹿了过来,她先看了看窗外,又看了看颜木夕说:“这下你还有什么话说?”颜木夕说:“你帮我说,颜木夕不在,上自习没回来。”

苏意的眼睛瞪得有灯泡那么大,颜木夕没有理会径直躺到床上。她觉得这个乔梦柯真是烦人,每次出现都在她难过的时候。

D

颜木夕和乔梦柯的关系被炒得沸沸扬扬。但凡认识颜木夕的都要跑过来问一问,颜木夕解释,所有人都异口同声地表达同一个意思:都到这步了,你还隐瞒什么啊,人家那么帅,又不亏了你。

陆建明没再来过电话,颜木夕打过去要么不接要么挂了关机。颜木夕知道她和陆建明终有一天会是这样的结局,但她不甘心因为一个莫须有的乔梦柯作为终结。她跑到乔梦柯所在的班级教室,对着坐在第一排的他说:“乔梦柯,请你以后不要再来纠缠我,我讨厌你。”

刚才还闹哄哄的教室,忽然悄无声息。颜木夕不敢正视乔梦柯的眼睛,可转过身时,她分明听到了那日黄昏乔梦柯弹的曲调,幽怨哀伤。

她咬了咬牙,终于还是走了。她想,也许这样还能挽回一些她和陆建明的时光。

E

问过颜木夕的人再见她时都显得有些尴尬,颜木夕却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寒暄着。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到了五月,中文系的“五月花”晚会开演。颜木夕在高中就是学校的文艺骨干,自然逃不了表演任务。她报了个宋词配乐朗诵。那晚,当她穿着白色裙子走到台上,台下角落里忽然传来女生起哄的声音,她知道这是喜欢乔梦柯的女生们在报复她,虽然早有准备,但泪水还是没能忍住唰地落下来。

回到宿舍,一屋子舍友都来安慰她。颜木夕强颜欢笑表示感谢,接着手机响了,是那个她盼望许久的电话,陆建明说:“刚才我都看见了,别太难过。”颜木夕说:“只要你不再误会我,我就不难过。”电话里传来低低的叹息声,颜木夕的心不由地一紧,接着她听到陆建明说:“我的出国手续都办好了,六月初就走了,所以……”颜木夕打断他的话,抢先说:“所以你就要和她比翼双飞了?”陆建明没有回答,然后,颜木夕第一次主动挂上了陆建明的电话。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