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姑娘都有一个同样的爹地

 2015/02/08 13:31  肥妞儿 《恋爱婚姻家庭·青春》  (870)    

胖姑娘都有一个同样的爹地

那天晚上,我忽然被一个帖子激怒了:瘦姑娘的家庭各有不同,胖姑娘却都有一个同样的爹地。

这两句话听来有些无厘头,却一下戳中我的痛处。我当即丢下手机冲进客厅,对正在陪着老妈看韩剧的老爸大吼:“欧阳卿,以后你别再给我买零食了行不行?我都24岁了,你见哪个当爹的还给自己24岁的闺女每天买巧克力、果冻和冰激凌的!”

俩人都被我吓了一跳,齐齐抬起头来睁大眼睛看着我。

有什么好吃惊的?我指着他:“我都胖得没人要了,你满意了?你知道他们背后叫我什么吗?叫我皮球……”

说到这句,我忽然悲从中来,再也说不下去了,蹲下来呜呜地哭了。

老爸噌的从沙发上跳起来,两步冲到我身边,蹲下来一边拉我胳膊一边语无伦次地劝慰着。但说的话完全不得要领,说什么我一点儿都不胖,是他们审美有问题,说我是健康美……

当我是4岁的小孩子吗?160厘米123斤,不是胖还是什么?我自己也有眼睛的。

于是继续哭诉,完全不听他的哄劝。最后,老妈烦了,走过来用脚尖踢我一下:“别无理取闹了行不行?你也知道你已经24岁了,自己嘴巴馋还赖别人!”说完,伸手将老爸拉起来,“别管她,都是你惯的。”

“后——妈——呀!”我泪眼朦胧地抬起头看着老妈。旁边,老爸扑哧一下乐了,即刻又发觉乐得不是时候,赶紧又绷起脸来,蹲下来重新哄我并承认错误:“都是我不好,我以后不乱买零食了,我改!”说完用力将我拉起来。

可不是得用力?老爸高我一头,也不过130斤,胳膊比我的还细。

于是,借着这个台阶,我的闹剧才算收场。

那些甜蜜的味道

那是和某男分手的第三天,虽然某男一再表白,不能和我在一起是因为他觉得我有点儿闹腾,他更喜欢内向的姑娘。但是转眼,他便和一个比我更加闹腾而身材纤瘦的女孩子手挽手走在了一起。

这屈辱,总要找个出口的不是?是那个帖子给我提了醒。

闹腾过后,左思右想,还是觉得我并没有冤枉我爸,他是必须负责任的。记忆中,这么多年,他爱我的方式只有三个字:好吃的。从我4岁到我24岁,他就没有给我买过其他的礼物,零食是唯一的主题。

曾经也为此得意过的,记得多年前,其他小孩子刚开始炫耀“喔喔佳佳”和“大白兔”的时候,我的小包包里,就有了那种纯正的进口巧克力,白色的、黑色的,圆形的、方形的,还有花朵状的……都是他去大城市出差时买的。当其他小孩子只吃过苹果和桃子果酱的时候,我的小食品柜里已经有了紫色的蓝莓酱和橙色的菠萝酱。并且,老爸还是我们小区第一个买了烤箱自己做点心的,他做的蛋糕又软又甜颜色又好看,每次蛋糕出炉的时候,对面的小孩子都会来敲门……

过了那么多年,那些甜蜜的味道,还依然会在瞬间挑逗我的味蕾,令我垂涎。

于是,我几乎理所当然地在度过短暂的青春消瘦期后,长成了一个珠圆玉润的胖姑娘。13岁半,我的身高就停留在了160厘米,体重最重的时候却达到过126斤。123斤,还是在喜欢上某男后努力和食物抗争的结果。

可以想象吗?在一个放满了巧克力、果酱、提拉米苏和冰激凌的家里,和食物抗争是多么残酷的一件事。这边我刚刚少吃半个馒头,那边老爸就会递过来一块香酥可口的榴莲酥,任我多强的意志力,也会顷刻土崩瓦解。于是此消彼长,真不知道我是怎么瘦掉那3斤的。

但对于一个123斤的胖姑娘,多3斤或者少3斤,爱情的结果并没有不同。如果说之前我介意我的胖是因为穿不上那些漂亮的裙子,那么现在,我的介意已变为了憎恨,我憎恨因为胖,我得不到想要的爱情。

所以我郑重地告诫我爸:“不许你再买任何甜食,不许做任何点心、红烧肉或者水晶猪蹄,否则我搬出去住。”

我说得掷地有声,老爸听得毕恭毕敬,认真地举起右手说:“我保证。但是……”

“没有但是。”我瞪他一眼。

“好吧。”他住了口,我转身回房间,还是听到他在身后低声说:“但是你得吃饱饭。”

我没理他。吃饱饭?吃饱饭还怎么减肥!我天生没有运动因子,又不信什么减肥药、减肥茶无副作用之说。所以,对我来说,减肥的唯一方式,只有节食。

胖姑娘更要有尊严

老爸倒是说到做到,不仅迅速清理了家中残留的高热量食物,每天下班时也都空着手,连菜都不买了。换成老妈每天拎一袋青菜回家,然后一边做饭一边嘟哝着生活水准“回到了解放前”。

但是有老爸支持我,老妈的抱怨无济于事。于是,一个美食之家的一日三餐都变得简单寡淡起来。我甚至连鸡蛋都拒绝,只挑青菜吃。中午半碗米饭,晚饭绝对不吃主食。每次,老爸试图给我加饭,但触到我的眼神又不敢动了。那天忍不住,他小心问我:“吃得饱吗?睡觉的时候会不会饿?”

我拒绝回答。饿不饿?不饿才怪!哪用等到睡觉的时候,不消两个小时,那点儿青菜的热量就被消耗殆尽。但是……但是我咬着牙坚持,被爱情抛弃的耻辱深深刺痛我心。

人总要有尊严的,胖姑娘更要有尊严,我一次次偷偷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皮球,你有什么资格吃肉?有什么资格吃饼干、吃冰激凌、吃巧克力……”

这种自虐式的克制起了作用,半个月后,体重秤上的数字降到了60公斤以内。只是——好辛苦啊!没有人知道我的饿,我每次路过蛋糕房看到橱窗里各种糕点的那种馋,和我因节食导致的虚弱无力。

好在体重秤的指标给了我无穷的动力,坚持下去,我不断鼓励自己,仿佛看到一个风情万种的瘦姑娘正在向我招手。

然后那天早上,就在起床去洗手间的时候,我刚走了两步便眼前一黑,一头栽倒了。

非减肥成功不可

各种美食重新堆在我的眼前,老妈气势汹汹,老爸低声下气,都在让我放弃节食,好好吃东西。

不是不想吃,我自己都听得见吞咽口水的声音。可是,也只是吃了那么一小块枣豆糕——理智告诉我,如果放任自流,等于前功尽弃。至少,我要守住辛苦这一个月打下的阵地吧?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1 + =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