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爱而生,为爱崛起

 2015/02/06 11:22  林晓曼 野芷湖 《恋爱婚姻家庭·青春》  (658)    

与生俱来的“使命”

“范琴,你应该感谢姐姐,如果不是姐姐遭了这么大的难,根本不可能生下你。”一直以来,范万秋在小女儿范琴的面前,从来不回避她出生的“背景”。

范万秋生于1949年,家住重庆市合阳城街道葡萄街,下岗前是国有企业合阳丝绸厂的职工,1981年有了可爱的女儿范开群。妻子没有工作,就在家专门带女儿,平时开点儿荒种点儿菜,日子过得倒也惬意。

然而命运之手翻云覆雨。1983年7月,平时活蹦乱跳、爱说爱笑、已两岁多的开群突然不能说话,身子变得像面条一样无力,不能直立,目光呆滞。范万秋想到几天前女儿发的那场持续了3天的高烧,除此,女儿的手臂上在高烧期间还出现了细密的疹子。这两点当时都没有引起范万秋和妻子足够的重视。他们认为发烧是感冒,手臂上的疹子则应该是“出麻子”,都不是什么要紧的病。他们把开群送到一家小诊所输了几天液,开群很快就痊愈了。哪想到,出院后女儿就变成了这样。忠厚的范万秋没有把心思放在追究医生的责任上,而是带着女儿到处求医。

一晃两年过去了,范万秋求医的脚步遍及重庆各大医院,随后又去了成都华西医院等多家医院,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依然无法改变一个事实:孩子大脑神经不可逆转性重度损伤,成了智力低下、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终身只能在床上度过的重残者。这些年求医下来唯一的收获便是医院出具的一张证明,证实范开群是一个重残患儿,允许范万秋夫妻再生一个孩子。一开始,范万秋不同意再生孩子,觉得这样对开群不公平,但妻子的话提醒了他:“我们能照顾开群一辈子吗?万一我们走在她前面,谁来照顾她?”

范万秋觉得妻子说得有道理,于是默许了“再生一个”。1986年7月29日,范琴出生。因为有前车之鉴,范万秋和妻子在抚养小女儿范琴时投入了更多的精力。

范琴的成长很顺利,转眼她就8岁了,是个天真活泼、聪明过人的姑娘,一上小学就拿了全年级第三名。

然而1996年4月,小女儿才10岁,范万秋就下岗了,家里顿时失去了唯一的生活来源。范万秋在单位是负责丝绸纺织方面的技术工种,下岗后根本找不到相应的工作,不得已,他只得去一家生产建筑材料的工厂当了门卫,每月工资只有150元。此时范开群已经16岁,因为大小便失禁,每次大小便都需要把她抱到厕所里完成。妻子的身体不好,很难抱得动,更多的时候只能由范万秋下班后来做这些事……

大山一般的重担,一下子全压在了范万秋的肩上。懂事的范琴不忍看见爸爸每天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她试图为爸爸分担。一天,范琴回家,爸爸还没回来,妈妈也不在家,她刚打开书本准备做作业,就闻到姐姐房间里飘出一股臭味。她走过去,看见姐姐把裤子弄脏了,便想给她换下来。她用尽吃奶的力气翻动着姐姐的身子,不想,姐妹俩一起摔倒在地,姐姐沉重的身子压得她流下了眼泪。就在这时,范万秋回来了。听见小女儿的呼救声,他奔过去,赶紧把大女儿抱上床,把小女儿拉起来。他一边给大女儿换衣服,一边大声数落范琴:“谁让你照料姐姐了?你管好自己的学习就行了!”这是爸爸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范琴不明白自己好心帮爸爸照料姐姐,为什么反而会惹他生气?她流下了委屈的眼泪。

伺候好了大女儿,范万秋第一次向范琴讲述了命运赋予她的“使命”:“琴儿,我本来想等你再长大点儿才和你讲这样深沉的话题,但现在只能提前告诉你。你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你将来要肩负着照顾姐姐的担子。你要想让姐姐将来过上好一点儿的日子,就必须让自己足够优秀。所以你必须趁爸爸妈妈还能照顾姐姐的时候,努力读书,奋发成才,而不是现在就让姐姐成为你的拖累。”小小的范琴,还不能完全理解爸爸的苦衷,可从爸爸潮湿的双眼里,她看到了远比给姐姐换衣服更高远的期望。

现在还不是交接的时候

使命的授受,从来都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现实的严峻一目了然,150元的工资养不起这个家,更撑不起两个女儿的未来。范万秋不能安于只做一个门卫了。他向单位申请,自己只上夜班,这样白天就可以利用起来做别的事情。正好这时,社区受交通局委托招聘临时指挥交通的协警,范万秋赶紧报了名。于是,每天早晨上完晚班的他,必须得马上赶到指定的交通要道,协助交警指挥路人和车辆,工作时间是交通最拥堵的早晨。这样,每月又可以增加100多元的收入。发现还可以挤出时间,范万秋又到一些装修公司做“跑腿工”,装修工人需要什么东西,他会骑自行车及时赶到,帮忙代购或是受委托方要求,从其他地点把东西取过来。这样,每月又可以创收一两百元,加上妻子种菜能节省一部分生活开支,这个家总算能艰难地支撑下去。

范万秋每天把时间掐得很准,在做“跑腿工”的时候,他会保证最后一单活做完后,能顺便骑车赶去接小女儿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女儿的作业,再辅导她做新的作业。这个时候,妻子在厨房做晚饭,做好后她先喂大女儿吃,然后等待小女儿做完作业,一起吃。待范琴睡觉后,范万秋再抱大女儿去上厕所,给她洗澡。然后打个盹儿,再去上夜班……范万秋的心血没有白费,范琴的成绩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1999年她考上了一所重点中学。

2002年,范琴念高一的那个暑假,目睹了姐姐范开群制造的一起“恐怖事件”。那天,她正在家里做作业,突然听见姐姐的房间里传来阵阵粗重急促的喘息声,她跑过去,只见姐姐呼吸困难,面色苍白,好像随时都可能憋过气去。此时妈妈在菜地,她只能打电话给爸爸。范万秋飞快地赶了回来,抱着大女儿就往外冲。在下最后一级楼梯时,因为体力不支,范万秋摔倒了,手腕被磕了一道口子,血流不止。他顾不上疼痛,依然抱着大女儿往前跑,直到把她送进了最近的医院急救室后,才累得瘫坐在地上。经过抢救,范开群活过来了,医生说她是因为感冒导致肺部感染,痰积在喉咙,要是再晚半个小时,就没命了。

范万秋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笑容,好像经历这场生死之劫的是他自己。看着爸爸流血的手腕,范琴哽咽了,心底埋藏了很久的想法又冒了出来:“爸爸,我不想读书了,想留在家里帮您照顾姐姐,或者找份工作,替您分担生活压力。”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54 =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