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2015/02/05 22:21  伊尹 《今日文摘》  (238)    

这是我从一位熟人小周那里听来的故事。她是一位护工,一个星期前刚刚送走了一位雇主,是一位年轻的女人,才26岁,却不幸得了胰腺癌,已经是晚期了。因为家里还有小孩子,所以打算在医院度过最后的时光。女人说,她不能从家里“走”,她不想让那个温暖的家留下死亡的痕迹,因为孩子和丈夫还要在那里继续生活。

女人的这个病很折磨人,疼痛度指数高,疼痛之后,就连走路的力气都被抽的一干二净,女人几乎下不来床了。可是这天小周按时去医院接替女人的丈夫时,发现女人和她丈夫一起不见了,小周等了好久才见两人回来,出去走了一圈,女人原先苍白的脸上竟然泛起一点精神的红光。等丈夫走后,女人告诉小周,刚才她和丈夫去银行了,从前家里的存款都放在她的手里,密码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虽然看病几乎花光了家里的积蓄,但为孩子积存的教育基金她一直没动用,今后存款这些事都得丈夫自己去跑了。她把存单换成了丈夫的名字,又让丈夫自己设了新的密码,一个他所能记住的密码。女人开心地说,丈夫输入密码时,对坐在一旁的她故作谨慎地说:“不许看!”于是她乖乖地笑着说:“好,那我不看!”其实她看见丈夫在输新的密码时,大滴大滴的眼泪砸在密码小键盘旁边。柜台里的银行柜员不解地看着他们,可是她哪里明白,这是一种生与死的移交呢。

过了两天,小周在女人的强烈要求下陪着女人回了一趟家。家里没有女人操持,显得凌乱无章,但还是能够看出昔日的温馨。女人叹口气,努力地想要收拾收拾房间,但她站立的力量几乎都失去了。小周见了,做出一个决定,她让女人坐在沙发上休息,然后开始帮女人收拾房子,这不属于她该干的活,但小周想让女人带着心安离开这个家。小周和女人都明白,这差不多是女人最后一次回来了。

清扫完毕,要走了,锁好门,女人频频回首看着越来越远的家,直到再也看不见为止。小周虽然见惯了生死离别,但女人的难舍与留恋却让她泪如泉涌。

回到医院后的第二个星期,女人在半夜突然走了,走时还不忘给小周留件礼物,让丈夫转交给她。那是一个崭新的从韩国带回来的钱包,那天小周帮忙打扫卫生时见过的,小周随口夸了一句这钱包可真精致呀!女人却记住了。

小周送走过好几个雇主,但对这个女人却是永远不能忘记,她的年轻,她对生活那种精致的热忱,一直持续到她生命最后一刻。小周说,女人的枕下一直放着一把半月形的檀木梳子,每次疼痛之后,女人会用这把梳子梳一梳因为翻来覆去而揉乱的头发。小周说,她教会了自己,活着是多么美好,每一秒钟都得去珍惜。

(于洪荐自《工人日报》)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4 − =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