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爸老妈关于婚姻观的辩论

 2015/01/18 9:54  田媛 《文苑》  (300)    

我妈晚上破天荒似的考验还有七年才迈入剩女行列的我:“一个身价千万的煤老板,和一个有鸿鹄之志的穷小子,你选哪个?”中年妇女想了解子女的婚姻观,真难为她,憋出了这么一个简单粗暴的选择题。

我边让我妈闪开别挡着我看电视,边摆弄着遥控器,“要是再没别的附加条件,我只好选煤老板”。我妈大概没料到我会蹦出这么一句话,便一把关了电视,“你别看电视了,我要跟你好好谈谈”。我妈义正辞严地教育我,选男朋友要看对方的发展潜力、个人能力,不能图人钱财,不能因好逸恶劳反而对真正优秀的人避而不见……巴拉巴拉一堆,恨不得要把她当年叱咤情场的经验和教训,一滴不漏地全灌输给我。

“妈,谁跟你说选煤老板就一定是图人钱财呢?你怎么知道,煤老板一定空有一副皮囊,一夜暴富不懂勤俭节制,是扛着一麻袋钞票出现在车展上的那样呢?又是谁,让你这么确信那个有鸿鹄之志的穷小子,会坦然接受贫困的现状,会在经历穷苦的洗礼后依然斗志昂扬?在不知道别的条件的情况下,我只能草草选择看上去比较‘行’的那个。”我边开电视边头头是道。我妈反驳:“你的意思是说,大家都该去找煤老板?”“在不明是非还被人强求做出选择的情况下,就选煤老板。在有了感情的情况下,选你爱的那个,选让你觉得生活有趣的那个。这和对方是煤老板还是穷小子无关。”

我妈自己进卧室看书了,她不想和我争了。兴许是她心里觉得我的话有那么几分道理,但是又碍于她在家中的地位和威严,只好姑息了事。

和老妈较量择偶观的辩论可不止这么一次。

之前我和一个南大的博士谈了一阵子风花雪月的恋爱。我在电话里告诉我妈,“他大我七岁”。我妈“哎哟”一声,听得我一阵肚子疼。“大七岁?这可不行,都快赶上你爸了!”我妈遇到令她震惊的事情从来都要夸张一下才显得她的震惊合乎情理。我不顾我妈的阻拦,毅然决然地扑向博士的怀抱。好像是因为有了外界的阻拦,反倒让本来柔弱的情感围上了一堵厚厚的城墙。

没到一个月,爸妈双双南下来南京,打着来看我的旗号,实则是来看我的博士。博士也是一副小书生要见丈母娘的惊恐状,频频拒绝邀请。我使出了浑身解数威逼利诱,才把扭扭捏捏了一个小时的红着脸的博士绑在了我爸妈的饭局上。

我爸这人不善言谈,自顾自地夹菜。倒是博士颤巍巍地拿起酒杯对我爸恭恭敬敬地说:“大哥,我敬你一杯。”瞬时,我被一块鱼肉噎在了嗓子口,上下动弹不得,差点呛出眼泪。至此,父母不再干涉我的爱情自由,可没了随时被棒打鸳鸯的烦恼,有一天我也自然而然地和博士拜拜了。

我妈后来悄悄对我说:“那个小伙子一点不像26岁,像16岁,说起话来不过脑子。”我说:“不像16岁,像36岁,还叫我爸大哥呢。”说完我妈又顿了顿:“我和你爸就不拦你,你爱不爱这样的人只有你自己明白。”

老爸老妈风雨同舟了20多年,即便他们的爱情观还驻足在上世纪80年代小月光下的青涩爱情里,也给予了身为90后的我在爱情里流浪狂妄的最大自由,唯一要我答应交付给他们的是,一个让他们放心安心的爱人。

摘自《大学生》2014年第20期

 赞  0
,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