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候在天堂之门

 2015/01/16 15:14  芭芭拉·科洛克 《文苑》  (284)    

1970年,爷爷去世,留下孤单的奶奶。之后不久,我们陪奶奶去动物收养所,打算领一只小狗回家,与她做伴。奶奶看中了一条特别可爱的小猎犬,我们立刻为它取了名字叫“佩妮”。

奶奶和佩妮很快就变得非常亲密,而三年后奶奶中风,她们越加依恋对方。生病的奶奶不能再上班工作,从医院治疗完回家,身边没有同事朋友,陪伴她的只有佩妮。

中风后,奶奶行动不便,去开门关门、让佩妮进进出出成了一个难题,因为到门那里得走下一段楼梯。于是,家里就安装了一个带绳子和滑轮的装置,将后门与在楼梯顶端的一个把手连接起来,奶奶只要拉动把手就可以开关门了。

要是佩妮最喜欢的狗食买不到了,奶奶就会叫家人做煎牛肉配土豆丁给它吃。我记得对奶奶开玩笑说,她爱这只狗胜过爱我们这些亲人。

一年又一年,奶奶和佩妮相依相伴,形影不离。有时会有很多人到奶奶的老房子来看望她,但不管多热闹,只要奶奶去小睡休息,佩妮都会紧跟其后,跳到床上和奶奶一起睡,直到她醒来。随着佩妮年纪越来越大,没有力气跳到床上了,它就睡在床边的地毯上。奶奶上厕所,佩妮也不离半步,它先跟奶奶走到厕所,然后蹲在门口守着,又陪着她返回床上或座椅上。无论奶奶去哪里,她忠实的朋友都相伴左右。

终于,奶奶和佩妮的健康状况都急转直下。佩妮活动起来越来越笨拙迟缓,奶奶也多次住院治疗。叔叔和我跟奶奶住在一起,所以奶奶住院期间,佩妮并没有落单。它总是坐在窗前向外张望,期待载着奶奶回家的车出现,奶奶回来了,它就兴奋地跑到门边候着,迎接奶奶进门。奶奶每次外出回家,她们俩见面时的样子就好像是久别重逢,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1985年圣诞节那天,奶奶再次入院。像往常一样,佩妮坐到窗前向外望,等着奶奶坐的车。两天后的清晨,佩妮从睡梦中醒来,它腿部僵硬,站不起来了,不一会儿,身体开始抽搐。佩妮已经15岁,我们知道告别的时候到了。妈妈和姑姑带它去看兽医,一直陪它到最后一刻。

佩妮死去,是现在就告诉还在住院的奶奶,还是等出院以后再说,我们左右为难。最终决定在医院里就说,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因为每次她一回家就要佩妮,习惯了它在窗前期盼、门口迎接。奶奶流了几滴泪,平静地说她知道佩妮匆匆离去也好,这样它就不会受罪了。

当晚,还在医院里,奶奶突发严重的心脏病。医生们奋力抢救,仍然没能挽留住她的生命。奶奶和佩妮相伴15年,最后在几小时之内相继离世。这是上帝的安排——佩妮先去,在天堂之门迎接奶奶。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5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