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结

 2014/08/26 17:56  熊伟奇 《做人与处世》  (281)    

人生就像一根长长的绳索,一边是你,一边是生命的尽头,而绳索之上存在着许许多多的结。

走在北京的街头,无边的喧闹与绚丽的霓虹造就一片千变万化的云彩,笼罩其下的人山人海。漫步其间,无需方向与目的,只是随着人群漫溯,走走停停,漫无目的地寻求总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远处传来一阵悠扬的歌声,沙哑而沧桑的声音饱含强劲的力量,仿佛每一声颤动里都迸发出一声呐喊。那歌声起起伏伏,好似倾诉着难以言表的伤痛,又好似孤独地缅怀逝去的青春。不见其人,但闻其声,往往让人有更多的联想:舞台上一位年迈的老人深情演唱,泪水像歌声涓涓流淌,脉脉含情。

待天色已暗,人群散去,路灯初照,只有这时我才得以亲睹那勾起我无限联想的歌者与她的舞台。几根锈迹斑斑的钢材拼凑成矩形的框架,一块硕大的红布覆盖其上,构筑成简陋的舞台。歌手是一位老人,脸上的皱纹深深,披肩的长发粗糙。舞台右侧张贴着一张大纸,上面写着:本人将于王府井剧院举行个人演唱会,票价100元,欢迎大家前来捧场。上前一打听才知道,那老人原来是位不太出名的歌手,音乐一直是她心底的梦想与支持她度过艰难岁月的力量。年已80的她希望在有生之年实现自己的梦想,门票收入将全部用于租用场地、服装等其他支出。她将倾其所有,用一生的积蓄来完成心愿。

人生中很多东西,例如一壶茶、一句话、一颗花蕾、一丝牵挂,都是经不起等待的。茶太浓太苦,那句话便无言了;花开到荼蘼,那牵挂就落地了;梦想再不实现,就白云苍狗了。老人用生命的余热点燃这瞬间的辉煌,用一颗苍老而无畏的心打上这人生最后一个璀璨的结。

辗转回到学校已是一周后,恰逢学校招聘老师,又是一番人如海、声如潮的场面映入眼帘。前来应聘的人们摩肩接踵地汇集在校门口,只待校门开启,便海浪侵摧大堤般地涌入学校,在一张张陌生的脸庞前声情并茂地展现自我,为生计为理想做出努力。

来我们班试教的是一位年轻而略带青涩的女大学生。她满面笑容地走进教室,但丝毫无法掩饰住内心的紧张,迈动的步伐又略显迟钝,整个身材像是蜷缩在一起,不敢舒展,只是机械般地微颤。她走上讲台,向同学们问好后,捏起一支粉笔在黑板上写下课题。那双手不断颤抖,十来个字写得忽大忽小,时上时下。但无人嘲笑或鄙夷,谁都能理解人生的艰难,尤其一个稚嫩生命谋求一席之地更是难上加难。但出乎意料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却愈显沉着、冷静与灵巧,博得了大家的赞扬。

或许人生如果树,有时候我们面临了冬天的肃杀,却还要被剪去枝丫,甚至流下疼痛的汁液,但总有人能永葆等待发芽的心,不断成长,为人生系上一个崭新的结,从此开启一段焕然一新的奋斗史。无论身处何种境地,我都将为人生编织一个个牢固而又真切的结,让一次次感动与成长直入肺腑,隽永流长,迸发催人奋进的力量。我告诉自己:你正在靠近生命遥远的彼岸,而回头是一个个鲜活的结。

(编辑/张金余)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9 = 1